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Sunday, May 19, 2013

茅于轼哪些地方被攻击? 02

网上对茅于轼攻击最凶的地方可能就在于:茅于轼拿了美国福特基金的钱,是不折不扣的卖国贼和汉奸。再配合上一些茅于轼关于民主、自由的话语,一个当代汉奸的形象那真是呼之欲出啊。

茅于轼确实拿了美国人的钱,譬如他在《生活中的经济学》的前言所说的:美国福特基金会提供了奖学金,供他在美国游学一年。另外,他还获得了2012年弗里德曼(Friedman)促进自由奖,也有相应的奖金。

1、美国的福特基金会是怎么回事?

福特基金会的自我介绍肯定是不讨中国的“爱国主义左派”喜欢的:Our goals for more than half a century have been to: Strengthen democratic values, Reduce poverty and injustice, Promot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dvance human achievement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的目标是:加强民主价值观,减少贫困和不公,促进国际合作,提升人类成就)

但人家为中国做的事情很多,而且是中国政府请来的,据福特基金会的网页介绍:

1979年,应中国政府邀请,福特基金会来华开展工作,通过促进在社会科学领域的国际合作,帮助推动中国的改革开放。一年后,我们启动了在中国的第一个资助项目。1988年,福特基金会北京办事处正式成立。作为中国政府的客人,福特基金会继续通过北京办事处开展工作。

事实上,中国的现代经济学教育就是邹至庄牵线促成了福特基金会与国内经济学界的合作开始的,而茅于轼拿到的福特基金会奖学金也属于这一拨合作的内容之一。

2、福特基金会过去和现在的受资助人有哪些?

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由于邹至庄的大力牵线,所以几乎所有当代知名的经济学家(包括部分法学家)都或多或少得到了福特基金会的资助。

据网上的消息(未经证实),先后得到福特基金会资助的经济学家有:高尚全、吴敬琏、茅于轼、吴敬琏、张维迎、邹至庄、董辅礽、杨小凯、许小年、胡祖六、王岐山、海闻、周其仁、周小川、易纲、楼继伟、荣敬本、厉以宁、林毅夫、樊纲、胡鞍钢、吴晓波、张军、赵人伟、刘小玄、哈继铭等,与福特基金会关系密切的还有社科院副院长李扬、陈佳贵等人,这些几乎就是活跃在经济领域的新自由主义骨干全部名单。——几乎囊括了当代中国经济学界的领军人物。

福特基金会网页显示,截至2013年正在接受其资助的机构包括但不限于:
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
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天津大学(Tianjin University),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
浙江大学(Zhejiang University),
四川大学(Sichuan University),
北京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Beijing Social Work Development Center for Facilitators),
零点市场研究(Horizon Market Research & Policy Analysis, Inc.),
中国政法大学(China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涿鹿炎黄农民研究中心(Zhuolu Yanhuang Center for Peasant Studies),
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China Rural Labor Development Institute),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 of the State Council),
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Beijing Yilian Legal Aid and Study Center of Labor),
昆明戴特民族传统与环境发展研究所(Development Institute for Tradition and Environment, Kunming),
四川省民族研究所(Institute for Ethnic Studies of Sichuan Province),
中国国际扶贫中心(International Poverty Reduction Center in China),
中南民族大学(South-Central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成都蜀光社区发展能力建设中心(Chengdu Shuguang Community Development Capacity Building Center),
北京人文生态研究所(Institute of Human Ecology Engineering, Beijing),
全球环境研究所(Global Environmental Institute),
武汉大学社会弱者权利保护中心(Center for Protection for the Rights of Disadvantaged Citizens of Wuhan University),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Beijing Child Legal Aid and Research Center),

河北省迁西县妇女联合会(Qianxi Women's Federation, Hebei Province),
云南师范大学(Yunnan Normal University),
四川师范大学(Sichuan Normal University),
上海公益事业发展基金会(Shanghai United Foundation),
中国教育报刊社(China Education Press Agency),
北京慈善联益基金会(Beijing United Charity Foundation),
北京水资源保护基地(Beijing Water Source Conservation Foundation),
西北大学(Northwest University),
湖北大学(Hubei University),
西南财经大学(Southwestern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Education Administration),
华中科技大学(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北京师范大学(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苏州工业园区职业技术学院(Suzhou Industrial Park Institute of Vocational Technology),
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Changzhou Institute of Engineering Technology),
湖南广播电视大学(Hunan Radio and TV University),
北京林业大学(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云南省参与式发展学会(Yunnan Participatory Research Association),
华东师范大学(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云南省健康与发展研究会(Yunnan Health and Development Research Association),
哈尔滨医科大学(Harbin Medical University),
北京市朝阳区康众卫生教育服务中心(Chaoyang Kangzhong Health & Education Service Center of Beijing),
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China Population Welfare Foundation),
中山大学(Sun Yat-sen University),
成都大学(Chengdu University),
中国性学会(China Sexology Association),
广东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Guangdong Association of STD and AID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河南社区教育研究中心(Henan Community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Research),

3、福特基金会与中情局(CIA)有关系吗?

曾经是有的,据福特基金会的wiki网页


Relationship with the United States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In 1967, the foundation was implicated in a wide-ranging scandal concerning the funding of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by the United States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CIA). The CIA had been laundering its funds for dozens of organizations and events, and the foundation served as one of its main fronts. John J. McCloy, the foundation's chairman from 1958–1965, knowingly employed numerous agents and, based on the premise that a relationship with the CIA was inevitable, set up a three-person committee responsible for dealing with its requests.


4、福特基金会是反华先锋吗?

这种源自义和团思维的被迫害妄想狂的阴谋论不值一驳,如果仅仅因为福特基金会历史上曾经与美国中情局(CIA)有过关联就妄加揣测,那么首先:

1)、清华大学的前身就是用美国政府的庚子退款建立起来的清华留美预备学校:1911年初,利用庚款而专门为培养赴美留学生的清华留美预备学校正式成立。在清亡以后继续利用庚子赔款选拔留学生。1924年,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将其余的庚子赔款用于中国,成立“中国文教促进基金会”(或称“中国基金会”),掌管的金额为1254·5万美金,北洋政府任命了由10名中国人和5名美国人组成的托管董事会。其中的相当部分金额以奖学金的方式提供给清华大学。倘若收受了美国政府的钱就是反华先锋,那我们只能说清华大学也属于反华学校。

2)、从上面我们列出的福特基金会的支持名单可以看出,里面包括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等政府机构。倘若认为福特基金会是反华组织,那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政府机构在争先恐后地与之合作?

福特基金会之所以被当成“反华先锋”,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福特基金会的使命之一是“加强民主价值观”,这当然不会讨集权政府和民族主义者喜欢,所以有意无意地1)故意混淆国家、人民与政府;2)鼓动抹黑福特基金会也就成了必然。

5、为什么茅于轼会单独被挑出来作为福特基金会反华特务的代表?

正如上面最后一段所说,政府背景的学者和民族主义者并不喜欢鼓吹民主价值观的福特基金会,所以当然要大加诋毁。而茅于轼很早就开始关注民生和民本,而由于自身坎坷的经历,也非常反感政府对民主的绑架,而且对中国过去文革的历史一直抱有否定的态度,一直在提倡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他的《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政治家的利益》一文其实也只是很简单的国外对国家建构中民主启蒙思想的介绍,但这一点已经足以在民主教育匮乏的中国大陆掀起轩然大波和讨伐的高潮,茅于轼被当成反党反华的典型也就不足为奇了。

6、茅于轼有收其他的美国资助吗?

最近茅于轼收到的最知名的美国资金大概就是2012年的弗里德曼自由奖(Milton Friedman Prize for Advancing Liberty),这个奖是表彰他对推动中国自由市场经济与个人自由的贡献。茅于轼接受颁奖并发表了获奖感言

倘若因为接受了美国奖金就把茅于轼当成“反华势力”,那中国的大学里的大批美国背景的奖学金又怎么算呢?而家属全在国外的所谓的裸官群体又怎么算呢?岂不是说:中国政府的公务员是最大的一群反华势力?

对于部分罔顾事实、忽视逻辑的选择性眼盲症来说,这样的半截子逻辑实在是令人捧腹。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