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Thursday, May 23, 2013

转:雄霸西南----南诏国历史 02


政治家皮罗阁即位后怎么兼并其他五诏的呢?对外首先取得唐王朝的支持,又得到吐蕃的默认,这个以后会具体说的。

首先开刀是漾濞诏(也有叫样备诏的,以前叫蒙巂诏),漾濞诏以前的诏主蒙俭逃到漾濞江不久就死了,没有儿子,他的弟弟佉阳照为诏主,佉阳照死后,儿子照元即位为诏主,可是照元是个瞎子,于是照元的儿子元罗即位。可是元罗这时作为人质在蒙舍诏,回不来。于是皮罗阁就很大度的派兵把元罗送回漾濞诏即位,这一送,就顺便把漾濞诏给吞了。

其实在在皮罗阁以前,他的祖父逻盛和父亲盛逻皮就一直对漾濞诏“推恩啖利”,就是对漾濞诏的人很好,还给许多好处,结果就是“源众归焉”,大家都投奔蒙舍诏来了,只是到了皮罗阁时才一次性解决。这一年是730年,皮罗阁即位还不到三年,就干净利落,兵不血刃就解决了漾濞诏。

下一个是越析诏,越析诏也叫磨些诏,为什么叫磨些诏呢,因为这个诏是由磨些人建立的,磨些人是现在纳西族的祖先。当初651年大、小勃弄动乱,被唐朝将军赵孝祖平定时,磨些人趁机渡过金沙江南下到现在宾川一带,建立了越析诏,越析诏曾经是“地最广,兵最强,素为南诏畏忌”。但是后来卷入李知古被杀事件,又完全依附吐蕃,政治态度发生了变化,唐王朝也就对越析诏冷淡了,和蒙舍诏越来越热乎了。

越析诏不像蒙舍诏那样和吐蕃偷偷来往,当初吐蕃在漾濞江上架铁桥时,都到了蒙舍诏家门口了,也不见老蒙和唐王朝决裂。越析诏离唐王朝最近,却明目张胆的和吐蕃黏黏糊糊的,大唐肯定不高兴了。不高兴是不高兴,可也得找个借口,才能修理人家,不是吗?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借口还不好找吗?马上就有了。


越析诏是磨些人建立的,属于外来人口,为了统治方便,就得联合当地人,当地有个张氏大豪族,经过几十年的交往,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关系好的不得了。以至于张寻求偷了越析诏诏主的老婆,你老张偷人家老婆就偷人家老婆呗,还把诏主波冲给偷偷害死了,至于怎么害死的,没有记载,有记载的就两个字“阴害”。

这还得了,大唐剑南节度使到外巡查,到了姚州(今姚安),召张寻求来,老张也只能乖乖的来到姚州。结果是用竹板把张寻求活活打死,叫你偷人家老婆,还偷不偷,偷了就偷了,还害死人家男人,打死你活该。本来打死张寻求就该结束的,这样也是主持正义,下面的事情才有意思。

把张寻求打死以后,大唐叫越析诏的人和土地都并入蒙舍诏,越析诏的人怎么能答应呢?不答应也没有办法,谁叫自己的实力不够呢,那怎么办呢?惹不起你,我该躲得起你吧。于是磨些人都搬走,当初从哪里来的,现在回哪里去。这个时候诏主波冲已经被张寻求阴害死了,波冲没有儿子,或者儿子很小,于是波冲哥哥的儿子于赠做了诏主,带着磨些人,向北渡过金沙江,回到原来的地方。越析诏的地盘就都属于皮罗阁的了,没有动一刀一枪。

越析诏的磨些人搬走了,搬回金沙江以北的老家。但是大唐和皮罗阁都还没有忘记他们,当初惹不起我,现在也躲不起我,饶了你?没有那么容易!正所谓“宜将剩勇追穷寇”。先是唐王朝派兵打了一次,失败了,这就能看出越析诏的实力了,已经是搬迁出去的残余之众了,并且在729年,唐王朝攻下昆明城(今四川盐源,不是现在的春城云南昆明),那里是磨些人的老家,已经把磨些人消弱一次了,现在还能把唐王朝的军队打败。

这时皮罗阁自告奋勇的要打这些越析诏剩下的人。我想可能是因为磨些人对大唐的威胁没有那么大,但是对皮罗阁来说,那就是自己睡觉时,床边有一群拿着棍棒的人在看着他睡觉,那还怎么睡啊。大唐同意了,于是皮罗阁在金沙江边建立了城池,继续进攻于赠。终于在732年彻底把越析诏消灭干净了,于赠也被阁罗凤把头砍下来了,这时阁罗凤才20岁,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了,就是他在二十多年后,把大唐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唐王朝对西南的经营也已经力不从心了,想找个小弟替他做事情,这个好的机会就落在了蒙舍诏的皮罗阁头上了。皮罗阁也抓住了机会,顺水推舟完成了这件事情,扩大了底盘,增强了实力。

对蒙舍诏威胁最大的蒙巂诏和越析诏都被收拾干净了,剩下的几诏,皮罗阁是怎么对付的呢?


为了吃掉剩下的几诏,皮罗阁首先开始了外交,毕竟两个老大都在那里看着呢,733年,皮罗阁先出使了吐蕃,出使时具体谈了哪些,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不过从后面吐蕃的态度来看,吐蕃是对皮罗阁的行动采取了默认的态度。734年,皮罗阁又出使了唐王朝,求得了支持,这种支持不是口头上的支持,精神上的鼓励,喊一喊我“我支持你”就没了的,而是动用了整个姚州都督府的力量进行支持。

从这里我们大概能感觉到大唐和吐蕃都玩累了,都想找个小弟为自己分担一下,皮罗阁是最好的人选,有才干,有野心,也有实力。不同的是皮罗阁明确地对大唐表示了“效命”,对大唐“输忠”,所以大唐才会对皮罗阁大力支持。而对吐蕃呢,可能是皮罗阁在暗地里给了某种承诺,要不吐蕃也不会对皮罗阁后面的行动睁只眼闭只眼的。这就是聪明的人,不要说人家两面三刀,而是政治斗争与军事斗争的需要。

现在两个老大都没有异议了,一个全力支持,一个保持沉默,那就甩开膀子干吧。

734年,唐朝调动姚州都督府的兵力,派御史严正海帮助皮罗阁进行统一洱海地区的战争。首先进攻的是石和诏(今大理凤仪)和石桥诏(今大理下关),这两个地方,只相隔七八公里,现在有5路公交车相通。但是那个时候却是两个小的国家呢。据说石桥诏和石和诏这两个小诏,与施浪诏有血缘关系,具体什么情况,现在没有准确的资料可以证明。

进攻这两个小诏时,皮罗阁与严正海进行了分工,皮罗阁自己进攻石桥诏,皮罗阁的儿子阁罗凤配合严正海进攻石和诏。结果自然是都进攻下来了,面对着蒙舍诏和唐朝的大军,这两个小地方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接着就乘胜夺取了太和城(今大理太和村,坐4路车会路过太和城遗址,坐8路车会路过太和收费站)。太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如果从谷歌卫星地图上看,就可以看出太和是苍山洱海之间最狭窄的地方(要不收费站也不会修在这里了)。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五年以后,皮罗阁就把都城迁到太和了,再过十几年,唐朝大军,就是在太和城下一败涂地的。

这个时候,皮罗阁并不是一路向北打去,而是和邓赕诏联合。这是怎么回事呢?


邓赕诏也叫邆赕诏(音腾闪),或者邆越诏,一直居住在今天洱源邓川一带,以前也是一直在大唐和吐蕃之间摇摆。杀李知古,并且用李知古的尸体祭天,就有邓赕诏的份,这时候邓赕诏的诏主叫邆罗颠。710年,邆赕诏王丰咩被唐御史李知古所杀,以后就是:咩罗皮、皮罗邆、邆罗颠,也是父子连名。

邆罗颠接到皮罗阁会盟的消息,那是又惊又喜,怎么会有这样好的事情呢?蒙巂诏、越析诏、石和诏、石桥诏都完了,皮罗阁还向北攻下了太和城。这个时候,大街上小贩都知道,皮罗阁下面的目标是洱海北面的三诏----邓赕诏、施浪诏、浪穹诏,此刻还会哪门子盟啊?原来皮罗阁说:我们联合一起把苍山洱海之间最富裕的地方拿下,然后我们平分,我从南向北,你从北向南,这样我们就很容易把事情办得很完美。

有这样好的事情?邆罗颠高兴得屁颠屁颠的,好,一起干。结果是不用说的,地盘打下了,也分好了,那就庆祝吧,开patty,于是在大厘城(今大理喜洲镇)开庆祝会,载歌载舞。这时候皮罗阁在干什么呢?悄悄的调兵遣将,在一个月高风黑的夜晚袭击了大厘城,以有心对无心,结果不言而喻,邆罗颠只得跑回老家呆着了。

邆罗颠也不想想皮罗阁有那么大方?还平分地盘?马上把你的地盘一起拿下。皮罗阁先是联合邆罗颠的力量平了大理坝子,然后又不费吹灰之力把邆罗颠消弱了,再把他赶走,把最富裕的大理坝子占为己有。瞧这事情做的?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把邓赕诏赶回老家了,皮罗阁成了最后的胜利者,只是北面的三诏还在虎视眈眈的,暂时还没有绝对的把握打败他们,怎么办呢?修城!于是皮罗阁在占领了大理坝子之后,马上筑龙口城(今大理上关),也叫龙首关。主要就是挡住北面的三诏,保护最富裕的苍洱之间。

皮罗阁在这里修城筑关的,北面的三诏不可能无动于衷,他们到底有什么具体的行动呢?


下面先介绍一下北面三诏的情况:浪穹诏,710年杀李知古的诏主丰时已死了好多年了,丰时死了,儿子罗铎立,罗铎死了,儿子铎逻望立,现在当家的是铎逻望。邓赕诏呢,他以前是不存在的,是浪穹诏诏主的弟弟丰咩袭击了邓川,自立为诏的,不过丰咩也陪上了性命,被李知古杀了。现在在位的是丰咩的儿子咩罗皮。(以前写的现在的诏主是邆罗颠,应该是我错了,因为《蛮书》是记载的是咩罗皮。很抱歉)刚刚被舅舅皮罗阁涮了一下的咩罗皮,虽然他“弱而无谋”,但是生死大事,谁都得扑腾几下。最后说一下施浪诏,诏主施望欠,三年前,阁罗凤和严正海攻下石和城(今凤仪),俘虏施各皮,施望欠就“援绝”了,因为他们是一家人。还有就是这三个诏,都是浪人所建,所以合称“三浪诏”。

此时此刻,无论是谁都知道皮罗阁的野心了,难道等皮罗阁把龙口城修好了,再慢慢的打?不行,肯定不行,得趁他立足未稳,打他个措手不及。于是三浪诏的老哥几个,使出全身的力气,联合起来,进攻皮罗阁。

皮罗阁呢,也是不含糊,集中力量,准备决一死战。因为这一仗如果赢了,就会顺势吞并三浪诏了,但是如果输了,就得让出苍山洱海之间最富裕的地盘,大概要一直退到太和了。于是他们就在上关北面展开了一场大战,(电影《五朵金花》里的蝴蝶泉,离这儿很近的哦)大战的结果是:三浪诏联军大败。

那时的洱海北面,不像现在有许多村庄,而是有许多沼泽,三浪诏的许多士兵逃跑时,都陷在泥里,回不了自己的家了。于是皮罗阁发扬“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一口气把邓赕诏的老家邓川给占了。上关城没有攻下,还把邓川给丢了,瞧三浪诏事情办的,唉---兄弟们,记住是邓川哦,因为邓川很重要。

为什么邓川很重要呢?我们看一下地图就知道,从北面要进入大理坝子,必须要先经过邓川,才能到洱海边。占着上关,只能挡住陆路,占了邓川,连水路也挡住了。从此邓川就成为挡住北面威胁的第一道防线了,主要是三浪诏的残余势力,以及吐蕃。(邓川在1950年,还是邓川县呢,而不是现在的邓川镇,现在特产有乳扇和牛奶,去旅游的朋友一定要尝尝啊)。偌大的洱海,现在已经真正的成为了蒙舍诏的内湖了。

皮罗阁又赢了,他的对手---三浪诏的哥几个,失败了,结果是怎么样呢?


三浪诏失败了,邓赕诏的老窝邓川也被皮罗阁端了。哥仨怎么办呢?只能跑路了,现在也只能向北跑了,每一个人跑到地点都不一样,邓赕诏的咩罗皮“退居野共川”(今鹤庆附近);浪穹诏的铎罗望“以部落退保剑川”(今剑川,又称剑浪诏);施浪诏的施望欠“退保矣苴和城”(今洱源牛街、三营)。由此可见,三浪诏的原住地都已经属于皮罗阁了。如果你够细心的话,可能会发现,施浪诏只是回到老家了,是的,没错。只是还有下文呢---

施望欠不是“退保矣苴和城”了吗?可是皮罗阁并没有放过他,没有多久,又派兵进攻他,这次施望欠真的是招架不住了,打又打不过,就接着跑路呗,于是带领一半的族人跑路,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是向北,而是向西南去永昌(今保山),可是皮罗阁又派了一支军队挡在澜沧江边,这下施望欠真的是穷途末路了。只有用最后一个办法了。

话说施望欠有个女儿,名字叫遗南(真不是什么好的名字啊,真的是把她遗落在向南的路上了),那叫一个漂亮啊(史载“以色称”)。施望欠就派使者求皮罗阁,情愿把遗南送给他做老婆,然后就放老头子(也是皮罗阁的岳父呵)一条生路吧。皮罗阁就应予了,所以施望欠就带领族人渡过澜沧江,在永昌安定下来了,完全归附于皮罗阁了。

施望欠还有一个弟弟叫施望千,率领施浪诏的另一半族人,向北归于吐蕃,被吐蕃立为一诏,并且让施望千与浪穹诏呆在一起,也住在剑川,人口有数万。

从此以后,三浪诏的残余势力,在吐蕃的支持下,经常骚扰蒙舍诏,蒙舍诏呢,有机会就打一下三浪诏的残余势力。在749年,皮罗阁的儿子阁罗凤还大规模进攻了一次,这种情况,一直到794年的铁桥之役,才真正的解决了三浪诏的残余势力。

下面说一下三浪诏的最后几位兄弟---浪穹诏:铎罗望死了,儿子望偏立,望偏死了,矣罗君立,794年,俘矣罗君,徙永昌。邓赕诏:咩罗皮死了,儿子皮罗邆立。皮罗邆死了,儿子邆罗颠立。邆罗颠死了,儿子颠之托立(《新唐书》作“颠文托”)。794年,俘颠之托,徙永昌。施浪诏:施望千生千傍,千傍生傍罗颠。794年,尽获施浪部落。傍罗颠脱身走泸北。

《蛮书》在讲“六诏”,或者“八诏”时,开始说的是另外两个小诏,最后提一下他们吧---白岩诏的时傍,剑川诏的矣罗识。这个时傍的母亲是皮罗阁的女儿,也就是说他是皮罗阁的外孙。他外公刚刚占领邓川的时候,时傍就住到邓川了,不但住进去了,还发展了自己的势力,手下有数千户人家,羽翼越来越满,就被阁罗凤所猜忌了,于是阁罗凤就把他迁到白岩(今弥渡红岩)。剑川诏的矣罗识呢,因为住得离吐蕃很近,语言又相通,有吐蕃相助,比较有势力,所以时傍就和矣罗识密谋,二人都想自立为诏,结果密谋泄露,时傍被杀,矣罗识北走神川,吐蕃的神川都督送矣罗识两个城。

八诏的那么多首领,最后逃脱的只有两个---施浪诏的傍罗颠脱身走泸北,矣罗识北走神川。命运啊---

只是我们都知道,现在皮罗阁已经是洱海边真正的老大了。既然一统六诏了,那么下面该干什么了呢?


现在皮罗阁已经是洱海周边真正的老大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了,但是他需要一个名分,这个名分只能大唐王朝给他,于是在公元738年,皮罗阁入朝觐见他的老大---李隆基。老李也没有让皮罗阁失望,亲自接见了皮罗阁,“加封为特进,云南王,越国公,开府仪同三司,赐名归义,并锦袍金钿带七事”。

下面我们来仔细分析一下皮罗阁受到的赏赐。

特进,就是把官衔加到最高一级,以前有“特进就第”这样一种赏赐,就是把官衔加到最高一级然后退休的意思。西汉后期开始设置,原本不是正式官名,但是见礼如丞相。用来赏赐列侯中有特殊地位者,朝会时位仅次三公。唐、宋时为文散官,第二阶,正二品,位开府仪同三司之下。

云南王,就是说大唐王朝承认你皮罗阁拥有自己的地盘,虽然地盘并不怎么大,比现在的大理州大不了多少,但是这都是老蒙一刀一枪自己拼命打出了的,只要你大唐你承认这些地盘是我的,我就可以慢慢的发展了,以后发展成什么样子,也就只有天知道了。民国时,龙云也被称为“云南王”,但是在龙云之前,“云南王”可是皮罗阁一个人拥有的专利,别无分号。虽然现在皮罗阁只占了云南的一小块地盘,但是他的子孙会成为真正的“云南王”,那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了。

越国公,是一种爵位,唐朝的爵位分为九级,国公是第三级,在国公之上只有亲王和郡王,皇兄弟、皇子,皆封国为亲王;皇太子子,为郡王。怎么样?亲王郡王得有血缘关系。国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最高爵位,食邑三千户,从一品。如果你对国公没有什么概念,那我就说两个你熟悉的越国公:隋朝的杨素,率领大军灭陈后,进爵为越国公;明朝的胡大海,老胡死得早,是被手下害了,但是后来朱重八亲自为他报仇了,还写祭文祭拜他,追封他为越国公。现在,你滴,明白了?

开府仪同三司,开府,古代指高级官员建立府署并自选僚属之意,就是可以这就组建属于自己的班子。开府和不开府的差别大了去了,曹操和诸葛亮那么牛逼的人物也就做到开府办事,权力达到巅峰了。“仪同三司”是说仪仗同于三司,三司在汉代指太尉、司空、司徒,也称三公,唐代称御史大夫、中书、门下为三司。这里就是说,大唐王朝同意皮罗阁可以组建自己的班子,想用谁就用谁,老大不过问这些事情了,也就是承认他的独立性。

赐名归义,赐名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一种恩赐,“赐姓命氏,因彰德功”,姓氏的赐予与有形的物质赏赐在性质上是一样的,都是帝王对臣子褒功奖德的政治手段。具体又可分为赐姓、赐名两种。比如朱温被赐名为“朱全忠”,安禄山旧将董秦赐名“李忠臣”,突厥首领阿布思先率众内附,玄宗“赐姓名曰李献忠”。看看这些名字,都是什么“全忠”“忠臣”“献忠”之类的,再看看“归义”,不用解释,你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这里只是赐名,没有赐姓,所以,如果你在史书中看到“蒙归义”三个字,一定要明白这就是“蒙皮罗阁”被赐的名字。

并锦袍金钿带七事,这就不用说了,皇上赏的东西当然都是好东西,并且赐锦袍金钿带还有政治意义,那时的大唐一直认为自己是***上国,你们小地方进贡些东西,我们就要赏赐你们更多的东西,以显示这就的强大,这种坏毛病一直遗留的现在,只要你承认我大唐是你们的老大就行了,这是一种政治态度。

我们现在说南诏国立国时间是738年,因为也就是这一年,唐政府给皮罗阁这么多赏赐以及承认皮罗阁的统治,当然这也是从中央王朝的角度来说的,也许有所偏颇。不管怎么说,蒙舍诏此刻是真正的立国了,当然国号不是“南诏”了,而是以其族姓为国号,称“大蒙”或“蒙”。开国君主就是皮罗阁。

皮罗阁对外获得了大唐王朝的承认,对内又干了些什么事情呢?

公元738年,皮罗阁在长安得到老大唐王朝的承认。于是当他回到洱海之滨的时候,就趁着大好时机,先是用兵把西洱河蛮赶走了一部分,然后再迁都。在第二年,也就是739年,把都城从发祥地巍山迁到了苍洱之滨太和(今大理市七里桥乡太和村)。

迁都并不只是一个地理位置简单的变动。一个政权,一旦有意识地迁移统治中心的地点,大多最终会选择一个比原来地点条件更好的地理位置,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必然占有优势、有着长远利益。这样的迁都,常常使政权走向强盛,走向巅峰。但是,迁都如果是由天灾人祸所逼迫,就常常是一个政权开始风雨飘摇,走向衰亡的征兆。前者像明成祖朱棣把都城从南京迁到北京,使大明王朝欣欣向荣;后者像东汉末年,在董卓等人的命令下屡屡变迁,成为东汉灭亡的不幸标志。

对大蒙国而言,都城从巍山迁到苍洱地区,是谋求自身发展的重要选择。它的迁都,在自然、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都是非常明智的。

因为发祥地巍山,地处在哀牢山和无量山的北端,在苍洱地区的南面。唐代前期,那里土地肥沃,是种植禾稻的好地方。但是,巍山周围峻峭的山岭阻碍了与外界的交通。不像现在有高速路,在高速路没有修通的时候,我去过巍山几次,那路还是挺吓人的,从下关向南,十多里都是盘山路。还有就是巍山一带瘴疠横行,在古代医疗条件不发达,是可以直接致人于死地的。

相比之下,一千多年前的苍洱地区自然环境和今天一样,冬暖夏凉,现在大理是全球最适合人类居住的的地方,我走过全国很多地方,反正都没有大理好。交通就更不用说了,向北到丽江、香格里拉,向西到保山、德宏、缅甸,向南到巍山、思茅地区,向东到楚雄、昆明地区。举个很简单的例子,现在的下关镇,除了龙溪路的快速汽车站、小花园客运站,还有北区的北站,火车站前的东站,还有风车广场的南站。车站多吧?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呢,一直到今天,除了昆明,大理是云南发展最好的地方,比巍山好多了。

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治因素的驱使。当时,年轻的南诏充满活力,虽然在唐王朝的支持下基本统一了洱海地区,但这并不是它的最终目的。作为一个新兴的少数民族政权,寻求扩展,开疆拓土,壮大势力才是他们的理想。

你也许会问,苍洱之滨的太和城是个四通八达之地,会不会受到四面八方的进攻,这就由大理所在的位置决定了。我们现在来看看太和城的位置:太和城不像中原的那些城池,有东南西北四面城墙,太和城只有两道城墙---南城墙和北城墙,并且是在苍山洱海之间最狭窄之处。北城墙西佛顶峰台坡向东北延伸至洱海之滨,长3225m;南城墙西从苍山马耳峰麓向东延伸至洱滨村,长3350m。东西没有城墙,因为西靠险峻的苍山,东临浩瀚的洱海,山海为天然屏障,有险可守,不需构筑东西城墙。两城墙皆依山势用土夯筑而成,较为坚固。至今残存的墙基宽4—5米,高2—4米。

这还不算,皮罗阁不是就如此利用苍山洱海的,还利用了溪水。下面宣传一下银苍玉洱的旅游景点。苍山又名点苍山,武侠小说经常看到的点苍派就是在这里了。苍山北起洱源邓川,南至下关天生桥,有十九座山峰,从北向南依次是云弄、沧浪、五台、莲花、白云、鹤云、三阳、兰峰、雪人、应乐、观音、中和、龙泉、玉局、马龙、圣应、佛顶、马耳、斜阳。并且两座山峰之间还都有一条溪水奔泻而下,流入洱海,这就是著名的十八溪,溪水依次为:霞移、万花、阳溪、茫涌、锦溪、灵泉、白石、双鸳、隐仙、梅溪、桃溪、中溪、绿玉、龙溪、清碧、莫残、葶溟、阳南。当然这山峰溪水的名字都是后人起的,现在苍山上最出名的景点是玉带云游路,我曾经游玩四次,每一次都是从中和峰爬脚到中和寺,然后向南到清碧溪下山,那个美呦,来大理旅游的朋友一定要来玩啊,不到玉带路,枉来大理城啊----

皮罗阁利用了苍山洱海少修了两道城墙,并且利用了佛顶峰和马耳峰,把城墙建在山峰上,最后还利用了莫残、阳南两道溪水,这样就形成了“以山为壁,以水为壕,内高外下,仰攻甚难”的局面。据说当年南诏国的避暑宫及金刚城即建于此,所谓金刚城就是太和城内的一个小城。它是公元747年增修太和城时修筑的一座不规则的圆形城,和太和城北城墙西端相连结,位于佛顶峰上,也是用土夯筑而成。修筑时,恰巧唐朝赐南诏《金刚经》,所以将此城取名为“金刚城”。

这还不算,并且在北面还有两道关,还记得吗?龙首关和邓川城。在南边的天险西洱河边,又建了龙尾关。所以大蒙国的中央地区几乎达到了固若金汤的地步,并且在十几年后,这些防守措施也经受起了考验。

皮罗阁此刻在洱海边忙得不可开交,可是东面滇池边出了事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对皮罗阁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要说清楚东面滇池边的事情,那我们就要从头复习一下云南的历史了。

从教科书上,我们知道元谋人,北京周口人,蓝田人这些我们久远的祖宗。北京周口人,蓝田人咱不管,只说元谋人。元谋人是1965年发现于云南元谋上那蚌村附近,(禄丰的恐龙谷离这里不远,都属于楚雄州)共计有左右门齿两颗。从这里我们可以分析出来,云南人和中原人最早是没有联系的,各自发展自己。

那什么时候开始,云南和中原有联了呢?知道点云南历史的人都知道,是庄蹻入滇。我们也不知道庄蹻到底的盗贼,还是贵族,反正在公元前279年楚国的庄蹻率军通过黔中郡向西南进攻,经过沅水,向西南攻克且兰,征服夜郎(成语“夜郎自大”的发生地点)国,一直攻打到滇池一带。只是后来楚国和秦国在黔中郡的反复争夺,庄蹻回不了楚国了,于是“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史记?西南夷列传》)。(楚雄州的“楚雄”二字,就是庄蹻入滇后,一直向西略地至此,南诏时叫威楚,明朝时改为楚雄,取“楚地雄威远播”之义.)据说庄蹻王滇建立政权190年,先后有7代滇王。

下面插写一个小故事----汉习楼船。话说大汉的张骞出使西域归来,献上了他从大夏(今天中亚地区)带回的“蜀布”、“邛竹杖”等西南物产。武帝一见就很高兴,说:“蜀布、邛竹杖是西南物产,现在从大夏带回,定是由身毒(今印度)运去。因此从西南必有通往大夏的道路。”当即便下令派使臣前往“西南夷”去寻求道路。

使臣兵分几路进入四川、云南地区。其中一部分翻过横断山脉,在洱海地区被强悍的“昆明族”(现在知道“昆明”二字最早是从哪里出现了吧,最早是个民族,出现在大理地区,呵呵---)阻挡,无法前行,就只有留居下来,慢慢交往考察。回到长安后,将西南地区的宜人气候、肥沃土地和丰富的物产等等,禀报给汉武帝。汉武帝决定发兵征伐“西南夷”。但是,又据从滇池地区归来的使臣说,“西南夷”势力强大,且熟识水战,但中原士兵不识水战,征伐必定不易。汉武帝于是就下令在长安开凿一个人工湖,称之为“昆明池”,并修造有楼的大型战船,专供士兵操练水战使用。在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将军郭昌入滇。滇人(庄蹻的后代吧)见大势已去,不得不投降汉朝。汉武帝便一方面在滇中心区域设立益州郡,一方面又封其统治者为“滇王”,并赐滇王金印一枚。实行汉朝的“羁縻政策”。

这枚金印在1956年11月晋宁县石寨山古墓群中发掘出来了。滇王之印用纯金铸成,金印重90克,印面边长2.4厘米见方,通高2厘米;蛇纽,蛇首昂起,蛇身盘血,背有鳞纹。在考古学上,像这样出土文物与历史文献相一致的情况并不多见。这也是把“滇王之印”由国家征调而入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原因。

一直到了公元69年,哀牢内附,汉王朝在哀牢古国的旧地设了“永昌郡”,史称“绥哀牢,开永昌”。永昌郡设立之初,下统不韦县(和吕不韦有关)、嶲唐县、比苏县、叶榆县(这就是今天大理了,大理简称“榆”,今天在大理古城还有叶榆路呢)、邪龙县(还记得吗蒙舍龙在邪龙川种地的事情吗?今天的巍山)、云南县(这是云南作为地名最早出现的时间,这里是指今天的祥云县)、哀牢县(哀牢古国,还记得吗?)、博南(其实,博南是条古道,就是这时开的,连通了今天的大理和保山,不管是320国道,还是大保高速,甚至正在修的铁路,都离博南古道不远,还有首歌谣“汉德广,开不宾;渡博南,越兰津;渡澜沧,为他人。”今天大理州永平县所在地就是博南镇)县共8县。

三国时,永昌郡东部的叶榆县、邪龙县、云南县等县份与建宁郡(建宁,大家没有忘记吧,今天的弥渡)的一部分被划出来设为云南郡。并且增加了南方的永寿县。这里出现了“云南郡”,现在告诉大家,大唐为什么封皮罗阁为“云南王”,因为皮罗阁所占的地盘,几乎就是三国时的“云南郡”。

诸葛亮马上就要闪亮登场了------

对云南历史不太了解的朋友们,除了大理国段氏(这是金庸的功劳),那就是诸葛亮同志对孟获的七擒七纵了(这是罗贯中的功劳),当然演义的成分居多。在三国蜀汉建兴三年,就是公元225年,诸葛亮平了南中(也就是今天的云南大部、贵州大部和四川西南部,缅甸北部),设了七郡:牂柯、越嶲、朱提、建宁、永昌、云南、兴古。

下面说一下这七郡的是怎么回事,主要在什么地方。改益州郡(这益州郡汉武帝时设立的,所辖24县,郡治在滇池县<今天昆明旁边的晋宁县>)为建宁郡(郡治改到味县<今云南省曲靖市>),分建宁、永昌之一部,分设云南郡(今大理、楚雄一部分),又分建宁、牂牁的一部设兴古郡(今文山、红河),加上越嶲(今四川西昌地区,是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设的,现在有个卫星发射中心,以后我们还会经常提到这个地方,因为这里和南诏密切相关)和东汉设置的朱提郡(建安十九年(公元214)改犍为属国为朱提郡,郡治在朱提县<云南昭通市>),牂牁郡(也是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开置的,其范围大约包括今贵州省大部,云南省曲靖东南部、文山州和红河州的一部分,以及广西西部的右江上游一带),加上永昌郡(今云南保山)。并称为“南中七郡”。其后,诸葛亮还大胆任用南中大姓到蜀中央和地方政权中任职,比如孟获任蜀御史中丞,爨习(大家记住这个人的姓,因为这个姓很特别,并且这个家族会一直是云南的大姓,直到遇到皮罗阁才慢慢淡出历史)为领军,孟琰为辅汉将军,李恢为建宁太守,吕凯为永昌太守。

据说诸葛亮一直向南到了现在的普洱地区,这普洱地区,2007年以前叫思茅,当地人说“思茅”二字的由来是诸葛亮南征至此,想念老家的茅屋(就是刘备三顾茅庐的地方),于是就叫那地方为思茅,思茅东面还有个洗马河水库,据说是诸葛亮大军曾在此洗马。2007年这一改名字,历史就改没了,真是瞎胡闹。据说(只能据说了,因为没有定论)诸葛亮到过永昌郡,如果是真的,那么肯定经过大理洱海边,这是路线决定的。

到了西晋泰史六年(270年),西晋政府设立宁州,统领南中七郡。但是从东晋永和三年(347年),到北周灭亡的581年,一共234年之久啊。在四川盆地战乱年年有,成都易手不下十次,所以得到蜀地的统治者,自顾不暇,当然就没有能力经营南中了。虽然有时中央王朝也派些官员来南中,好像都没有留下什么,天监十三年(514年),北魏傅竖眼攻占益州(这益州和益州郡是两回事,这里的益州是四川地区),被任命为益州刺史。南朝萧梁时期,大同三年(537年),王纪为益州刺史。大同末年,许文盛为宁州刺史。西魏废帝二年(553年),尉迟回为益州刺史。

在这种情况下,南中本地的大姓就自己努力的做老大,本来开始时,有两大姓:霍氏和爨(音:cuàn,总笔画:30,是笔画第二多的简化汉字)氏。这两家斗来斗去,到了东晋咸康五年(339年),爨氏称霸南中了。爨氏的后人很多做了中央王朝的大官,当然是中央王朝任命他们管理南中的。比如说爨云“任魏累官至骠骑大将军,南宁州刺史”,宇文周篡魏时,爨瓒做了南宁州刺史。589年,爨翫(音wán)为昆州刺史。

就是这个爨翫引出来下面的许多事情---

爨翫做昆州(今昆明)刺史时,是公元589年,这一年是隋朝开皇九年,杨坚下令渡过长江,灭了南朝陈,南北朝结束,全中国终于又统一了,强大的中央王朝又建立起来了,所以也就有能力经营南中了。

爨翫这个昆州刺史是杨坚的大隋王朝封的官,其实早在北周大象二年(580年),杨坚派他麾下的大将梁睿攻占了四川,这样就为经营南中打下就基础。梁睿占领益州之后,威震西川,夷、獠等少数民族相继归附,只有爨氏认为自己离四川很远,打不到他那里,所以就不归附。于是梁睿便两次上书陈述征讨方略:

说南中又很多宝贝,“户口殷众,金宝富饶”。但是“每年奉献,不过数十匹马”。地理位置重要,离交(今越南北部,广西东部)广(今广东西部)二州很近,并且征讨南中不需要劳师动众,因为那时刚刚平定了四川,又许多现成的兵马可用。只要把南中平了,“置州郡”,既可以整肃蛮夷,远振威名,又可以开疆拓土,有益军国。”具体的原文可以看《隋书•梁睿列传》。

梁睿是隋朝很有名的大将,平四川后,因功进位上柱国。他的建议也很好,杨坚见后,也认为很好,但是那时考虑天下初定,恐民心不安,那时大隋王朝还没有建立(是281年建立的),所以就没有同意。

这时没有同意是因为天下初定,所以等到天下安定了,那就会努力的经营南中了。于是在开皇三年(公元583年),朝廷派韦冲为南宁州总管,梁毗为西宁州刺史(今四川西昌)。还在南中地区设置恭州(今云南昭通)、协州(今云南彝良)、样州(今贵州样州)。这时割据宁州的爨氏代表爨翫也归附隋朝,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爨翫做了昆州(今云南昆明)刺史。

可是这韦冲真不是东西,认为他们是蛮子,一点都不尊重他们,趁着爨氏的首领去参拜他的时候,韦冲叫手下去抢爨氏的妻子姐妹,和孔明先生真的不能比。还有就是当地的官吏太苛暴,压榨得太厉害了,于是以爨翫为首的地方贵族势力便起来反抗。这件事也真不怪爨翫,人家明明都投降了,还做了隋朝的刺史,但是以韦冲为首的那些家伙也太把咱们不当人了,老婆被人抢了,再不放个屁,那还是男人吗?反他娘的了!
爨翫是本地的贵族,他一反就带动了整个南中地区都反了。爨翫这一反,大隋王朝的皇帝杨坚有什么对策呢?


分享一下梁睿两番上书陈述征讨方略:


“窃以远抚长驾,王者令图,易俗移风,有国恒典。南宁州,汉世柯之地,近代已来,分置兴古、云南、建宁、朱提四郡。户口殷众,金宝富饶,二河有骏马、明珠,益宁出盐井、犀角。晋太始七年,以益州旷远,分置宁州。至伪梁南宁州刺史徐文盛,被湘东征赴荆州,属东夏尚阻,未遑远略。土民爨瓒遂窃据一方,国家遥授刺史。其子震,相承至今。而震臣礼多亏,贡赋不入,每年奉献,不过数十匹马。其处去益,路止一千,朱提北境,即兴戎州接界。如闻彼人苦其苛政,思被皇风。伏惟大丞相匡赞圣朝,宁济区宇,绝后光前,方垂万代,辟土服远,今正其时。幸因平蜀士众,不烦重兴师旅,押獠既讫,即请略定南宁。自卢、戎已来,军粮须给,过此即于蛮夷征税,以供兵马。其宁州、朱提、云南、西爨,并置总管州镇。计彼熟蛮租调,足供城防食储。一则以肃蛮夷,二则裨益军国。今谨件南宁州郡县及事意如别。有大都督杜神敬,昔曾使彼,具所谙练,今并送往。”
“窃以柔远能迩,著自前经,拓土开疆,王者所务。南宁州,汉代柯之郡,其地沃壤,多是汉人,既饶宝物,又出名马。今若往取,仍置州郡,一则远振威名,二则有益军国。其处与交、广相接,路乃非遥。汉代开此,本为讨越之计。伐陈之日,复是一机,以此商量,决谓须取”(《隋书•梁睿列传》)。


爨翫在被逼无奈之下反了大隋王朝。他的造反使我想起一百五十多年后的阁罗凤反了大唐王朝的直接原因。爨翫同志造反是因为韦冲“掠人之妻”,阁罗凤造反是因为,阁罗凤同志的老婆被张虔陀“欺辱”了,当然这都是导火索,真正深层次的矛盾暂时不做讨论。所不同的是爨同志造反失败了,在长安身首异处,而皮同志造反成功了,使大蒙国真正的独立了。可见官逼民反并不是中原人才有的选择。

下面就我们就看看爨翫同志造反的经过:爨翫这里在云南反了大隋王朝,那面长安城里的杨坚觉得机会来了,十多年前梁睿的建议那么好,只是因为天下初定,对西南用兵,还不太容易。现在天下一统,国富民强,不趁这个机会平定西南,那他就不是杨坚了。于是在开皇十七年(公元597年)二月派遣史万岁率兵前往镇压爨翫的叛乱,史万岁带领隋军走的是“清溪关道”。

“清溪关道”也叫“清溪古道”,这条道还有别的名字,像什么“西南民族走廊”、“藏彝走廊”、“茶马古道”、“南丝绸之路”、“牦牛道”都是的。路线是成都--邛崃--芦山--天全--荥经--汉源--甘洛--越西--喜德--冕宁--西昌--云南。在汉源以前的路线大概就是今天的108国道,在汉源以后的路线大概就是今天的成昆铁路。这“清溪关道”在公元前383年秦献公时羌人南迁至蜀后,随季节、逐水草、逐年向南迁移形成最初的通道,史万岁南征时,首次对该道进行维修和开发,真正叫“清溪关道”是在唐贞元十一年(799年)川西节度使韦皋(这个人以后是个重点人物)为了和吐蕃、南诏通好所设的关隘。起点是清溪峡,清溪峡是南北走向,全长5公里,南起甘洛坪坝乡政府驻地,北至汉源县大湾村。这是一条和从四川宜宾至云南曲靖的“五尺道”一样有名,一样意义重大的道路。

史万岁自西宁州(今四川西昌)南下,“入晴岭川(今云南永仁),经弄栋(今云南姚安),次大勃弄(今云南祥云)、小勃弄(今云南弥渡)、至于南中(今昆明、曲靖)”爨翫在一路上设了许多要塞抵抗,都被史万岁打破了。然后史万岁又一路向西,“渡西二河(今西洱河),入渠滥川(今大理下关镇东北)”。一路“行千余里,破其三十余部,虏获男女二万余口”。

在这次征讨的过程中,史万岁还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行军途中,经过诸葛亮纪功碑时,看见纪功碑背后刻有铭文:“万岁之后,胜我者过此”,于是史万岁下令手下将碑倒置。

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爨翫被迫再一次请求投降,而且献明珠宝物,表示愿听约束,并且刻石碑,赞颂隋朝圣德。这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打不过,反过来就只能拍马屁了。于是史万岁遣使飞骑上奏,说要将爨翫押回朝庭,隋文帝准其所奏。但爨翫还是不想去,因为一去就回不来了,怎么办呢?嘿嘿---他的办法和大家想的一样,就是用金银财宝贿赂史万岁,史万岁得了财宝之后,于是便放了爨翫,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然后率领大军得胜回朝。

当时的蜀王杨秀正在益州(今四川省成都),不知怎么就知道史万岁受贿的事情了,于是派人索取,意思就是说,有财大家一起发。史万岁闻知此事,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可能和姓杨的不对付,或者怕受贿的事情被别人抓住小辫子,于是把所得金银元宝全部沉于江底,杨秀便一无所获。好不容易得来的金银,杨秀没有得到,史万岁自己也没有得到,瞧这事情办的。杨秀暂时也没有办法,只能暂时放史万岁一马。记住,是暂时的。

就这样,史万岁和杨秀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后来史万岁被冤杀也与这件事情有关。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