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Saturday, May 11, 2013

经济学论坛对茅于轼的攻击是不可理喻的


在某些经济学论坛里,居然也看到对茅于轼铺天盖地的指责甚至攻击,颇觉得有点难以理解。如果说站在经济学的角度,自以为高明地指责茅于轼“经济学功底差”“论点不清楚”“走进了死胡同”还有商榷之处,那么随意攻击茅于轼“老不死”就是不可理喻了。

从纯经济学的角度讲,茅于轼确实没有多少高深的理论建树,他的著作《生活中的经济学》更像是经济学学习笔记,而“择优理论”等理论其实也是当今经济学已经有深入研究的理论分支之一。而他最常被人攻击的是一些被掐去了上下文背景的“雷人论调”,那些论点其实都具有经济学理论背景,都是在经济学逻辑上成立的,但是,正如“不应该实行最低工资标准”等经济学论点一样,在经济学逻辑上成立,乍听起来却貌似很刺耳。譬如“经济适用房不该有厕所”论,这个结论其实是对的,因为无非是拉开同类商品档次、进行更有效的价格定位而已。

——但是,茅于轼没有多么高深的理论建树,就是他应该受到指责的理由么?那么,反问一句:中国的经济问题,到底有多少是需要用到高深的经济学模型来解决的?行业垄断,价格管制和价格干涉,真正的市场导向,对公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同等待遇,让真正有企业家才能的人管理企业,……,这些中国人生活中的经济学问题,有多少是需要高深的经济学模型来解决的?无非都是最粗浅的经济学常识而已,而这样的常识普及教育,恰恰是当前中国社会最需要的。这也是茅于轼(和天则所)正在做的工作。正因为这些问题很基本,很简单,所以能说清楚相当不易。

而且,对于一个从近50岁开始学习经济学的“老”经济学家,现如今掌握了各种高级宏微观模型的经济学子们实在是没什么可夸耀的,别忘了人家学经济学的背景和当前学习经济学的背景。在那样一个“学习西方经济学都有可能算是犯政治错误”的年代,茅于轼能有这样的经济学认识已属不易。

如果茅于轼只有粗浅的经济学修养,那确实也谈不上有多么了不起。但茅于轼的不凡之处就在于:他是中国少有的能够结合理论和实践的经济学家,是知行合一的典范(之一)。这方面的最杰出成就是他推行的农村小额贷款模式。截至2011年初,茅于轼的小额贷款计划已经累计放贷600多万元。孟加拉国的经济学家尤努斯因为相似的农村小额贷款计划而获得耨贝尔和平奖,中国的茅于轼的小额贷款计划却甚少人知,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社会的悲剧。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从政府层面下发的扶贫贷款和扶贫计划,一直缺乏有效的数据公布,但估计效率远远不如茅于轼的小额贷款模式,而且后者为了保证可持续发展还必须是盈利性的。

建议大家在讨论茅于轼的时候谨记一句迪斯尼动画片《料理鼠王》的台词:

有一个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残酷现实,那就是——,一道最普通的菜肴都比我们的一纸空谈要有意义得多。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