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Saturday, May 18, 2013

茅于轼哪些地方被攻击? 01


这几天网上沸沸扬扬对茅于轼的质疑,无非集中在这么几个方面:

1、茅于轼的经济学功底很一般。这种攻击是最容易得到那些自恃学过了各种宏微观高级模型或者以发论文为主的学生的(暗中)支持。很多学生(尤其是自诩为“经济学家”“经济学子”的年轻人)都喜欢在这一点上跟茅于轼较劲,认为茅于轼的经济学那么差,为什么还好意思自称为“著名经济学家”?!

对茅于轼经济学功底的质疑主要来自这几个方面:

1)、除了基本经济学散文之外,茅于轼最拿得出手的经济学方面的著作就是他的《择优分配理论》,这套以微观经济学为核心的理论,其实是在西方经济学中已经有过深入研究的一般理论,茅于轼的主要作用也只是在介绍,而并没有太多的自己的深入研究。

茅于轼从50岁之后才开始学习西方经济学,所以他对西方经济学的掌握不可能像今天科班出身的学生一样那么艰深,什么宏微观模型都能掌握,也能在国内外的核心期刊上发发论文。但是请注意这个时间节点:1985年,那是一个连学习西方经济学都有可能算是犯政治错误的年代,而茅于轼已经出版了《择优分配理论》,这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从当今的眼光来看,他的经济学知识可能不算深入,但放在那个年代,说它是里程碑也不为过。

如果站在今天现代经济学教育在学校里已经很普及的立场上,抨击茅于轼的经济学功底差,那就跟现在的中学生抨击牛顿的物理学功底差没什么分别了。

2)、廉租房不应该有洗手间

不明白这个简单的经济学道理为什么会掀起轩然大波,大概是因为国内的经济学教育太差劲了。廉租房不应该有洗手间,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商品定位的问题:把廉租房的档次人为降低,降低了特权阶层利用廉租房寻租的动力和收益,从而更好地让廉租房真正能以更小的代价落到弱势群体手里。根本不是什么“凭什么弱势群体就不能在自己家里上厕所”的问题。

3)、茅于轼针对贫困农民的小额贷款计划。这个小额贷款计划其实跟孟加拉国的尤努斯做的事情是一样的,都是针对农村贫困农民的小额贷款计划。但总有些人攻击茅于轼这是在放高利贷,是在非法集资

这是茅于轼的不凡之处:他是中国少有的能够结合理论和实践的经济学家,是知行合一的典范(之一)。截至2011年初,茅于轼的小额贷款计划已经累计放贷600多万元,他并非是最早提出农村小额贷款计划的人,但茅于轼的计划是少有的几个坚持下来的、带有可持续性发展的小额贷款计划。孟加拉国的经济学家尤努斯因为相似的农村小额贷款计划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中国的茅于轼的小额贷款计划却甚少人知,甚至还反过来倍受攻讦,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社会的悲剧。

至于所谓的高利贷和非法集资,这是不了解在中国推行小额贷款计划的实质造成的误解。

4)、“劳动可能消灭财富论”和“企业家/剥削创造财富论”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可攻击的,这无非就是说无效劳动的反作用而已,而“企业家创造财富”是现代经济学的常识。至于剥削与否,只不过是现代经济学的投入产出模型中,劳动K与资本C的投入与产出的比例相对关系的判别罢了,只要有企业,就必然有这样的判别。而创造财富,就必然需要企业。

相比马克思主义先验地认为“只有活劳动才创造价值,所有价值都应该归工人劳动所有”的毫无论证的结论,茅于轼的理论才比较接近真实。——只不过,这样的言辞,虽然是真理,却很不讨巧。

5)、“18亿亩耕地红线”不应该硬性设置。


这个观点争议颇大,但实际上从茅于轼的文章(先论再论)来看,茅于轼只不过是强调不应该用计划经济的手段来强行规定所谓的耕地的多少,而非为了反对而反对,或者不顾所谓的“国家粮食安全”。至于18亿亩耕地红线标准本身是否符合中国农业规律,那是可以放在经济学范畴内讨论的,而不是上来就用各种政治帽子扣在茅于轼的头上。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