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Monday, May 6, 2013

20130505一日段子荟萃



@laoyang945:上街安全措施:首先你必须剃个小平头,然后穿上运动装或者宽松的衬衣西裤,一定记住斜挎一只黑色的皮挎包,手机耳塞只戴一半,再一只手插到裤袋。如果遇到查问,就先静静看看左右,然后压低嗓门,很神秘地说:“一处的,自己人”。

@落雪是花博报:一成都网友说,昨天上午骑车经顺江路到顺城大街去,戴着口罩防灰尘,都没有事。下午我到青羊宫,在九眼桥那等红灯上一环路时,一个警察上来直接就把我的车钥匙拿了,问我为何戴口罩?我说灰尘大,我天天都戴。他说今天不行,后天戴。----现在管戴口罩,估计下一步该管戴乳罩了!

@leftry:听说成都政府为了防止游行,让一些单位公司集体当天加班,真的是好创意。我觉得还可以当天所有大妈去挨家点到,学生不许离校,病人不许出院,无业人员不准离家,公交不准开到九眼桥,私车全部限行!切断成都市网络禁止微博,让大家都不知道彭州石化,在家实现中国梦。

@iiwiw:与在成都某检察院上班的师妹电话,她说在上班,我说周末呢,她说严打时期只能这样,又说这些日子单位,都不让她们上微博。

@WLYeung:成都新模式:市民发动上街,游行交由警察代工。

@zy128:拿成都和昆明平行比较的都是2比。维稳级别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老子在九眼桥溜达了一上午,凭老子做偶发行为艺术的经验判断,在九眼桥搞任何“偶发行为艺术”的丝毫可能都没有。

@worinibaba:一早看到了三条新闻:1.空姐说她目前还是处女;2.中石油说彭州项目可以改善成都空气质量;3.华西都市报报道,这两天的应急演练得到广大市民的支持。

@laoyang945:不信谣,不传谣,五四不去九眼桥,彭州石化环境好,广大市民少不了。口罩复印实名制,胸罩写字莫得事。空气质量会改善,维稳大计不能乱,成都市民少叽喳,千万相信黄挖挖!

@平安成都:成都公安“支援抗震救灾创建平安成都”实战演练已于今日7时开始。

@luanmazi:不信谣,不传谣,再过几年去化疗——哈哈,这话好有才。

@蓝海咸鱼-:美帝以后要诱敌的话就在网上散布谣言说某地群众要出来散步,然后到时间在那扔个炸弹。嘣,一个连就没有了,还没有平民伤亡。

@FifthDimen:屁民想上街站一站,警察说,还是让我们来吧,我们可以向中央多要点维稳的钱啥。屁民一想也对,反正影响力差不多。

@凡人肖申克:宁肯相信苍井空老师是处女,也不相信专家说的PX无害,同意的顶一个!

@Chengpeng_Li:这三天,受害者姓名反成为敏感词,这事儿怪吧。保卫家乡环境被家乡部门弹压,这事儿怪吧。20年救助底层的茅于轼被底层民众围攻,这事儿怪吧。可这些怪事一直在发生,我们无能为力。这证明怪力乱神成为正常逻辑和主要力量。我们唯一能做的:在全城假装欢呼新衣服时,让一个小孩变成两个、三个……更多。

@csxq:我觉得无论市民怎么反对,PX项目还是会上。因为只要不叫它们下台,党国会很淡定地到处修建工厂。

@人民日报:【你好,明天】这个五四即将过去,恰如流逝的时间、飞逝的青春。青春属于梦想,属于活跃跃的创造。然而,当生活重压磨灭飞扬理想,务实重利取代家国襟怀,这到底是成熟的表现,还是精神的媚俗?用规则公平呵护机会平等,以朝气锐气唤醒进取激情。青年仰望星空,民族才能高远。理想不灭,青春不朽!

@王冉:我特别佩服人民日报能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的一天喷出这么十三不靠的空洞箴言。

@ranyunfei:反对与表达不一定有用,但成都柏条河的开发至少暂停了,宽窄巷子至少不是高楼。如果你一点反对与表达的意思都没有,那么警方也不至于玩这出“实战演练”,替我们宣传彭石化,让更多人知晓,未始不是一场民众教育。何况哈维尔说得对:我们某事不是因为它立马有用,而是因为它是对的。

@mozhixu:成都显然是吸取了什邡的教训,采取重兵集结,先期震慑的方式,至于限制约谈重点人员,不过是例行动作。突发的大规模聚集,确实是后极权维稳体制持续的最大恐惧,但重兵震慑,却不可能频繁使用。

@songshinan:警察全员出动,是试图让民众恐惧以达到维稳目的,却同时凸显维稳机器的恐惧。这两种恐惧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hnjhj:邓新宇听说在爷爷的祖国,当个副县长就有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排队等着被性侵后,毅然决然不远万里来到了中国。

@余喷:轮奸也是一种禅让制。

@Wxz0909:之所以提中国梦,只是想让中国人接着睡下去。

@faydao: 1949之后,中国最昂贵的笑话是:“相信政府”。

@wkpub:红十字募款,满屏的滚;官员考察坠崖亡,满屏的买酒加菜。这不是民意啥是民意?

@茅于轼:近20年来我致力于扶贫工作,投入家庭储蓄百万多元。帮助了成千上万个穷人。可是最近不断打电话骚扰我的都是语言粗鲁的低收入人士。我得罪他们的是“廉租房不该有私人厕所”,“不要为钓鱼岛开战死人”等主张。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利益到底在哪儿,喜欢听灌米汤式的宣传。这真是我们国家的危险所在。

@老子叹曰:一个出租车司机说:说到“汉奸”这个职称,只要有118万裸官在,茅于轼先生做梦也休想得到。

@猪油渣:今天和一个国军将领后代聊天,他对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书籍、影视作品中充满了“全歼”的字眼,极为愤怒。一个号称“救星”的执政集团,到了六十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津津有味地向十几亿被统治者炫耀当年如何屠杀自己的同胞。

@环保董良杰:京城女朱令学于清华,被人投毒二次。时国人未识铊毒,学友求救于互联网,得全球各地之讯息始知。警方欲破案,拘嫌疑人孙某,后竟释之去美。朱女既残,无知如婴;双亲呵护19年,今垂垂老矣,不知何以托孤,何以洗冤,乃陈于网,举国唏嘘窃议。有司惧民之怨,竟禁言铊。闻之者心寒愈怒。

@作家-天佑:我想出了一个口号:为了孙维的清白,请重新调查朱令案!

@1984to1776:我发现很多所谓的“XX精神”都特别适合在后面加一个病字,比如五四精神病,延安精神病,雷锋精神病,大庆精神病,大寨精神病,抗洪精神病,抗震精神病,奥运精神病,吃苦精神病,爱国精神病……

@张鸣:以传谣为名,封掉爱说话人的号,以颠覆国家的罪名,再把这些人抓进监狱,这个国家就能消停吗?社会危机就能消解,经济下行就能改道,环境危机就能缓解?没有了这些人的微博,就是一个死微博,平媒已经死了,没有了微博,就等着谣言四起,社会动荡吧。

@弹弓子D:马大胡子放了个极臭的屁,德国人怕丢脸,就用一铁罐子把屁封了起来,假装是新鲜空气,送给了俄国人列小胡子。小胡子一闻:好屁!和我放的差不多。于是又弄了些罐子,连同自己的屁混装,向世界输出。英国人一闻:臭,不要。法国人一闻:以前闻过,是屁,不要。中国人一闻:虽然臭,但好歹是纯进口的啊。

@李铁根:1818年5月5日,德国哲学家马克思出生。马克思一生酷爱读书,他在伦敦居住时,每天像上班一样,从早9点直到晚7点准时到大英博物馆图书阅览室去看书,久而久之,他得了痔疮。后来,他和恩格斯的关系便日渐疏远了。

@吴铭:1818年5月5日,卡尔·海因里希·马克思出生于普鲁士莱茵省的一个犹太裔律师家庭。马克思曾指出:“专制制度必然具有兽性,并且和人性是不相容的。兽的关系只能靠兽性来维持。”

@弹弓子D:俩佛聊天,甲:为何最近西天中国人越来越多?乙:他们都是取经人,怀孕时遇计生怪,婴儿时遇毒奶怪,幼儿园遇暴力怪,小学遇作业怪,中学遇洗脑怪,大学遇投毒怪,上班遇妒忌怪,在这当中还遇地沟油怪、皮鞋怪、鼠肉怪...好不容易置点产,还他妈让共产怪给抢了,一生历经九九八十一劫,能不上西天吗?

@八半仙:说相声的成了将军,唱歌的成了将军,跳舞的成了将军…所以可以推断出未来的战争模式,就是文艺比赛呀。两国交战,文艺汇演,联合国做主持,双方靠短信投票决定谁赢得战争,我忽然明白了这几年国家的良苦用心。超女,好声音…原来都是军事演习呀!

@laoyang945:「员工敢偷吃」是国内食品安全最高检验标准。

@李佳佳Audrey:在一间国际贵族学校,美国小霸王被个亚裔男推了一把,正欲发作,陡然顿住:“Wait, is your family name Deng?” 亚裔男嚣张答:“No! So what?” “Ye?"”No!”“Mao?”"No!"话音刚落,被按地上一顿臭揍。。霸王绝尘而去,地上的亚裔男抹去嘴角血迹:”I am Kim, wait for nuclear missile now...”

@caoegg:我上次买错电影票是在东四,本来买两张结果买了一张,再买已经满座,出门口免费送人,竟无一人敢应,一怒之下扔进垃圾桶走了。

@蛆叔:下辈子做一辆洒水车,成为世界的主角,路边凡人见者退散,出场自带BGM。

@局长别开枪是我:别人在你照片下面写已右键你别高兴得太早,有时候人家是存成了QQ表情。

@lzaiting:弱弱的问一下,各位朋友,处男可以卖吗?我女朋友怀孕了,没钱打胎。

@贱到便秘:有一个电台节目,点歌的那种。某天,主持人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在狱服刑人员打来的。他说: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今天出狱了,我特别替他开心呀,我今天为他点首歌,《桃花朵朵开》,希望他能在未来是道路中,桃花朵朵。主持人非常感动,就为他点了这首歌。歌曲的第一句放出来后。听众乐疯了。

@lvkaiwen:姐我已买房,专等男流氓;要求并不高,一夜五次郎。拎包就入住,生活似蜜糖;首付姐已给,月供君还上。身体扛不住,姐就不留郎;产证也别想姐是GC党。实在不想活,房后有水塘。死前买保险,姐是受益方。郎骑白鹤去,姐再做新娘。

@xie107:一哥们的约炮经历:泡炮抛跑疱......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