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Thursday, May 23, 2013

转:雄霸西南----南诏国历史 01


在中华的历史长河中,有许多风云人物建立了很多强大的中央王朝,他们各领风骚数百年,至今为人所称颂。但是也有一些小的地方政权,已经慢慢的被雨打风吹去,只留下朦胧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在距今一千四百多年的唐代,由彝族、白族的先民建立了云南历史上的第一个地方王朝,也是最强大的地方王朝,它最强大时的疆域:“东距爨(今昭通、曲靖),东南属交趾(今越南),西摩伽陀(今印度),西北与吐蕃(今西藏)接,南女王(今老挝、泰国东部和北部),西南骠(今缅甸),北抵益州(今四川),东北际黔、巫(今贵州和两湖)。”它数次打败唐朝大军,还两次围困成都,曾经攻下贵州的遵义,广西的南宁,统治越南河内数年,还与唐朝海军大战于南海---

这个王朝就是---南诏!从649年细奴逻第一位国王,到738年皮罗阁受唐封“云南王”,到902年舜化贞国灭,一直都是中华西南最强大的王朝。

各位朋友对云南的理解,也许还停留在诸葛亮七擒孟获和大理段氏的认识上。但我要说的是:大理国只是南诏国的后续,并且南诏国比大理国疆域大很多,国力也强大多了,历史也更精彩。但是南诏国的史料很少,原始的资料就更少了,风云人物也没有那么多。孙冉翁的大观楼长联“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短短十六个字就已经概括了云南的整个历史。

我试着把这段历史写得精彩一些,也算是先抛出一块砖,有玉的就砸过来吧。以前我也曾在网上追着当年明月,看他的《明朝那些事儿》,我最多就是个历史爱好者。希望朋友们有空可以来讨论讨论,多多鼓励我,使我有坚持下去的力量。在写的过程中,难免要出现错误,希望各位朋友多多指教。

希望我能把它写完。

如果要说南诏国的发源,一定就得先说一下另外一个古国---哀牢古国。今天在云南保山市隆阳区(是隆阳区啊)有一很有名雕塑---九龙。为什么有这一雕塑呢?和所有上古时代一样,女人都是踩脚印生孩子啦,吞蛋生孩子啦,于龙交配生孩子啦,反正生的都不是凡人。

有这么一个九隆神话:大概公元前三四百年左右,哀牢山下有一个名叫沙壹的妇女,在水中捕鱼时接到了沉木,怀孕生下了十个儿子,后来沉木现出龙身并且还会说话:“你为我生的儿子呢?”一下子其中的九个儿子被吓跑了,只有最小的儿子坐着走不了,龙就舔了他的背。当地的语言称背为九,称坐为隆,就给小儿子取名九隆。九隆长大后,很有统领族众的才能,又善于统兵作战,兄长(各部落首领)们一致选举他做了第一代哀牢国王。

现在的九龙雕塑可能的九隆的谐音吧。

一直到了公元69年,也就是东汉永平十二年,哀牢古国的一位国王叫柳貌的,他率众人77邑王、5万余户、55万多人举国“内附”。大汉王朝于是顺势在哀牢古国的旧地设了“永昌郡”,以便于管理,史称“绥哀牢,开永昌”。

只是在此后的数百年间哀牢古国慢慢的消失了。

南诏国的始祖叫蒙舍龙,蒙是姓,舍龙是名字。他是隋唐时期哀牢乌蛮蒙族人的首领,为了抢地盘,争夺人口,牛羊,水,和别的部落干仗,结果干不过别人,于是就只能跑路了,跑到哪里了呢?带着儿孙,还有族人跑到了邪龙川(后改称蒙舍川,今云南巍山县),邪龙川是个很好的坝子,很适合发展农业和畜牧业,于是他们便慢慢的积攒力量。只是蒙舍龙这么都没有想到,他的一次跑路,到一百多年后,他的子孙会成为雄霸西南的强国的国王。


在正式写南诏国的历史之前,先说一下南诏国国王的姓名问题。南诏国的国王的姓名不是我们现在这样,虽然都是姓蒙,但是是“父子连名制”,父亲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儿子名字的第一个字。比如一统六诏的皮罗阁,他的儿子叫阁罗凤,以下是凤伽异、异牟寻,寻阁劝----并且还只是长子是这样的,次子,幼子却不是,比如:皮罗阁四子“长男阁罗凤----次男诚节----次男崇----次男成进。

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了,南诏(这时还不是诏)的始祖叫蒙舍龙,他的儿子怎么会叫细奴逻(还有一个名字叫独罗消)?还有的资料记载,说蒙舍龙还叫龙加独。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根据“父子连名制”,龙加独只能是蒙舍龙的儿子。于是就有矛盾了,细奴逻到底是蒙舍龙的儿子,还是蒙舍龙的孙子?我想应该是蒙舍龙--龙加独--独罗消(细奴逻)。还有的是这样认为:蒙舍--舍龙--龙加独--独罗消(细奴逻),因为到了细奴逻时,细奴逻自称为“蒙舍诏”,也就是南诏,也把邪龙川改为“蒙舍川”了。

现在没有资料能证明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其实也不用管那么多,因为这个时候,我们未来的国王还只是属于“衣衫褴褛,以启山林”的艰苦积累阶段。因为没有一个国家的建立是那么容易的,都是经历好几代人的努力和积累完成的。

秦国从襄公护送周平王东迁开始,一直到在雍建都,也是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好几代人才完成的。大汉王朝,也是经历“文景之治”的数十年积累,才提供了汉武大帝雄才伟略的物质基础。南诏国同样也不能例外,也一定是经历很多年,几代人的艰苦创业,才能有资本自称蒙舍诏,并且一统六诏。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物质基础,绝对是不可能的。

只是我们现在不知道他们曾经具体做了哪些努力,甚至连他们之间的关系都搞不清,但这并不妨碍今天的人们对他们的景仰。

现在我们知道从蒙舍龙到细奴逻都还在邪龙川土地上耕种,畜牧,努力的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成熟的那一天。

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南诏地图

大凡名人的出生,都很不平凡,什么满屋红光,什么满屋异香,什么风云突变,什么大雨滂沱之类的。细奴逻建立了蒙舍诏,是蒙舍诏第一代诏主,自然也不比寻常。据说细奴逻的父亲有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一只金凤凰入怀,然后全身都着火了,接着房子,还有全寨子都烧起来了。等到梦一醒,细奴逻就哇哇出生了。

这一年是公元617年。这一年吐蕃的松赞干布也出生了,他十三岁即位,成为吐蕃王朝的第三十二位赞普(国王),用了三年时间平定叛乱,632年定都拉萨,641年16岁的文成公主入吐蕃和亲,那一年松赞干布25岁。这一年7月李世民也跟着父亲从太原起兵,第二年大唐王朝建立,又用了七年时间,统一了中原,这时已经是贞观二年(628年)了,李世民30岁。

为什么要说大唐和吐蕃的事情呢?因为从南诏的诞生,一直到灭亡,都是在这两个强大的国家之间摇摆,相对于大唐和吐蕃的实力,南诏真的太弱小了,只能依附于其中的某一个,或者两边讨好。就像晋楚争霸时的郑国一样,哪个大哥厉害,我就听谁的。

这时我们的细奴逻小朋友还在慢慢成长,小伙子长大后,当然就要娶媳妇了。现在娶媳妇,男方都得有房有车有存款,还要长得帅,听话。娶个媳妇真是不容易啊。可人家细奴逻是酋长的儿子啊,这些都不在话下。

当时还有一个国家叫“白子国”也叫“建宁国”(韦爵爷的老婆,康熙皇帝的妹妹叫建宁公主,还记得吧)。位于“白涯”(现在的弥渡县红岩),白子国的国王叫张乐进求,有三个女儿,老大老二都嫁出去了,只剩下老三了,名字叫“金姑”,江湖人送外号“白涯娇”,听听这外号,一定是白子国的第一美女,绝对漂亮的紧啊。据说这三公主出生在山茶花盛开的夜晚,也很不简单啊。

话说某年春天,老张一家去喜洲祭祖,在月白风清的夜晚,金姑悄悄溜到海边与少男少女们唱歌跳舞,一直玩到深夜,就像《泰坦尼克号》里的女主人公贵族露丝去平民的地方跳舞一样。老张非常生气,骂她有失王族尊严,但金姑不仅当面顶嘴还依然我行我素,可能是少女叛逆期到了。老张一气之下将她赶出了家门。

这下金姑高兴了,沿着海边一边游玩,一边向南自己回家。刚开始金姑很惬意,现在我想唱就唱,想跳就跳,再也没有人限制我了。可是时间久了,就想家了,期望父亲来找她,但是老张没有派人找她,这下金姑就怨恨父亲了,你不找我,我就出走不回来了。于是一直向南,穿过观音堂,绕过太和村,来到下关的七五村,又爬上了南边山上的二台坡,在一棵老松树下睡觉。睡着的时候,从树上下来一条毒蛇,想咬金姑,这时我们的主人公出现了,细奴逻扛着一只猎获的麂子经过,张弓搭箭,射死毒蛇。又是英雄救美的故事,呵呵呵---

后面就是,一边生起火烤麂子肉吃,一边聊天,你家哪里的,怎么一个人睡在这里,哦,离家出走啊,那跟我回家,嫁给我吧。在那种环境下,一边在野外吃着烧烤,有清风明月相伴,还有个年轻的小伙子追求着,这小伙子能打到麂子,射死毒蛇,还心地善良,会关心人,哪里找啊。于是第二天金姑就跟细奴逻回家去了。后来老张知道了,快气死了,可生气也没有办法,生米煮成熟饭了,于是就接女儿回娘家看看吧。在老张家住了近一个月,就送他们回邪龙川。

从此就形成了“接金姑”和“送驸马”的风俗,一直延续到现在。大理的喜洲、湾桥一带,每年从农历二月初八开始,前往巍山迎接白王三公主回乡,三月初三又到苍山莲花峰下的“小鸣足”举行歌舞会,称为“送驸马”。

细奴逻现在走大运娶了媳妇,更大的好运还在后面呢。

大理州喜洲,红岩,巍山的地形图

在野史上,有这么一个神话故事:某年某月某日,细奴逻和儿子逻盛炎正在巍山脚下耕种,细奴逻的妹妹和老婆,给他们送饭,遇到一位老和尚化斋,于是她们就把饭给老和尚吃了。她们就回去重新做饭,又被老和尚化斋吃了。她们就只能回去再做,做好饭送到巍山脚下时,看到老和尚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前有青牛,左有白象,右有白马,头上祥云缭绕。云中还有两个小孩,一个拿着铁杖在左边,一个捧着金镜在右边。这姑嫂俩既惊讶又高兴,又把饭给老和尚吃了。老和尚吃完了,问:“你们有什么要求”?姑嫂俩不知道怎么回答,可能是幸福得晕了,也肯定没有听过《阿拉丁神灯》的故事。老和尚就说:“你们世世代代都会受恩”。等细奴逻他们赶到的时候,就只看到一个和尚拿着钵盂坐在五彩云中,石头上只留下衣服的痕迹,以及牛象马的足迹。

于是在公元649年,也就是贞观二十三年,细奴逻建立了大蒙国,也就是蒙舍诏,因为在其余五诏之南,所以也叫南诏,这一年细奴逻三十二岁。这一年唐太宗李世民死了,他手下的大将李靖也死了。吐蕃的松赞干布遣使奉书对唐高宗李治说:“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当勒兵赴国除讨。”

在这一年的前一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唐朝将军梁建方击松外(松州外面,松州就是今天的四川松潘县)蛮,下其部落七十二。又派兵从嶲州(四川西昌县)走小道到达云南洱海地区。当地首领杨盛大惊,与各部首领十人到军门请求归附。

当时洱海地区是什么样呢,除了有六诏之外,还有许多居住在苍山洱海之间的白族先民,有五六百个部落,虽然是“人众殷实,邑落相望,牛马被野”,但是“无大君长,各擅山川,不相统属”,经常“朋仇相嫌,兵戈相防”。就是虽然比较富裕,但是没有一个真正的老大,谁都不听谁的,经常吵吵架,打打仗,砍砍人,一刻也不得安宁。即使今天这里也只有下关镇,七里桥乡,大理镇,银桥乡,湾桥乡,喜洲镇,江尾乡七个乡镇,这样自然没有什么抵抗力。

蒙舍诏既然建立了,下面就看细奴逻和他的子孙如何平灭其他五诏,统一洱海地区。


蒙舍诏建立了,建立是建立了,但是相对于其他几诏而言,还只是小弟弟。下面就看看蒙舍诏以及他的的邻居们,蒙舍诏(今巍山南部)、蒙巂诏(今云南巍山北部、漾濞大部)、越析诏(今宾川大部)、邓赕诏(今洱源邓川)、施浪诏(今洱源三营、牛街)、浪穹诏(今洱源茈碧湖),还有两个小诏:石和诏(今凤仪、海东、挖色)、石桥诏(今下关天生桥、西洱河两岸),在苍山洱海之间还有数百个小部落。651年大、小勃弄动乱,被唐朝将军赵孝祖平定,置于勃弄(今弥渡)、匡川(今祥云)两县,664年,唐朝设立姚州都督府(今姚安、大姚)。金沙江以北是吐蕃的势力范围。

瞧瞧,瞧瞧,这就是当时的形势,那叫一个乱啊,跟春秋时中原大地有得一比。即使所有的六诏,或者是八诏,占的地盘加起来还不到现在大理州的一半。蒙舍诏、蒙巂诏、越析诏的诏主大概能成为县长,邓赕诏、施浪诏、浪穹诏、石和诏、石桥诏的诏主也许能叫做乡长,至于苍洱之间的几百个小部落首领,最多也就是个村长、组长之类的。真是不容易啊,不过,就是在这些不起眼县长乡长里,却有一个家族经过数代人的努力,建立了一个可以与大唐、吐蕃分庭抗礼的地方王朝。

蒙舍诏诏主,细奴逻同学,虽然你建立大蒙国,称奇嘉王了,可别只顾着高兴,该干活了。先建都城---垅玗图山(今大仓镇甸中村委会团山村西面的垅玗图山顶),称垅玗图城,前临阳瓜江(今大西河,元江红河的源头呵,相信有许多朋友不知道吧),后依大黑山,可望蒙舍川(今巍山坝子)全境,山环水抱,地势险要。并且于653年,第一次派使者通与唐朝,大唐把细奴逻封为“巍州刺史”。还任用武将郭郡矣,文臣波罗旁,还有杨波远,修文习武,发展经济,效学唐王朝,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蒙舍诏发展的措施,到细奴逻去世前,蒙舍诏已经是物产丰富,人口众多的富饶之地。

为什么细奴逻把都城建在垅玗图山上呢?主要是因为在他北面的邻居---蒙巂诏比蒙舍诏强大多了,经常来欺负细奴逻同学,都城建这里,是生存需要啊。654年,蒙巂诏诏主蒙俭又来欺负细奴逻,细奴逻一边抵抗,一边派儿子逻盛(又名逻盛炎),和张建成入唐,以求唐朝保护,最后姚州总管李义援救,击败蒙巂诏。

大家可以看出来,蒙舍诏要北上到洱海边,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有个强大的蒙巂诏挡在那里,不打败蒙巂诏,自己就出不去。就像当年秦国要东出函谷关,也是很不容易,因为有强大的晋国挡在那里。后来三家分晋,东边的齐国用孙膑两次打败魏国,西边的秦国商鞅,用诡计才打败魏国,终于打通了东进的通道。

那么蒙舍诏怎么样才能打败强大蒙巂诏呢?机会马上就来了。


这个机会不是蒙舍诏自己创造的,是蒙巂诏替细奴逻创造的,天上真的掉馅饼了。

670年大唐在与吐蕃的大非川战役中,名将薛仁贵输的一塌糊涂。两年后,672年,蒙巂诏诏主蒙俭,头领和舍联合勃弄、匡川两县的大小勃弄,在吐蕃的支持下,围攻大唐的姚州都督府,当时蒙俭兵强马壮,连营三十余里,马步二十余万。蒙俭心想,这就是实力,两年前老大吐蕃把如日中天的薛仁贵打得满地找牙,现在我也来过把瘾,我的拳头也很硬。这时大唐皇帝李治心想,两年前我派老薛打到吐蕃家里争地盘,被群殴了一顿,你还真以为我真是好欺负的?虽然我头老是疼,眼睛也不好使,但是有老婆武则天和我一起治理这个国家,我也不是好惹的!老梁,给我打,往死里打!

于是,委派梁积寿为姚州道行军总管,发川、陕、陇等十八州兵,又招募五千三百雇佣兵,用当地人做向导,先派中郎将令狐智通率兵挡住步兵,又派临源府果毅马仁静截断伏军,再派银州刺史李大志率骑兵攻击马军,还派嶲州都督府长史、行军司马梁待辟带领步卒三千,断绝退路,梁积寿自己亲率行军长史韩余庆等主力长驱直进。就是先挡住前军,再阻住援军,又截断退路,后用骑兵冲击,最后大家一起上,砍死丫的。这几招一下来,蒙俭就懵了,只能逃跑了。当时四大才子之一的骆宾王(我学的第一首古诗《鹅》就是他七岁时的杰作)在梁积寿军中做幕僚,记下了战果:一战斩首五千多,俘虏四千多,再战斩首七千多,获得马匹五千多,头领和舍面缚军门,被饶之不死,蒙俭侥幸逃跑。和梁积寿玩战争游戏,蒙俭太嫩了。

蒙俭的结果是跑到现在的漾濞附近,居住在漾濞江两岸,没过多久,就死了。后来蒙巂诏改名叫漾濞诏,虽然没有被灭掉,但一直被蒙舍诏控制着。

在这场大唐平定叛乱的过程当中,细奴逻站对了队伍,派兵协助梁积寿,跟在大唐军队的后面狠狠地踹蒙俭的屁股,叫你老是欺负我,叫你老是欺负我?!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还得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这场战争的结果是:蒙巂诏血本无归,元气大伤,再也没有力量东山再起;支持蒙巂诏的吐蕃也受到损失,暂缓了进军洱海周边的步伐;大唐虽然赢了,但还是采用羁縻政策统治这里;大小勃弄被彻底消灭干净了;只有蒙舍诏强大起来了。

这里插一下唐朝的“羁縻政策”。羁,就是马笼头。縻,就是牛缰线。羁縻的意思是来去任便,彼此不相干涉,也就是一方面要“羁”,用军事手段和政治压力加以控制;另一方面用“縻”,以经济和物质的利益给予抚慰。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胡萝卜加大棒”。听我话,跟我混,就给你好处,有烟抽,有酒喝,有妞泡;不听我话,还跟我对着干,就整死你,让你什么都没有。这是一种专门对付少数民族而设置的一种行政区划,分为四级:羁縻都护府(像679年设的安南都护府),羁縻都督府(像664年设的姚州都督府),羁縻州(像621年设的姚州),羁縻县(这就太多了)。姚州是621年设为羁縻州,后来为了应付吐蕃的威胁,于664年升级为都督府的。

这场战争现在打赢了,都是成果应该归谁,应该专门分配呢?毕竟帮助梁积寿砍蒙俭的,又不是细奴逻一家。

仗打赢了,下面开始分享胜利的果实。老大(梁积寿)回家不管这事情了,那小弟们自己分地盘。那就先开个会,诸葛亮南征时立在洱海边的铁柱已经锈的不像样了,顺便重新清洗一下,清洗好了,再祭拜一下,趁这个时机,就把新打下的地盘分一下。

在胜利的第二年,就是673年,会议在洱海边的铁柱下顺利召开,这次会议的主题是瓜分蒙巂诏丢失的地盘。参加会议的有:“云南大将军”张乐进求、“西洱河右将军”杨农栋、“西洱河左将军”张矣牟栋、“巍州刺史”细奴逻、大部落主段宇栋、赵览宇、施栋望、李史顶、王青细莫九人。这个云南大将军“张乐进求”大家还记得吗?就三公主的父亲,细奴逻的岳父,建宁国的国君。在祭拜铁柱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传奇的故事:铁柱的顶上原有一只五色的金缕鸟,这时突然活了,然后又飞到细奴逻的右肩膀上,大家都相互诫告说不要乱动,看看这只鸟怎么个意思,金缕鸟一直在细奴逻的右肩膀上停留了八天,才又飞走。这个时候,大家一看,还分什么地盘啊,天意在这里了,于是大家都不争了,全部都给细奴逻得了,而且细奴逻的老岳父还把自己的建宁国也全部禅让给细奴逻,史载“举国逊之”。

从此蒙舍诏真正的强大起来了,占的地盘最大,拥有今天的巍山全部、弥渡全部,祥云东部,向北已经发展到洱海边了。

下面来看一下以前说过的和细奴逻有关的三个神话故事:第一个就是娶三公主的,这几乎可以肯定就是政治联婚,历史不可能那么浪漫的。第二个就是老和尚化缘后的一句“奕叶相承”的预言,这应该是细奴逻的子孙为了宣扬“君权神授”而编的故事,只是为了迷惑普通的老百姓,让他们不要反抗。第三个就是金缕鸟落细奴逻肩膀,就更可疑了,因为这个故事最早是出自《南诏图传》的,而《南诏图传》是南诏国的国王,细奴逻的十三代孙---舜化贞命人画的。这里大概掩盖了细奴逻用实力逼迫张乐进求让位的内幕,因为那时已经进入奴隶制社会了,不可能还会有人主动让位的,因为革命从来不是请客吃饭。

南诏国和中国所有的王朝都是一样的,要用许多神话故事来证明自己所得是合情合理的。只有后晋成德节度使安重荣说了一句实话:“天子宁有种耶?兵强马壮者为之尔!”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靠实力说话。至于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蒙舍诏都已经的六诏里的绝对老大了,只是细奴逻也已经老了。


在接受老岳父张乐进求让国时,细奴逻已经57岁了。一个人再怎么强大,也抵挡不了岁月的侵蚀。人,从出生就向死亡奔去。

从父亲手中接下部落的重担时,我是那样的年轻,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刻,后来经过联姻,娶了三公主,又建立了蒙舍诏,虽然蒙舍诏那时很弱小,但是我坚持下来了,在形势好转以后,又建了第二座都城---蒙舍城(今巍山庙街镇古城村东),后来抓住机遇,跟着唐王朝,一举把威胁自己最大的蒙巂诏打得灰头土脸,在以后的岁月中,蒙巂诏再也威胁不了自己,以及自己的子孙。再后来又用实力使老岳父把他整个国家都让给了自己,现在蒙舍诏已经是六诏里真正的老大了。我的使命完成了,可能我的时间也不多了,现在想一想以前的岁月,回忆我的一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在我的手中,蒙舍诏从一个最弱小的部落成为最强大的部落。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子孙们自己去完成吧。

祭祀铁柱的第二年,也就是674年,细奴逻安然去世,享年58岁,在位26年,被尊称高祖。唐开元二年(714年)唐朝皇帝李隆基钦准在巍宝山建土主庙,内祀细奴逻,他是彝族人共同的祖先,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一至十五,各地的彝族群众从四面八方来到巍宝山土主庙,祭祀自己的祖先细奴逻,至今已有近1300年了。

细奴逻和三公主的长子逻盛(也叫逻盛炎),在他父亲死后继位,那一年逻盛已经40岁了。由于他父亲细奴逻“独奉唐朝为正朔”的政治路线,所以他653年就第一次,代表父亲去唐王朝求救,在京师长安受到皇帝李治的亲自接见,还赏赐了锦袍,那一年他正好20岁。在以后的岁月里,逻盛几乎年年都去京师觐见。在634年,去觐见大唐皇帝,到了姚州,听说自己的儿子出生了,高兴地说:“我现在有儿子可以继承我了,即使我现在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他还有一个弟弟在长安,在武则天的时候做了将军,一直到死也没有回来。

逻盛在位38年,一直都是在不断地兼并地盘,扩大其统治范围,并且消化刚占领的蒙巂诏和白子国的地盘,使蒙舍诏的力量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壮大。

那逻盛具体怎么做的呢?


逻盛于674年即位,可是当时的情况很复杂。刚刚兼并了蒙巂诏和白子国的地盘,统治基础还很薄弱,还有许多人不太听话,这得需要时间慢慢摆平。外面还有大唐与吐蕃在争来夺去的呢。

吐蕃势力早在664年左右就进入云南了,并且在金沙江上修了神川铁索桥(今丽江塔城附近),到670年还在在丽江一带建立拉布区域政权,汉族史书叫神川都督府。670年大非川之战,大唐输了,677年,青海湖之战,又败了,680年,刚修好的安戎城(今茂县、汶川地区,这大家都是很熟悉的吧)又丢了。两年前修建安戎城的时候,就是为了阻挡吐蕃南下的,修好了,皇上还亲自去视察过的,现在却成了吐蕃南下的基地了,真是辜负了皇上的重托啊。瞧瞧这事情干的,为人作嫁啊。

于是在680年,洱海地区所有的部落的倒向了吐蕃,谁叫人家吐蕃势力大,拳头硬呢,大唐连续三仗都损兵折将,怪的了谁啊。并且还在680年,大唐把姚州都督府给撤了,一直到688年才重新建立姚州都督府,这时候大家一看,大唐还是很厉害,就又都倒向了大唐。此时吐蕃可就不答应了,第33代国王亲率大军南征洱海地区,703年冬,打败洱海附近的部落。704年,藏王的牙帐(也就是帐篷)就一直驻扎在洱海边,还在当地推行政令,叫白蛮人上贡纳税,把乌蛮人收归吐蕃治理之下。这一年冬天藏王就死在这里了。

接着707年,大唐派唐九征率兵征讨,拆毁吐蕃在漾、濞两条河上修建的铁索桥和所筑城堡,俘虏3000多人,并且在漾濞江边铸铁柱以纪功(只要有功劳就记下了,一直都是这样的)。这件事就是“唐标铁柱”。还记得漾濞江两岸是哪个的地盘吗?以前叫蒙巂诏,现在叫漾濞诏的。得,又一次倒了血霉。

710年,李知古讨伐依附吐蕃的浪穹、邓赕二诏,因为邓赕诏主在吐蕃的支持下进攻大唐的小弟施浪诏,又因为邓赕诏主是浪穹诏主的弟弟。李知古大兵压境,邓赕诏主投降,李知古先接受投降,后又找借口把他杀了,把他的子女都整成奴婢,接着收重税,还奴役他们筑城,这种情况谁都受不了,于是在吐蕃的支持下,浪穹诏主发兵,在邓赕诏的配合下,杀了李知古,并且用李知古的尸体祭天。得,这就又投靠吐蕃了。

唉,我都快无语了,也快写不下去了。洱海周边的部落首领肯定都想:你们大唐和吐蕃两个老大来抢地盘,把我们这些小弟夹在中间,两头受气,折腾来折腾去,还让不让人活啊,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你们慢慢打吧,你们谁厉害,打赢了,我就听谁的吧,我们也伤不起啊。

这时候的逻盛呢,据说是一直“独奉唐朝为正朔”,这我是不相信的,逻盛他不是傻子,是个出使长安十来次,经过数十年的磨练的政治家,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小算盘。只是有可能他做得很隐蔽罢了,大唐不知道,或者是大唐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要不派人责罚,连蒙舍诏这个关系最好的地方势力也丢了。逻盛也许就是一边和大唐明着来,一边和吐蕃暗着来,谁叫两个老大都惹不起啊。

不过蒙舍诏的位置好啊,在最南边,不像其他几诏处在唐吐冲突的最前沿,北边你们两个老大砍来杀去,我惹不起。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我就往南面,往西面发展,还不行吗?

于是逻盛在位的38年,以及逻盛儿子盛逻皮在位的16年,父子两代人一直在苦心经营南方和西方。到了开元年间,大概714年左右,盛逻皮已经建了个拓南城(今临沧耿马,镇康一带),从巍山到临沧,还有保山都属于蒙舍诏的地盘了。为逻盛的孙子皮罗阁攻灭其它五诏提供了强大的基础,要人有人,要枪有枪,要钱有钱,多拉风。史书记载:蒙舍诏的士兵,有三分之一是永昌(今保山)的望蛮族战士。

南面和西面怎么就那么容易开发?一方面是那里更为落后,他们父子两代苦心经营,还有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祖上是从那里迁出来的,是一族人啊。当初打不过别人,跑路了。现在我们在外混大了,回老家以后,带领父老乡亲一起发家致富,多好的事情啊,大家也肯定支持啊。这使我想起当初秦国也是先开发了关中、汉中、蜀中的大后方,有了坚实的基础才东出函谷关灭了六国。

最后插一点关于铁柱的思考,完全是我自己的观点。铁柱第一次出现是张乐进求等九人祭祀的铁柱,现在出现了唐九征立的铁柱,以后还有一个“南诏铁柱”。第一次的祭祀的铁柱据说是诸葛亮南征时立的,在洱海边,这个已经无法考证了;唐九征于707年在漾濞江边立的是“唐标铁柱”,现在漾濞县城东竹林寺内有其遗址。至于“南诏铁柱”,是南诏第十一世王---世隆,于872年修建的,现在弥渡县西面约6公里的铁柱庙村。好多朋友,老是会把“唐标铁柱”和“南诏铁柱”混为一谈,现在特别澄清一下。


第二代诏主逻盛和第三代诏主盛逻皮,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事件发生,一直在埋头干自己该干的事情,对外一边明确表示效忠于大唐,一边和吐蕃偷偷摸摸的来往,并且向西、向南扩充势力,消化刚占领的蒙巂诏和白子国的地盘;对内重用大臣张建成(这个张建成,第一次出现时是细奴逻派使者出使大唐,现在又做了逻盛、盛逻皮的重臣,历经三朝,如果是真的,那也是个传奇啊),盛罗皮在位期间,还劝导臣民学习汉文化,提倡从儒尊孔,还规定了36种彝人差役赋税,用来增强国力。从674年逻盛即位,到728年盛逻皮去世,在这54年里,蒙舍诏一直很低调,只有一次,714年唐明皇封盛逻皮为沙壹州刺史,(好多资料上记载是封逻盛为沙壹州刺史,但是714年,逻盛已经死了两年,所以我就说是封盛逻皮了)。

蒙舍诏自己的地盘上很平静,可是外面还是乱成一锅粥。

698年,张柬之(神探狄仁杰里的配角)上《奏罢姚州疏》,没有被采纳;713年,姚、嶲的部落在吐蕃的支持下进攻姚州,都督李蒙被杀死;715年大唐又进攻叛军;719年大唐建军事机构成都军,用来专门对付西南的吐蕃和不听话的部落。这时的大唐皇帝换了八九个,吐蕃也换了三个国王,两边那是年年打,处处打,谁也没有把对方打趴下,具体体现到云南这块地上,也是乱得一塌糊。

逻盛于712年去世,享年79岁(南诏国十三位国王里在位时间最长,也是最长寿的一位),称兴宗王;盛逻皮728年去世,56岁,在位16年,称威成王。历史上关于这两位的诏主的事迹几乎没有,所以我也写不出什么花来。我们只是知道他们一直忠于大唐,和吐蕃的关系也不错,一直默默的在发展蒙舍诏的实力,其实这就已经足够了。没有他们的努力,就没有皮罗阁的一飞冲天。

大唐吐蕃打得不可开交,没输没赢,西南部落首领也烦恼的头疼,夹在中间,两边都不讨好,这种情况都快一百年了,真不是人过的日子。正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到底是谁能结束这种情况呢?

蒙舍诏的下一位国王横空出世,一统六诏,几乎就是秦王政的翻版,也是南诏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位国君。

他就是皮罗阁。


下面随便添加一句彝族的始祖---细奴逻,细奴逻在彝族人心中的地位,相当于汉族人的炎黄二帝,蒙古人的成吉思汗,满族人的努尔哈赤。

皮罗阁于728年即位,时年31岁,正是男人一生的黄金时期。他统—洱海地区的过程被描绘成“火烧松明楼”的故事,有的人甚至说“松明楼上一把火,赢来南诏千秋业”。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传说皮逻阁为了攻灭其他五诏,叫使者通知其他五诏说:“六月二十四日全部来蒙舍川,准备第二天祭祖,哪个不到哪个就有罪”。邓赕诏主的妻子白洁夫人机敏聪慧,预感到这是一个阴谋,劝说丈夫不要去参加,最后劝说无效时,只好将自己的铁手镯戴在丈夫的手上。六月二十五日,皮罗阁在松明楼设宴祭祖,祭祖完成后,就吃肉喝酒,都喝醉了,只有皮罗阁一个人偷偷下楼,指挥士兵围住松明楼,放火烧死其他五诏的诏主。

五诏诏主夫人听到丈夫遇难,马上就带上兵马,星夜赶到蒙舍。但是已经烧得什么都没有了,其他夫人找不到自己的老公尸体,白洁夫人用双手掏火灰,直至鲜血直流,才找到铁手镯,辨认出丈夫的尸体。皮逻阁见白洁夫人如此美貌、机智,就企图纳她为妃。白洁夫人将自己的丈夫安葬之后,说:“誓不二夫。”跳入洱海自杀。火烧松明楼这一天,就是每年农历的六月二十五,成为彝族最重要的节日“火把节”。

这里把皮罗阁描述成为一个狡诈、凶残、好色、言而无信的小人,历史真的是这这样子吗?

皮罗阁是小人还是君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个政治家。政治家是指那些在长期的政治实践中涌现出来的具有一定政治远见和政治才干、掌握着政党或国家的两道权力并对社会历史发展起着重大影响作用的领导人物(百度百科搜的)。很显然,皮罗阁是个政治家,还是个合格的政治家,他有政治远见,也有政治才干,掌握着权力,也对历史的发展有重大影响。政治家为了本民族本团体的利益,肯定会做一些对别的名族团体有害的事情来。就像忽必烈是蒙古人的大英雄,却被欧洲人恐怖的称为“上帝之鞭”。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