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Thursday, May 23, 2013

转:雄霸西南----南诏国历史 03


史万岁是隋初四大名将之一,十五岁开始从军,是靠一刀一枪的军功走到今天的,打过尉迟迥,敦煌守过边,参加过灭陈之战,在抗击突厥时,还单挑过突厥勇士,每次打仗,老史都是奋不顾身,身先士卒的。不管是作为战士,还是作为将军,史万岁都是合格的。

这一次史万岁以平定南方各部落之功,位进上柱国,又因与晋王杨广(就是后来有名的隋炀帝)关系很好,从而兼督晋王府军事。现在史万岁是春风得意啊。但是到了第二年,爨翫又反了,爨翫这一反,史万岁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正好这时蜀王杨秀上章弹劾史万岁,说老史受贿纵贼,以致爨翫再次造反,一点大臣的气节都没有。这杨秀是杨坚的第四个儿子,杨秀这么一上章弹劾,杨坚就下令严查此事。

这一查,就查出结果来了,收受贿赂是真有其事,这种受贿放人的勾当是罪该当死的。于是杨坚就招来史万岁责问:“受金放贼,重劳士马。朕念将士暴露,寝不安席,食不甘味,卿岂社稷臣也?”这是原话,几乎不用翻译都能明白,最后一句就是说,你还是不是社稷大臣啊?这句话是句很重的话了,但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杨坚一直把史万岁当做社稷大臣的。

这种情况下,只要老史认个错,陪个礼也许就过了,可是他头脑发热,还为自己辩解,说:我把爨翫留在那里,是怕别的地方发生叛乱,爨翫可以镇住他们。我渡过大渡河时,诏书才到,所以才没有把爨翫带回朝廷。我是实实在在没有收受贿赂啊。隋文帝见史万岁心有欺隐,我是皇上,你还骗我?于是大怒道:“朕以卿为好人,何乃官高禄重,翻为国贼也?”并对有司说:“明日将斩之”,这都是《隋书•史万岁列传》中的原话。意思就是说:我当你是好人,给你高官厚禄,你他妈的怎么做国贼了?明天把他砍了。

以前当他是社稷之臣,现在就成了国贼,帝王心术,神鬼莫测啊。这时候史万岁怕了,是真的害怕啊,接着承认自己的受贿罪,并且跪下求老大杨坚饶命。史万岁怎么也是隋初四大名将之一,也有自己的关系,所以就有人给他求情,说:“史万岁雄略过人,每行兵用师之处,未尝不身先士卒,尤善抚御,将士乐为致力,虽古名将未能过也。”不用翻译了,大家都可以明白的,最后一句,就可以看出史万岁的厉害之处了。杨坚也怒气稍稍平了一些,最后的结果是死罪已免,活罪难逃,将他削官为民。一年后,才官复原职,做了河州(今甘肃省临夏东北)刺史,兼领行军总管,以防备突厥来犯。

史万岁后来因杨勇太子被废而被冤杀,杨秀后来先被幽禁,后被杀死,二人都不得善终。这些和云南无关了,也就不说了。

咱们接着说爨翫第二次反了大隋王朝,史万岁前脚走,爨翫后脚就反了,谁叫南中那么远啊,从成都发一次兵很不易的。不容易是不容易,可是并不代表不能用兵,爨翫是598年第二次造反,在四年后,也就是602年,隋朝发兵进军云南了。这次带兵的是刘哙之,杨武通后来将兵继续开进。这二人都没有史万岁有名,但是因为有了老史的教训,所以他们一路打,一路杀,一直把爨翫,以及爨翫的儿子爨宏达(大家记住这个人,以后还会说到他),还有许多人都俘虏了,全部带回长安。在长安爨翫被老杨下令砍了,把爨翫的儿子爨宏达,以及剩余的俘虏全部罚为官奴。

这样的苦日子一直等到了大唐的建立,才结束。这一等就等了16年,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经过16年,都长大成人了。
大唐王朝新建立,对爨宏达有什么新的政策呢?


关于史万岁征云南的资料:

先是,南宁夷爨来降,拜昆州刺史,既而复叛。遂以万岁为行军总管,率众击之。入自蜻蛉川,经弄冻,次小勃弄、大勃弄,至于南中。贼前后屯据要害,万岁皆击破之。行数百里,见诸葛亮纪功碑,铭其背曰:“万岁之后,胜我者过此。”万岁令左右倒其碑而进。渡西二河,入渠滥川,行千馀里,破其三十馀部,虏获男女二万馀口。诸夷大惧,遣使请降,献明珠径寸。于是勒石颂美隋德。万岁遣使驰奏,请将入朝,诏许之。爨玩阴有二心,不欲诣阙,因赂万岁以金宝,万岁于是舍玩而还。蜀王时在益州,知其受赂,遣使将索之。万岁闻而悉以所得金宝沉之于江,索无所获。以功进位柱国。晋王广虚衿敬之,待以交友之礼。上知为所善,令万岁督晋府军事。明年,爨玩复反,蜀王秀奏万岁受赂纵贼,致生边患,无大臣节。上令穷治其事,事皆验,罪当死。上数之曰:“受金放贼,重劳士马。朕念将士暴露,寝不安席,食不甘味,卿岂社稷臣也?”万岁曰:“臣留爨玩者,恐其州有变,留以镇抚。臣还至泸水,诏书方到,由是不将入朝,实不受赂。”上以万岁心有欺隐,大怒曰:“朕以卿为好人,何乃官高禄重,翻为国贼也?”顾有司曰:“明日将斩之。”万岁惧而服罪,顿首请命。左仆射高颎、左卫大将军元旻等进曰:“史万岁雄略过人,每行兵用师之处,未尝不身先士卒,尤善抚御,将士乐为致力,虽古名将未能过也。”上意少解,于是除名为民。岁馀,复官爵。寻拜河州刺史,复领行军总管以备胡。


爨翫一直和自己的命运作不懈的斗争,经过归顺--反叛--服软--再反叛--被俘--被杀这一系列的命运,最后终于走到了属于自己的宿命。在602年被老杨下令砍头,他的子女们也在长安成为了官奴,大隋王朝虽然很强大,但是和秦王朝一样,很短命,只是为后来的汉唐的强大昌盛做了嫁衣。终隋一朝,始终没有真正解决南中问题,这个问题,就留给他的继任者---李氏的大唐王朝了。

公元618年,这是一个应该被中国人铭记的年份,因为这一年李渊在长安称帝,建立大唐王朝。虽然这时,全中国还是乱得一塌糊涂,在长安以外还有好几个人也称帝,像萧铣、宇文化及、朱粲、李轨,还有隋朝的旧部在东都拥立杨侗为帝,河北的窦建德,以及王世充等各位大地主,大家天天打来打去,为了成为最后的那个最大的地主。并且在这一年的前一年,就是617年,细奴逻出生了,大家还记得吗?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爨翫的儿孙的苦日子终于到头了。唐王朝给他们带来了阳光,封爨翫的儿子爨宏达为封州(今属广东,后来柳宗元写了一首诗叫《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其中的封州就是这里)刺史,并且允许爨宏达把老父亲的遗体带回老家安葬。反正封个刺史也不要花钱,那里的地盘现在也不是自己的,只需要写一篇任命书就行了,顺便把老人的尸骨带回去,也不要老李出钱,现成的人情,为什么不做?爨翫死了16年,真不知道这16年他的遗体是怎么保存的,或者只是把他的骨头带回去的。

不管怎么说,这时的老李家对老爨家是有恩的。不仅结束了他们奴隶般的生活,还允许他们回家,还能让老人入土为安,简直就是再造之恩啊。老爨家的人也不是知恩不报的人,所以爨氏也就在南中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地为老李家看守地盘,在620年,爨地所含部落全部归顺大唐。624年,改南宁州总管府为都督府,筑城建衙,爨宏达为都督,使其听政令于州都督府。这个都督一职从此以后,都是由爨氏贵族继任。

其实这时的爨氏因为社会文化发展的差异,已经形成了东爨和西爨。如果大家还命运忘记诸葛亮设这的南中七郡的话,除了牂柯、越嶲、永昌、云南四郡不是爨地。其余的三郡都是爨地了,东爨和西爨的大体位置是:东爨为朱提郡和建宁郡北部(今昭通地区、曲靖北部、贵州西部),西爨为兴古郡建宁郡南部(今昆明地区、曲靖南部、楚雄东部、红河州、文山州)。所以如果大家看到“两爨”或者“两爨蛮”的字样,应该知道是指这里的人和地。

不管是东爨,还是西爨,他们一直是唐王朝羁縻政策的执行者,或者是被执行者。在以后的一百多年里,唐王朝就是凭这样的羁縻政策,一步一步向南扩大帝国的版图。

621年,设置姚州(今云南大姚、姚安),招附滇西诸部落。《新唐书•韦仁寿传》卷197记载:“循西洱河,开地数千里,称诏置七州十五县,酋豪皆来宾见,即授以牧宰,威令简严,人人安悦”。648年(贞观二十二年),设置牢州,统辖松外、寻声、林开三县。其后,设置傍(今云南牟定)、望(今楚雄敦仁)、览(今楚雄)、丘(今南华)、求(今武定)五州,隶属于朗州(也就是南宁州)都督府。649年,设置縻州都督府,管辖縻(今云南元谋)、望(今楚雄广通)、青蛉(今大姚)、弄栋(今姚安)等州县。

吐蕃兴起后,设置姚安都督府,其辖二十二州。姚(今姚安)、褒(今大姚)、微(今永仁)、髯(今大姚三岔河)、宗(今祥云)、匡(今弥渡)、曾(今大理凤仪)、尹(今云龙)、縻(今元谋);其中新设十三州:波州(今祥云云南驿)、蒙舍州(今巍山)、阳瓜州(今巍山以北)、河东州(今大理风仪)、越析州(今宾川)、浪穹州(今洱源)、邓赕州(今洱源邓川)、双祝州(今南涧)等。姚州都督府建立后,又先后增设十州。在这里,大家有没有觉得熟悉的地方呢?蒙舍?越析?浪穹?邓赕?这不就是六诏其中四诏吗?!
已经经过了一百多年,如果照这样下去,再有一百多年,唐王朝也许真的就可以一步一步把整个云南纳入大唐帝国的版图,但是这个时候出了岔子。是因为修路引起的---


说到宋挥玉斧,有所谓的阳山江道----------通过这条道,汉唐防线,就缩短到成都--乐山---汉源。更要命的是这条道是宋代以前是水陆双通的。通过这条道,只要打下汉源就可以威胁成都平原了。而宋代以后,这条道就突然废弃了,直到现在乐山到汉源也不通水路。(书中的宋挥玉斧就是这件事,个人估计是大地震)。从此后大理和成都的交往就要绕道成都--邛崃--芦山--天全--荥经--汉源一线的牦牛道


说到修路,现在的人都知道修路的意义,至少都听过这样的一句宣传口号:要想富,先修路。如果把国家比喻成人体,首都是心脏的话,那么路就是血管。所有的道路把全国连成一个整体,如果哪个地方道路不通,那么就无法有效的管理那个地方。

在爨地全部归顺大唐的620年,南中七郡之一的牂牁郡也归顺大唐了,到了639年,唐王朝修了一条路,从渝州(今重庆)到河内的路,途中经过牂牁郡,大概的路线就是:从重庆一直向南,经贵州、广西到越南河内。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一路,路途遥远,途中都是大山大河,很不容易走,几乎纵穿了整个南中国。于是在一百年后的天宝五年(746年),唐王朝就开始修步头路。这条步头路,是以秦朝开的“五尺道”为基础的。

下面介绍一下“五尺道”,“五尺道”可比“清溪关道”出名多了,是进出云南的要道。这条路从四川宜宾至云南曲靖,途经盐津、大关、昭通、鲁甸、宣威等县,因路宽仅五尺,故称“五尺道”。到汉武帝时国力强盛,又开始了对这条道路的续修拓宽,于公元前112年完工,汉王朝设立益州郡,所辖24县,郡治在滇池县(今昆明旁边的晋宁县),史称秦汉之际,川滇之间“栈道千里,无所不通”。

那时情况是这样的:宜宾当时称为戎州,唐王朝在632设戎州都督府,戎州都督府玄宗时辖羁糜州36,县137,后羁糜州数量增至92了。679年,把交州都督府改置为安南都护府,治所在宋平(今越南河内),辖13州,39县,32羁縻州。这戎州都督府和安南都护府的分界线大体上就是文山北部的南盘江,南盘江北属戎州都督府,南盘江南属安南都护府。

此刻要修的步头路是从戎州(今宜宾),到云南东部的昆明晋宁,再向南到步头(今云南建水),再一直到终点宋平(今越南河内),在晋宁北面有秦始皇汉武帝现成的“五尺道”,在晋宁南面就要新修,从晋宁到建水,再到河内,大概的路线就是现在的滇越铁路的走向。

大家可以看一下地图,这条路正好是从两爨的中心穿过。并且我们都知道,修路是一项大工程,即使在今天依然不是那么容易。此刻的我无法想象一千多年前修步头路的辛苦,那么我就从百度上找一些一百多年前的滇越铁路的资料,来体会一下修这条路是多么的艰辛。

滇越铁路从中国昆明至越南海防(经过河内的),其中在云南段的昆明到河口的昆河铁路,是中国现存的唯一的米轨铁路,轨距为一米(标准轨距为1.435米)。全长469公里。法国人设计,共投资1.5亿余法郎,修筑费用比京汉、津浦铁路费用高得多。于1904年开工修建,1910年正式通车。跨越金沙江、珠江、红河三大水系;跨越了亚热带干湿分明的高原季风气候、南亚热带半湿润气候、热带山地季风雨林湿润气候三大气候带;穿越了12个少数民族聚居区;在南北海拔高差1807米的线路上,桥梁425座,隧道155座,平均3公里1个隧道、1公里1座桥梁。滇越铁路的修建是以“一颗道钉一滴血,一根枕木一条命”的代价完成的,到1910年通车时,前后惨死的工人达六、七万人之多。这条铁路也制造了“云南十八怪”里的两个:火车没有汽车快,火车不通国内通国外。

现在大家对这条路有个大体的了解了吧,在同样的路段,一百多年前修路的代价都那么大,那么在一千年修一条一米多宽,并且还要更长(因为那时不能架大桥)的路,可知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这庞大的人力物力从哪里来?肯定不可能要大唐王朝从长安,或者成都运来,只能由当地的两爨提供。唐王朝不但要修路,还要修城,当时的剑南节度使(相当于现在的军区司令员,还兼管民政)章仇兼琼派竹灵倩(这个名字怎么就那么梦幻啊,怎么看都像女生)修安宁城(今昆明安宁),因为安宁出产盐巴,还有温泉,地理位置重要,北面通武定,西面到楚雄,东面是昆明,云南的中心啊---

这个章仇兼琼,姓名很难记,姓章仇,无论《旧唐书》还是《新唐书》都没有立传,也许是因为他举荐了杨钊,如果你不认识杨钊,那么我说杨国忠你一定认识了,杨国忠是天宝九年玄宗赐的名(好像给皮罗阁赐名归义一样),原名是杨钊。杨钊以前在章仇兼琼手下做幕僚,颇有急智,能举一反三,做事妥帖,甚得章仇兼琼喜爱。凭心而论,兼琼做的没有错,错就错在杨钊有个堂妹叫杨玉环的,被玄宗看上,还宠爱得不得了;还错在杨钊后来依仗国戚身份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更错在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就是杨贵妃和杨国忠(当然皇帝是永远没有错的)。于是,连带章仇兼琼也就一无是处,不予立传了。

不管怎么说,章仇兼琼做了八年剑南节度使,他要修步头路,还要修安宁城,这都要钱,还要人,只能向当地的两爨征收。要钱要人一直要到两爨都受不了了,还在要。你两爨有你的难处,我理解,可是我兼琼有我的命令啊,还是你们两爨退让一让、忍一忍吧,谁让我兼琼的靠山比你们硬呢?
章仇兼琼和竹灵倩这样欺负两爨,这矛盾到底怎么样解决呢?


天宝元年(742年),唐王朝的老李开始修步头路,还筑安宁城,从此老爨家的苦日子来临了,老李为了修路修城,就得向老爨要人要物要钱,当然这些钱也不可能全部用来修路修城的,老李家的跟班和手下,你可以拿一点,我也可以拿一点,捞不到钱的,就用人来干活吧。这种事情,不论放在中国的什么时代,也不管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现在不还是有郭美美吗?

老爨也许提了很多的抗议,做了很多的努力,可结果就是没有结果。这样的苦难一共有四年之久。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着灭亡---在746年,老爨家终于发出一声呐喊:老爨家,忍够了!于是南宁州都督爨归王、昆州刺史爨日进、黎州刺史爨祺、求州爨守懿、螺山大鬼主爨彦昌、南宁州大鬼主爨崇道等,联合起来,一起起兵,杀了竹灵倩,攻陷安宁城。

老爨已经亮剑了,老李也得接招啊,于是在同年,老李派姚州都督李宓(老哥你终于出场了,等你半天了)、中使孙希庄、御史韩洽一同出兵镇压老爨。唉,说什么好呢?一百多年前,老李家对老爨家有再造之恩,让爨弘达带着老爹的尸骨从长安回家,老爨家对老李家也是投桃报李,安分的为老李家守着南中,关系好得不得了。可是随着世事变迁,由于利益的刺激,现在却成了不共戴天的敌人。真是应了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此刻虽然老爨把竹灵倩杀了,也把安宁城攻破了,步头路肯定也破坏了,可是现在老李派大批的手下来复仇,老爨他们的实力摆在那里,抵挡不住啊,想服软,又怕老李不同意,怎么办呢?那就找别人说情去吧。找谁?

我们的主角蒙皮罗阁,现在正式出场!大家热烈欢迎。现在有请蒙同学讲几句话,此刻的你既是老李家的云南王,又是老爨家的亲戚加好友,现在要你去调节他们两家的矛盾,此时此刻你有什么感想,请对我们大家说说。嗯,感想是有的,只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大家以后就看我的表现吧---

为什么是皮罗阁可以担当现在调解者加英雄的身份呢?因为在738年,皮罗阁被老李“加封为特进,云南王,越国公,开府仪同三司,赐名归义”,第二年皮罗阁迁都太和,发大力气修建都城,没事就带人打一下境内不服气的人,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还有一件事就是,在746年,皮罗阁派他的十岁孙子---凤伽异(阁罗凤的儿子)到长安,觐见李隆基,在现场李隆基提出许多问题来考这个小家伙,他都对答如流,唐明皇一高兴,就封他为鸿胪少卿,并以一宗室女子许配他为妻。后来还封凤伽异为上卿,兼阳瓜州刺史。瞧人家的本事,我十岁时还天天玩泥巴呢,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这是和老李家有关系。

光和老李家有关系,不和老爨家有关系也不行,是吧?上面杀了竹灵倩,攻下安宁城的六位老爨家大佬,其中的第一位南宁州都督爨归王,爨归王的老婆---阿姹(音chà,以后还会说到她)就是皮罗阁的家人,到底和皮罗阁是什么关系不知道,反正是一家人,就是说阿姹是皮罗阁和老爨家的联系人,她的婆家的老爨家,娘家是老蒙家,这样就有了关系,亲家嘛。可见,当初皮罗阁把阿姹嫁给爨归王还是有远见的。
并且李宓从姚州出兵时,还拉上皮罗阁也出兵,帮助他一起去打老爨家,这就像两个黑社会老大谈判,带的人多就有气势,谈不好再打,人多打架也不吃亏嘛。在这种情况下,一边是老大---老李,一边是亲家---老爨,皮罗阁夹在中间,他是怎么做的,才能做到最好呢?所谓最好,就是对他自己最有利。


746年,老爨家联合起来,杀了竹灵倩,攻陷安宁城。老李家派李宓,叫上蒙氏皮逻阁一起兴兵问罪。皮逻阁带着他的大军,从太和城出发,刚到波州(今祥云县)时,爨归王和爨崇道等一千多人,一起到皮逻阁的军门前请罪。下面就看看皮逻阁是怎么做的,准确的说看他怎么表演的。

我们的皮逻阁同学一方面用武力迫使他的亲家---老爨家投降归附,现在唐王朝大军压境,老爨家不投降就等着国破家亡身灭吧,所以不得已投降了,实力决定一切啊,虽然前几天爽了一把,可代价还是不小啊。另一方面向他的老大---老李家上书求情,可能说了许多好话,具体说了什么,现在的我们都不知道,结果是老李家原谅了老爨家,史载“赦之”,代价是老爨家得重新把安宁城修筑好。

爨归王不是带头作乱吗,把他撤了,让他的儿子爨守隅做南宁州都督,并且皮逻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爨守隅,还把另一个女儿嫁给爨崇道的儿子爨辅朝,大家给我个面子,都不要打了,做个亲家,做我的女婿不是很好嘛。这样皮逻阁实际上就成了爨氏的保护着。不过从结果看,亲戚抵不过利益啊。

不知是什么原因,可能是爨崇道和爨归王以前有矛盾,也可能是因为李宓在其中挑唆,《南诏德化碑》载“宓阻扇东爨,遂激崇道,令煞归王---而李宓矫伪居心,尚行反间,更令崇道谋煞日进”,其中的“煞”就是“杀”,虽然《南诏德化碑》是很重要的历史资料,但是这是皮逻阁的儿子---阁罗凤对自己叛变唐王朝的辩解,可信程度是要打折的。从结果看,我更相信是皮逻阁从中挑拨,因为他是最大的受益者。

不管是什么原因,皮逻阁在两爨内乱不断的时候,再一次派大将军段忠国等,与唐王朝的“中使黎敬义、都督李宓,又赴安宁,再和诸爨”。可是事情还是没有完,爨崇道受人挑拨,具体是谁不知道,可能是姓李的,也可能是姓蒙的,结果是杀其叔爨归王和弟爨日进。

这下大条了,爨归王的老婆阿姹特别愤怒,你杀我老公,我杀你全家。自己实力不够,怎么办?婆家人不待见我,我找娘家人。于是派使者送信给皮逻阁,向娘家求援。可能是两爨闹得不像话,蒙同学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又或者是皮逻阁感觉时机成熟了,我更相信后者,因为他是成熟的政治家,绝不会简简单单的为阿姹报夫仇。于是派大军进攻爨崇道,爨崇道兵败,逃到黎川(今云南华宁县)。皮逻阁俘虏爨崇道的整个家族,先杀爨辅朝,并且带回自己的女儿,不久爨崇道也被杀了。皮逻阁的另一个女婿---爨守隅,被召至河赕(今云南大理),和他的妻子一起生活。大家看到没有,是“召至”,而不是“请至”,理解了吧!这样两爨受到致命的打击,弱得不像样了,被皮逻阁牢牢的控制着。

在皮逻阁死的那一年,就是天宝七载(公元748年),皮逻阁的继任者阁罗凤派遣将军杨牟利,率兵胁迫西爨迁徙到太和城西南的永昌城(保山县),一共有二十余万户,东爨则逃亡散落于山林谷地。

爨氏于225年建立政权,580年分裂为西爨和东爨。爨习、爨谷、爨熊、爨量、爨肃、爨琛、爨某、爨龙骧、爨宝子、爨龙颜、爨云、爨瓒。东爨乌蛮(580?-745)爨震、爨盖聘、爨日进、爨崇道、阿奼。西爨白蛮(580?-748)爨玩(翫)、爨弘达、爨归王、爨守隅。经历这么多代,到748年,独步南境五百多年的爨氏,消亡在了茫茫历史烟云中。皮逻阁是实实在在的“爨氏终结者”。

现在的曲靖陆良一代就是永远的爨乡,那么多的爨氏先人,有两个人一定要记住,爨宝子和爨龙颜,因为他们留下了两块碑,俗称“两爨碑”。“爨宝子碑”,全称为“晋故振威将军建宁太守爨府君墓”碑,立于东晋“大亨四年”(405年),现存于曲靖一中。“爨龙颜碑”,全称“宋故龙骧将军护镇蛮校尉宁州刺史邛都侯爨使君之碑”,立于南朝宋大明二年(458年),现存于陆良贞元堡小学旁。后人因其碑形大小,将爨宝子碑称为“小爨碑”,而把爨龙颜碑称为“大爨碑”。大家如果对历史,对书法,对爨氏感兴趣的朋友,一定要去看看。现在云南的寸氏,据说是爨氏的后代。

老李和老爨争来争去,谁都没有落到好处,所有的好处都被老蒙得去了,为人作嫁啊。皮逻阁因为这次东进占领两爨,所以把国土扩张到滇池地区,可是他也快不行了---


公元748年,皮逻阁利用两爨和唐王朝的矛盾,成功地把大蒙国的疆域从滇西的洱海边扩展到滇东的滇池边,他开疆拓土的丰功伟绩达到了顶峰。只是在这一年他的人生道路也走到了尽头。

按照我们的习惯,这样一位伟大的君主逝世了,我们要对他做一番评价,下面我们就回忆一下皮逻阁走过的道路:皮逻阁,又名魁乐觉,又名蒙归义(唐王朝赐的)。盛逻皮之子,生于唐神功元年(公元697年),唐开元十六年(公元728年)即位。时年31岁,正是男人壮年时期,是建功立业的黄金时期。

在皮逻阁即位之前,蒙舍诏只是六诏之一,并不显山露水的。在皮逻阁即位之后,面对复杂的政治形势,他审时度势,发展与壮大自己。继位当年,皮逻阁即远赴成都会见唐剑南西川节度使王昱,也有人说皮逻阁贿赂了王昱,请求唐王朝支持他统—六诏。并且还通过特殊的渠道,得到吐蕃的默许。就这样,皮逻阁带领数万骁勇士卒,开始兼并其他五诏的道路。先灭蒙巂诏,次亡越析诏,接着攻下石桥诏和石和诏,最后打败北面的三浪诏。经过整整十年时间,终于一统六诏,或者八诏。

在738年,皮逻阁入朝,被“加封为特进,云南王,越国公,开府仪同三司,赐名归义,并锦袍金钿带七事。”回来之后,马上加强修建龙尾关(今下关)、龙首关(今上关)、大厘城(今喜洲)、邓川城(今洱源邓川),太和城(今大理太和村)、羊苴咩城(今大理古城)。其中的邓川城、龙首关、喜洲城都是为了防备吐蕃和三浪诏的残余势力的,太和城是为马上的迁都做准备,羊苴咩(音‘羊居灭’)城为以后的再次迁都做好了准备。

皮逻阁的功劳,以及唐王朝对他的赏赐,我就偷下懒,复制粘贴《南诏野史》的内容:“开元戊寅二十六年,---唐授王子阁逻凤右领军衞大将军兼阳瓜州刺史。开元二十七年,明矫叛,破剑川、浪穹、永昌。开元二十八年,王讨朋矫,平之。开元辛已二十九年,王自蒙舍川迁居太和城,立龙首、卽今上关。龙尾卽今下关。二关。唐加阁逻凤为左领军衞大将军。元宗癸未天宝二年,筑羊苴哶城於太和城之北。卽今大理府城。唐迁阁逻凤(皮逻阁儿子)为左金吾衞大将军,寻拜特进都知兵马大将军。天宝甲申三载,西方进狮子皮。唐加阁逻凤为上柱国。天宝乙酉四载十月,城永昌。天宝丙戌五载,王遣孙凤伽异入唐,唐授伽异为鸿胪少卿,妻以宗室女,赐龟兹乐一部。”这里的内容都不用翻译,很简单的,看看就懂的,这里的“王”就是皮逻阁。

在746年,两爨和唐王朝的矛盾激化,皮逻阁利用这次矛盾,武力和通婚并用,成功的成为了利益最大者,版图大大的扩张了。748年,他应该是心有不甘,又带着莫大的安慰离开了人世。

皮逻阁在位二十年,他远交近攻,他一统六诏,他平定河蛮,他被封南王,他迁都太和,他东并两爨,他谎话连篇,他还很好色。说他雄才大略毫不过分,他是缩小版的秦始皇,因为他的舞台就那么大。他是个有野心有实力有行动的合格政治家,谎言对政治家来说只是小事,就像美国大片里的台词:你谎话连篇,应该去竞选总统。绝不是简简单单的“松明楼上一把火,赢来南诏千秋业”,是经过艰苦创业得来的!

皮逻阁死后,后人为其在巍山县庙街镇营盘村委会利克村建土主庙进行祭祀,祭祀日为每年农历九月十四日;以及漾濞县苍山镇河西村为皮逻阁立蒙官土主庙进行祭祀,祭祀日为每年的农历正月初八。

经过这二十年的开拓,此时的南诏,已不是蒙舍川的那个小部落,一个雄霸西南的“南国大诏”已呼之欲出。唐王朝对它的控制,已显得力不从心。在皮逻阁逝世的那一年,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皮逻阁和唐王朝的使者在南诏的王庭里发生了一次很大的争吵。这次争吵对南诏,还有大唐到底有什么影响?


按说人与人之间,组织和组织之间,国家和国家之间,发生争吵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牙齿还经常咬到舌头呢。但是皮逻阁临死之前的那次和唐王朝的使者发生的争吵,可就不是什么小事情了。

我们来看看当时的历史背景:十年前(738年),皮逻阁入朝,得了一大堆的赏赐,这时是他们的蜜月期,但是这蜜月期不长也不短。到了八年后(746年),两爨和唐王朝矛盾激化,唐王朝带上皮逻阁一起去收拾两爨,结果是皮逻阁成了两爨的保护神。再过一两年,皮逻阁一下子把两爨的地盘都收为自己的了。

唐王朝的老李肯定很不爽嘛,我叫你去收拾别人,你收拾是收拾了,可是最后的好处都你一个人得了,我出力劳神的,什么都没有得到,还丢了不少东西,你还把我这个老大放在眼里吗?我们都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最重要的是:利益!丘吉尔的名言:世界上名言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为了利益,发生这次争吵是在正常不过了。不知道皮逻阁有没有想到,在他死后仅仅两年,他的儿子(阁罗凤)就和唐王朝兵戈相见。皮逻阁和唐王朝使者的这次争吵,只是那场大战的一个小小的序曲罢了。

还有一点就是,唐王朝想要控制皮逻阁的大蒙国,你可以强大到一统六诏,但是你不能强大到我控制不了你的地步,封你的“云南王”,只是当时“云南郡”的王,而不是现在“云南省”的王。而皮逻阁,他是个有着很大野心的人物,岂能长久寄人篱下,他要实力,他要扩张,你老大不让我这样干,我肯定也不爽嘛。一个不允许大蒙国强大,一个一定要大蒙国强大,这矛盾就不可调和了,只是这个矛盾皮逻阁留给他的儿子去解决了---

阁罗凤是皮逻阁之后的又一位伟大的,带有传奇色彩的王---

748年,一代雄主皮逻阁去世,王位由他的长子阁罗凤继承。下面先来看看阁罗凤的简介:712年出生,小伙子从小就长得很漂亮,南诏德化碑载“应灵杰秀,含章挺生,日角标奇,龙文表贵”,并且还“不读非圣之书,尝学字人之术”,当然这里有拍马屁的成分。不过在皮逻阁一统六诏的时候,阁罗凤确实是他父亲最得力的帮手和部下,先是配合严正海进攻石和诏,生擒诏主施谷皮,接着又讨伐越析诏,枭首诏主于赠,后来又配合王承训,同破剑川。可以这么说,他的地位是靠阁罗凤自己一刀一枪挣来的。即位时已经36岁了,都说男人三十而立,这时正是男人的黄金时期。

还有一种说法,说阁罗凤不是皮逻阁的亲生儿子,是过继别人的,皮逻阁的嫡长子是诚节。至于阁罗凤不是皮逻阁的嫡长子的资料,主要是出自樊绰的《蛮书》,《蛮书》里面记载的内容是“初,炎阁(就是皮逻阁)未有子,养阁罗凤为子,阁罗凤复归蒙咩,故名承炎阁,后亦不改”。作者樊绰是什么人呢?樊绰是蔡袭的幕僚,862年(唐懿宗咸通三年),南诏王世隆进攻安南,安南经略使王宽不能抵,朝廷便以蔡袭代王宽为安南经略使,将兵屯守,当时樊绰也随行。到了863年,南诏军攻陷交阯,蔡袭战死,樊绰在城陷时携带印信,浮水渡过富良江,才免于一死。樊绰和南诏有这么一档子关系,所以《蛮书》也不能全信,因为不能排除作者的动机。

不过在皮逻阁东并两爨的时候,唐王朝确实是感觉到大蒙国越来越不容易控制,于是云南太守、姚州都督张虔陀(他是天宝战争的直接导火索,以后还会说到他)便在暗中支持诚节,也许就是因为诚节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张虔陀才支持他的,因为一个弱小的大蒙国,才容易控制,并加倍征取粮税以削弱南诏。可是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诚节失败了,结果是被流放长沙(不知道具体什么地方,反正不是湖南长沙),然后在唐朝的支持下又回来了,至于最后的结果就不清楚了。于是阁罗凤顺利上位,因为他的功绩就摆在那里,没有人不服的。

至于到底阁罗凤是不是皮逻阁的嫡长子,我不下结论,我只是把这些资料摆出来,好让大家自己去分析吧。阁罗凤是不是皮逻阁的亲生儿子,这并不妨碍阁罗凤成为一个伟大的王。刘备老是吹牛自己是中山王之后,可是他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还不是得摆小摊卖草鞋?朱重八三世贫农,还做过和尚,也不妨碍他开创数百年的大明王朝。有的时候出身真的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后天你有多努力。出身贫贱,却做出一番大事业,这更令人钦佩,特别是在这“我爸是李刚”的时代。

在阁罗凤即位以后,具体做了哪些事情呢?


蒙阁罗凤在自己的父亲死后,即位为大蒙国的第五代王。即位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唐王朝报告,说自己老爸去另一个世界开疆拓土,请求唐王朝允许自己即位,袭父亲的云南王之职。虽然这个时候南诏和老大唐王朝已经发生口角,但是还没有彻底的撕破脸,这个过程还不得不走。

在向老大打报告的同时,先将南宁州都督爨守隅一家(应该是阁罗凤的妹夫)迁到河赕(今大理市),随即命昆川(今昆明)刺史杨牟利(南诏的官员也做唐王朝的官)强行迁徙20余万西爨白蛮到永昌地区(今天的保山),把同属一民族的许多乌蛮迁入原西爨地,东爨则逃亡散落于山林谷地。就这样,南诏完全控制了滇东两爨地区,取代了唐王朝在该地区的统治位置。

在前面说皮逻阁是“爨氏终结者”时,虽然爨氏是在皮逻阁的手上完全衰落下去的,可是把二十余万户从滇东迁徙到滇西的永昌地区,却是阁罗凤干的。也许在皮逻阁时已经着手准备了,可是是在阁罗凤时才完成了迁徙的任务。这样的迁徙已经不是南诏政权第一次干了,在皮逻阁时期,迁都太和时,还“逐河蛮”,我想是这样的:把老家从巍山迁过来,肯定也带来了很多人,于是就把洱海边的当地人迁徙到其他地方,苍山洱海之间的好地方就成了自己耕种的地方了。

这样做的好处是:离开土生土长的地方,这些人容易控制,造反很不容易。并且还可以把先进的技术传到落后的地方去。就像这次把滇池边的先进技术带到落后的滇西地区。还有就是增加了劳动人口,如果不迁徙,西爨会不会像东爨那样逃跑至山林谷地,这样南诏政权就没有办法控制这么多的劳动人口,几年以后的战争能不能打赢也是个未知数。

这样做的坏处就是:造成了许多家庭的背井离乡,许多人都得从头开始,对经济也是一种摧残。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从昆明一直向西,经楚雄,大理,到达保山,在一千三百五十多年前,二十多万户,以一户三口人计算,也有六七十万人,五百多公里,一路都是走不完的山路,那是怎样一种规模,比摩西出埃及要壮观得多。一路上要死掉多少人,又有多少家庭生离死别。像这种大规模的迁徙,南诏政权后来还干了很多次。

就这样,在外唐王朝允许阁罗凤即位,在内南诏迁徙人口的任务也完成了,于是在750年,阁罗凤就亲自去成都报告这一情况,在路过姚州(今楚雄姚安)时,发生了一件大事,使唐王朝和南诏不得不兵戈相见---


750年,是唐王朝的天宝九载,皇帝是梨园的始祖---李隆基。他开创了“开元盛世”,但是到了后期,唐玄宗逐渐开始满足了,沉溺于享乐之中,先是任用李林甫作宰相,他留下了一个成语“口蜜腹剑”。

在李林甫之后,又任用杨国忠,这杨国忠就是杨贵妃的堂哥。杨国忠原名叫杨钊,以前在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手下作幕僚。杨钊改名字就是在这一年---750年。所以说,杨国忠和南诏还是有渊源的,以前在章仇兼琼手下作幕僚,修步头路,结果逼得两爨叛乱,让皮逻阁捡了大便宜;后来又是他对南诏喊打喊杀的,直接引发唐朝和南诏的天宝战争,使云南不再属于唐王朝。

这个时候,唐王朝的军队都集中在各个地方的节度使手中了,这些节度使为了贪功求官、加官进爵,于是就没事找事,主动挑起边疆的战争。比如安禄山就经诱骗契丹人,本来说是请你喝酒,结果在你的酒里下药,等你喝醉了,就全部坑杀之,有时杀数千人,然后就用盒子装着部落首领的头献给朝廷。这些节度使里面就包括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张虔陀的上级。

这就是当时的情况,所以天宝年间,唐王朝的边疆几乎年年在打仗,西面和吐蕃打,西北和阿拉伯人打,北面和契丹人打,西南和南诏打。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阁罗凤亲自去成都向唐王朝表明自己的忠心,在路过姚州(今楚雄姚安县),也有的是说云南(今大理祥云县)时,姚州都督张虔陀当面侮辱了阁罗凤的妻子。

《资治通鉴》记载:杨国忠德鲜于仲通,荐为剑南节度使。仲通性褊急,失蛮夷心。故事,南诏常与妻子俱谒都督,过云南,云南太守张虔陀皆私之。又多所征求,南诏王阁罗凤不应,虔陀遣人詈辱之,仍密奏其罪。一个“皆私之”,一个“多所征求”,一个“遣人詈辱”,一个“密奏其罪”,真是令人发指!张虔陀--鲜于仲通--杨国忠,这三个杂种,都他妈垃圾---

我们都知道这是南诏和唐王朝决裂的导火索,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唐王朝老李家政治腐败,边疆的军官没事找事,为了立功,主动惹出来的事。对张虔陀和阁罗凤来说,就是我张虔陀要升官,想升官就得立功,想立功就得打仗,你阁罗凤不反,我怎么打你啊?

当着阁罗凤的面侮辱他的妻子,只是张虔陀欺负南诏的一件小事,在《南诏德化碑》里列举了张虔陀有六大罪状:一:张虔陀先是勾结吐蕃,企图夹击南诏;二:阴谋扶持阁罗凤的二弟诚节为南诏王,颠覆阁罗凤的统治;三:唆使爨崇道与南诏为敌,制造事端;四:只要与南诏交好的唐朝官员,张虔陀一概不启用,偏偏重用那些仇视南诏的人,企图孤立南诏;五:张虔陀时刻进行军事准备,不时谋划军事袭击南诏;六:故意加重对南诏的赋税征收,征求无度。

作为男人,这是奇耻大辱;作为国君,这是紧急时刻。阁罗凤是大丈夫,不是“世界上最窝囊的丈夫杨武”,他是怎么办的呢?

(待续)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