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Friday, May 17, 2013

转:1.2万年前,私有财产制与原始农业是如何共同演化的?



农业出现以前,采用迁徙狩猎者们采用的是族群中平均分配——迁徙的生活方式和分散的资源让划分财产到个人和小家庭都很不可行。大约1.2万年前农业的出现,相对于狩猎来说并不具有生产力优势,农业的出现需要一个全新的财产分配方式——私有财产制。于是,农业和私有财产制这对互相辅佐缺一不少的新模式是如何出现的就成为了一个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困惑。

美国圣菲研究所的经济学家塞缪尔·鲍尔斯(Samuel Bowles)和韩国庆北大学经济学家崔成奎(Jung-Kyoo Choi)使用气候、考古学等数据建立一个模型,模拟更新世晚期和全新世早期的环境,解释农业和一个有利于农业的财产权体系如何联合出现。文章发表在5月14日出版的《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

研究者采用的演化博弈论与数学建模相结合的研究方法,在史前历史的研究中是非常创新的,鲍尔斯向果壳网表示,这种创新的研究方法在想要结合世界多地的数据以及结合分析技术、文化和制度的考古学家们中反响良好。在鲍尔斯的模型中,有两个大前提:

1.农业需要私有财产制。农业需要私有财产制的例证在现代仍然可以找到:至今还没有进入农业社会的马来西亚的Batek部族依旧维持着平均分配的财产制度——所有的自然资源都无主直到采集,而超过采集者家庭所需的所有食物都会被在部落中平均分配。当两个Batek男子发现了可以种植的水稻他们试着耕种了一些,但到了收获的时节,部落中的其他人很自然的就把稻田里的粮食都收割了在部落中平分。类似的情况在南非的!Kung族人和委内瑞拉的Hiwi族人中都有出现。在一个狩猎采集的社会中,一个猎人如果试图将自己获取的猎物只留给自己的核心家庭,是一个对于社会规范的极大违背。

2.私有财产制需要农业。只有当单位面积的土地足够高产时,分划财产和维护个人财产权才有意义。迁徙的狩猎采集者的野生食物来源是如此的分散而不固定,在迁徙采集的社会中行使私有财产制会大大增加部落成员之间的矛盾。

鲍尔斯的模型结合了现有的考古学、生物学等证据,采用了更新世晚期和全新世前期前后4万年的地表温度数据,预估了迁徙的频率,不同族群之间的竞争等当时小规模人类社会活动的特点,来模拟新的财产分配制(私有财产制)和新的生产方式(农业)可以出现的条件。模型中有三个阶段,分别是生产、分配和文化更新。生产有两种方式:狩猎采集或农业。这两种生产方式有4个区别:1.狩猎采集的生产力更高。2.农业需要提前的劳动投入,但如果其他人来争夺有可能失去;3.农产品可以被很好地划分归属权而猎物和采集的食物不可以;4.因为农业是固定的,所以更易受变化多端的天气影响。

独立于生产方式的分配方式有3种:分享者、占有者和公民。“分享者”见人分一半,如果对方表示物品是属于他的,分享者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对方。“占有者”把获得的所有食物都据为几有,没有食物的占有者会和其他占有者争夺食物,但农业获得的食物和狩猎采集的食物相比更不易被夺走。“公民”在遇到分享者和其他公民时的行为和分享者是一样的,但是如果公民遇上了一个不愿意分享的占有者,就会和群体中的其他公民联合起来声讨占有者。公民数目越多,声讨的成功率就越高。这些互动不仅在个人层面发生,在相同民族语言的部落之间也会发生,或是暴力的斗争,或是高回报的部落侵占低回报的部落。同时,每一代的个人都有移居到别的部落的可能。

在文化更新中,个人会和所在族群中占优势的一个长老搭档,如果长老的生产或分配方式的回报更高,这个个人就会采用和长老一样的生产或分配方式。如果两个部落互动了,输的那方就会被分配一个来自赢的一方的长老,生产和分配方式也会被更新成赢方的模式。

这样一个模型在1000次运行中,农业和私有财产制成功取代了狩猎采集和平均分配只有31次,同时成功地重现了被广为研究的农业出现的案例的时间。世界上独立出现农业的次数其实并不多,农业的广泛分布更多是扩散的结果。众多考古证据表明,虽然在农业刚出现时,生产力并不优于狩猎采集,但如果一个部落能够同时采用了农业和私有财产制,食物分配的矛盾会减少。并随着定居和养育孩子的优势逐渐显现,以及农业生产力的不断提高,农业水平更发达的文明会逐渐扩张,吞并那些狩猎采集的文明,例如欧洲人到达澳大利亚、南非的西开普省、美洲的加利福尼亚地区。这些有着绝佳农业生产条件却在殖民者到达之前没有出现过农业的地区,也正是农业和私有财产制共同出现的几率并不高的一个佐证。

鲍尔斯在采访中向果壳网表示,他对于农业在拉丁美洲、澳洲和新几内亚等地区的发展和著名的地理学家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的观点有分歧,戴蒙德的观点是这些地区没有出现农业是由地理结构决定的。鲍尔斯认为这个模型不单可以用来研究农业的出现和财产分配制度的关系,未来也可以用在工业革命和财产分配制度的关系上。这篇研究的审稿人,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考古学家布鲁斯·温特豪特(Bruce Winterhalder)也表示, 这个模型展示的数据是如此的详细,在今后的考古发掘中可以和发掘出来的证据进行直接的比较,看看这个模型的适应广度如何。

信息来源: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Coevolution of farming and private property during the early Holocene

原载:果壳网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