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Wednesday, March 13, 2013

20130313一日段子荟萃



@假装在纽约: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关于死猪事件的报道是这样开头的——请你来猜个谜:在一座主要城市的水源里发现了2813头死猪,什么情况下这才不算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答案:当这件事发生在中国的时候。

@石扉客:面对黄浦江里的六千头死猪,我们已经学会了不吃惊,不动气,懒得追因,无力问责。剩下的,就是隔岸观火的嘲弄,是身在其中的听天由命,是各种层出不穷的段子。是,作为一个上海市民,我自己也是这样。我们周遭的这个环境,我们身处的这个社会,就和这些猪尸一样,一天天腐烂下去。

@avb001:沙逼北京,猪投上海。刚看到个横批绝了:弱治中国!

@仲夏的回忆:沙逼北京,猪投上海,雾控中国,僧不如死,马勒戈壁!西游记五大主角齐了。

@SnHine:上海的姑娘现在知道为啥你总是喝凉水都会胖了吧!

@作业本:有些中国人的素质已在逐渐提高,比如死了几千头猪,他们只是把死猪扔进了黄浦江,而没有把死猪加工成香肠火腿烤肉串……

@irrenhaeusler: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黃埔近酒家;滬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數豬尾巴。

@hnjhj:政府对于社会基层的管理正在逐渐失控,哪个养猪场少了6000头猪竟然到现在都不知道。

@laoyang945:转:《新西游记》主角:雾控成都,猪投上海,沙逼北京,东土三脏,当然还有马勒隔壁。


@吴祚来:网上实名制没有搞成吧,猪要实名制了,为了防止无名猪流入上海,全国各地的猪只要入栏,都得起一个网名,有一个ID,这样漂入上海北京的猪就有来源了,而财产公开不从官员开始,将从养猪专业户开始,养了多少头猪,叫什么名字呀,都得登记清楚,没有想到吧?我也刚想到,准备提案。

@amoiist:黄浦江上漂浮的死猪填堵的真是时候,吊诡的是,到目前为止打捞出来的死猪数目与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人数之和如此接近,仿佛互为投射,怎能不让人各种联想。一方面,庙堂上的猪猡们抗拒历史潮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另一方面,他们又和黄浦江的死猪们一样散发着腐朽的气息。

@黄龙游子:某地猪大批冻死,猪代表开会找原因。A猪:养猪户素质有问题,我觉得没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人不能养猪;B猪:死的方式应经组织批准,怎么能说死就死呢?C猪:当地非常混乱,听说贪吃多占的猪从来不愿公布财产。最后,D猪总结:国情原因,解决猪冻死的问题不能操之过急…翠花,上茅台!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黄浦江千万死猪大旅游的事,凡对农村生活熟悉的都心知肚明。但在专横的管制删帖下只能欲言还休等待时机。廉价收购死病猪早已成为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横跨黑白两道,猪农靠此补贴死了猪的亏损,公权力装聋作哑。如"风紧"无人收购就恼怒乱扔了,这就是真相。至于历年的死猪大半或咸肉或火腿吃进肚了!

@avb001:北京、上海这两个号称“盛世中国”打造的两个国际大都市,一个不定时上演沙尘暴+毒雾,一个正在上演猪八戒大闹黄浦江。活在“盛世”,没有谁是安全的。

@hhjj98:有一群猪,放着现成的路不走,说是邪路,非要摸着石头过河。结果,全淹死了。


@吴祚来:一个领袖变成二个凡是,二个凡是变成了四个坚持,四个坚持又变成三个代表,三个代表又变成五不搞,五不搞现在又变成三个自信。头脑简单的组织,一般都是掰着手指头制定思想路线,数数不过五,使一个民族弱智并快乐着。

@龚晓跃:波音合乎中国国情,空客也合乎;拉菲合乎中国国情,路易13也合乎;行人靠右合乎中国国情,马恩列斯也合乎;航母合乎中国国情,文胸也合乎;保险套合乎中国国情,女上位也合乎。男多女少,包二奶本来不合乎中国国情,咱硬是让它潜着规则合乎了。怎么到了自由到了民主到了宪政,就那么不合乎中国国情了?

@HeQinglian:很多投资移民者拿到绿卡不想住在国外,是因为他们感到:在国内“好脏好乱好快活”,在国外“好山好水好无聊”——大家想过没有?正是因为没有责任,任意胡来的“好快活”才带来好脏好乱;他们眼中的“好无聊”包括:要守法,不能耍特权,不能乱丢垃圾及违反交通规则等。

@avb001:【这不是段子!】今天两会现场,有记者问:此次浙江省大规模死猪事情,据说是因为付不起火葬费,所以才把它们江葬了,请问是不是这样?民政部长答:就基本殡葬服务而言,既是政府定价和指导价是合理的,是比较低的,我们提倡的是文明节俭办丧事。——此回答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avb001:就民政部长的回答,网友纷纷认为记者太坏了!领导明显准备的是人死不起的问题,结果记者问的是猪死不起的问题。结果领导没看题目,就直接按照自己准备的材料流畅的回答了问题,并且畅想了未来……猪一样的官员!

@avb001:前有精通圆周率的高院π院长,后有提倡给死猪文明办丧事的民政部猪部长……盛世祥瑞啊!

@faydao:这才是皇帝的新衣,谁都没有说破:国家领导人人选名单提交酝酿。#去年买了个表


@pufei:【4B新闻社消息】近期,梵蒂冈将召开主教会议酝酿协商下一届教皇人选。据发言人透露部分老主教由于年龄问题没有进去酝酿名单。本次会议前,参会主教还对前任教皇主动离休的高风亮节表示赞赏。

@bigman510:温州市长回应官员被邀下河:5年后实现水里游泳。

@宋石男:黄挖挖要一直装聋作哑,成都老百姓也拿他没什么办法,最多上微博骂两声。现在他及其部僚四面出击,对批评成都城建者大搞约谈喝茶下岗警告的黄色恐怖,等于是在给自己制造成为全国焦点的机会。一个浑身都是脏东西的人,却不断向人群喊"看我看我",这么傲娇的市委书记,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majunpu: 媒体获悉,据深圳国土部门称,只准跌不许涨的“限涨令”已经在深圳证券市场上试行多年了,有了很大的效果之后才应用在房地产市场上的,并不像之前民众猜测的那样是匆忙上马的。

@马千里咨询:某君吃完拉面买单时要求开发票,服务员问:“请问抬头是?”此君说:“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神农溪旅游景区国家5A级新旅游项目开发区景区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景区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工作领导小组。”老板在旁边听到,说:“您的免单。”走后服务员问为啥免单啊,老板说:“对不起墨水钱!”

@sleepsoft:在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曾经问过澡堂的老奶奶:“男孩在几岁之前可以进女澡堂呢?”那位老奶奶回答我说:“当他有了‘想要进女澡堂’这个念头的瞬间,就不能再进女澡堂了。”因为被她这么说了,所以我一直都不想进女澡堂。现在想想,那位老奶奶的前世一定是笛卡尔吧。

@na_sheishei:中午吃饭聊天时一老太太同事说天安门上“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下面应该加一行小字“中国共产党宣”这水平太高了。


@黄易评论:在回家的路上,我经历了无数的诱惑!一群发廊妹向我招手,我视若无睹; 一群足疗保健妹向我抛眉眼,我无动于衷; 一个丐帮弟子向我求助,我横眉冷对! 我对着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深深叹了口气: “我TM兜里有钱多好啊!”

@马碧徳:哥们买了辆新车,我告诉他,赶上刮风下雨的就去学校门口,肯定能拉到小姑娘,上了车的一泡一个准。哥们听劝,今天下大雨去了现代音乐学院,还真有女孩在外面徘徊,他停车去问:“姑娘,去哪儿啊?”“国贸。”哥们美坏了,“上车,走。”等车到了地方,姑娘下车,给了哥们四十块钱。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