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Sunday, March 10, 2013

民主党派:尴尬的处境,渺茫的未来

罗百舍

中国的政党制度跟英美等国截然不同。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跟苏俄的布尔什维克党更为相像,两党并不是在议会斗争中衍生出来的,也不认为自己仅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两党从一开始,争夺的就是建国主导权,而且双方都认为自己是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政党。这就是中国历史上以党建国和以党治国历史的由来。

很明显,当国共两党中的任何一方占据绝对优势时,那些小打小闹的民主党派都不会有生存空间。民主党派在历史上的短暂辉煌,跟国共党争留下的夹缝有关,在两党相持不下的情况下,国民党和共产党都要尽力争取民主党派的支持,以彰显自己的合法性,民主党派也借机提出所谓的中间道路、第三条道路,希望各政党能够在宪法框架下,合理分配权力,走向民主宪政。当然,这段历史的结局读者都耳熟能详:共产党依靠统一战线笼络了大多数民主党派,而国民党由于财经政策失败,军事失利,独自召开国民大会等,失去了民主党派支持。

共产党成功建政后,民主党派的使命其实已经完成了,已没有存在的必要。但共产党并不愿落下跟国民党同样的一党专政的骂名,民主党派就作为共产党政权的外围政治组织保留了下来。

“三个代表”和“同心”思想反证民主党派的边缘化

“同心”思想是指导统战工作的重要理论。所谓同心,也即民主党派要与共产党在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标上同心同向、行动上同心同行。这一思想的提出,把民主党派与共产党更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但同时也意味着民主党派的主体性和代表性的进一步弱化。再往前追溯,“三个代表”理论的提出,意味着中共力图获取更广泛的代表性,也使得现有政治体制对知识分子、商界精英等群体的吸纳能力大大增强。既然共产党的代表性如此广泛,民主党派究竟还能代表谁呢?

民主党派成员大多数是知识分子,因此,虽然各民主党派有着不同的名字,其成员并不像中国共产党那样来自各个阶层,而是有着严格的限定。这种限定,没有法律明文规定,各党派党纲党章中也没有具体文字,但每个党派对怎么发展党员,各自的活动边界在哪里,其实心知肚明。目前各党派均有各自的《章程》,内容基本上大同小异,并都将“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列为最重要的前提。

民主党派的存在不利于执政党改革

各民主党派不是在野党,也不是反对党,它们是参政党。可不管怎么说,民主党派毕竟还是政党,是政党就有执政追求,也有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冲动。反右运动期间,各民主党派的表现就让中共大吃一惊,最后演了一出“引蛇出洞”的历史悲剧。对于反右运动,过去我们重点放在“引”上,认为毛泽东耍了一个阳谋,但我们也不能忽视“蛇”,蛇再躲在洞里,它也是蛇,而不是兔子。在一党制政权下,民主党派的任何扩权的意图都是备受警惕的,它们的政党潜质,让执政党花费大量时间消耗在统战工作上,执政党担心,一旦放开政治改革,各党派会不会产生“轮流坐庄”的冲动。

也因为它们知道执政党对自己很不放心,所以相比于党内机构,甚至跟工会、共青团和全国工商联相比,民主党派都显得更谨小慎微。这种不尴不尬的格局,其实也是不必要的制度内耗。

民主党派的未来:要么扩大代表性,要么改为全国性研究机构

民主党派到底是政党还是研究机构?表面看,民主党派党员可以在政府、人大、政协等部门任职,但这种任职并没有太多实质性意义,这些职位是由共产党员还是民主党派党员担任,看不出有什么差别,共产党员的代表性丝毫不弱于后者。据报道,一位在基层工作的民主党派成员曾抱怨说,当地政府经常让他们去研究一些燃油定价、马路修筑之类的具体问题,但是因为很多信息不公开,以及自身对这些问题并不专业,提交的议案很难得到政府的信任。“时间一长,大家都在走过场。”

民主党派陷入了很尴尬的境地,它们不能把自己当作某个利益团体的代表,也无法自主决定如何参政议政。河南平坟事件中,河南省政协常委赵克罗的遭遇就很能说明问题:谁能进入政协常委,需要中共河南省委统战部决定。作为研究机构,民主党派又不专业,完全成了政治花瓶。官方常常举例说,民主党派提了多少议案,发挥了多大作用,但仔细想想,这些事情,各个大学、研究机构甚至媒体都可以做,而且可能比民主党派做得更好。

如果说民主党派曾经还是中国政治的有益补充,随着中国共产党代表性和容纳能力的扩展,以及中共精英治国方略的确立,民主党派日益成为不必要的摆设。更为纠结的是,民主党派的存在,让人们误以为多党合作制是民主制度的典范,这对中国的民主转型,反而是非常有害的。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