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Friday, March 1, 2013

蔡英文:二二八——写给对岸的年轻人



今天是二月二十八日,在这个严肃的日子里,我想做一件以往台湾的政治人物未曾想过的事,我要对中国的年轻人,写下我对“二二八“事件的看法。

我知道这样做有点突兀,台湾的悲剧为什么要解释给现阶段对岸的年轻人听?我的想法很简单,两岸关系的处理必须建立在对彼此真实的理解上头,而如果不知道“二二八”对台湾的上海,对岸人民永远不能真正理解台湾,如果不理解“二二八”之后台湾社会的沉默与扭曲,对岸人民将永远不会懂得国民党曾经在台湾使用国家暴力的可怕。诸位年轻的肩膀上承担着中国自由民主的重担,我由衷希望借着这篇短短的文章,打开一扇理解的窗,让对岸年轻的心灵感受台湾过去的苦痛,也让台湾的年轻世代中心的祝福自由民主在对岸可以实现,而终究有一天双方可以同理心的看待彼此,不再有偏见和对立。

“二二八”事件本质上是一件人民的抗议遭遇国家暴力镇压的血腥惨案。1947年的二月二十八日,国民党政府拿着枪瞄准对政府普遍不满的台湾人民,展开杀戮。惊慌失措的人民在街头上呐喊狂奔。暴力政权不会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对待抗议的人民。他们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用子弹把抗议的声音抹平。许多手无寸铁的台湾人民死于国家暴力,许多当时的知识精英杯国民党政权有计划的逮捕与屠杀。台湾社会陷入沉默,这种沉默让国民党政权更为所欲为。白色恐怖开始,往后的几十年,绝大数的台湾人民因恐怕不敢说真话,不敢要权力,人性被扭曲,尊严被搁置。

从那个时候起,”二二八“变成台湾社会的集体禁忌,没有人敢谈论,人民即使要哭泣,也不能让比尔知道他们哭泣的原因,很长的一段时间,它不会出现在教科书,当然也不会出现在媒体,真相被掩盖,这种状态就这样在台湾持续了几十年。

这样的故事各位一定不会陌生,事实上,类似的情况也在对岸发生过。不过,在那恐怖的国家暴力统治期间,台湾人民并没有灰心丧志。从一开始,我们是很少数的一群人,慢慢的,反对的力量从零星的对抗汇聚成一股团结的政党。这就是民主进步党的起源。透过真相的厘清,透过不懈怠的努力,我们与国民党长期对抗,我们不是洪水猛兽,我们也不是邪恶歪道,我们其实是一群热爱民主自由,坚信人有权利与尊严的反对人士。

我私底下常常跟在台湾的陆生有交换意见的机会,我问他们,在台湾看到了什么。我最常得到的答案有三个,第一、台湾很自由;第二、台湾人很友善;第三、没有来台湾之前,他们认为国民党就代表整个台湾。但是,来了台湾之后,他们才发现者不是事实。我今天这一篇文章其实就是想告诉各位一种国民党不会告诉大家的真相与史观。

走过二二八,台湾今日有了民主自由。现在在台湾,已经没有一个人会认为,政府有权武力镇压人民,也没有一人会认为,批评政府的思想可以被暴力消音。(…此处有删节…)台湾能,中国没有理由不能。“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都重,一个梦想能让生命迸射光芒”,我希望有一天真话能在对岸被大声说出,中国人民的民主梦想会在世界上绽放光芒。

(注:本文刊附图为黄荣灿为二二八事件所做的木刻版画《恐怖的检查——台湾二二八事件》,是唯一具体描绘该事件的图像左派,当年以“力军”名义发表在《文汇报》。黄荣灿后来成为白色恐怖受难者,在1952年在马场町遭枪决。图片来源:洪维建工作室。)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