nuff1

Sunday, May 26, 2013

一个很简单的经济学道理:茅于轼的“廉租房不应该有洗手间”


茅于轼的一些浅显的经济学道理说出来之后,因为和人们的常识有一定差距,尤其是在各种有意无意的非理性的声音的攻讦下,居然成了茅于轼的罪状,更上纲上线,说茅于轼如何如何敌视穷人和为富人说话。

最突出的例证之一就是茅于轼对经济适用房的评价之一:“经济适用房不建厕所。”“廉租房应该是没有厕所的,只有公共厕所,这样的房子有钱人才不喜欢。”不少自以为站在道德高位、自以为苦出身或者自以为为穷人说话的大师大哼纷纷站出来讨伐茅于轼,大骂茅于轼看不起穷人,“穷人凭什么就不能在屋里上厕所?”“穷人是不是就要连基本的上厕所权利都没有?”

可以理解这些情绪化的点评,因为没受过基本的经济学训练的人一般都不太懂经济学的逻辑,这也要怪国内的经济学教育太贫乏了。“廉租房不应该有私人厕所”的道理很简单,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商品定位的问题:把廉租房的档次人为降低,降低了特权阶层利用廉租房寻租的动力和收益,从而更好地让廉租房真正能以更小的代价落到弱势群体手里。根本不是什么“凭什么弱势群体就不能在自己家里上厕所”的问题。

详细点讲,廉租房不应该有私人厕所,这样的话特权阶层就不会以自住为目的去占有廉租房。当然特权阶层也可能会去占有廉租房,然后拿来出租给穷人。——但是,没有私人厕所的廉租房,它的租金,也是会比市场上其他的有厕所的商品房的租金更便宜。所以,对于最后租到手的租户来说,付出的代价也更便宜。

所以对于穷人来说,不管他是买到的经济适用房,还是租到的廉租房,因为没有厕所,他付出的代价都会比有厕所的商品房便宜得多。这样实实在在的实惠,相比在自己的房间内上厕所的便利,显然是给穷人以更实在的优惠。对于那些自以为站在道德高地、又不懂经济学还自以为帮穷人说话的滥好人们来说,你们其实是在帮倒忙。

实际生活中这种经济学道理很常见。比如火车的硬卧是有提供枕头和被褥的,但是火车的硬座是不提供的。但是有多少人觉得火车是在歧视那些只买硬座票的人?或者,有谁问一下:那些只买硬座票的人凭什么就不能有枕头和被褥呢?原因很简单,对于买硬座的乘客来说,安全到达目的地比枕头和被褥的享受更重要。对于铁路来说,其实也很简单,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商品区隔的问题。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