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Wednesday, January 9, 2013

转:价值投资的股票卖出抉择


价值投资,在公司基本面没有变化,仅是价格较高的情况下,需要卖出吗?”这是二元近一个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关于股票的卖出,巴菲特在致股东的历年信中做了多次阐述,也可以看出其思考发生着改变。

在“1961年”的信中写道:“长期以来,我们对于买入时机的选择都要优于我们对于卖出时机的选择。我们并不指望能够赚到可能赚到的每一分钱,我们将十分满足于以很低的价格买入,然后在该证券的价格能够大概正确地反映其价值时(意味着这对于一个私人持有人将是一个较为合理的价格)将他卖出。

在“1966年”的信中写道:当我们买入或者卖出股票的时候,我们心理的并不是市场将会怎么样,而是公司将会怎么样。股票市场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什么时候我们是正确的,而我们对公司的分析的准确性则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是否是正确的。换句话说,我们关注的重点是应该会发生什么而不是它应该在什么时候发生。”

在“1977年”的信中写道:“我们想要的企业必须是:①我们可以了解的行业;②具有长期竞争力;③由德才兼备的人士所经营;④吸引人的价格。”这是否意味着价格太贵了就要卖出?

在“1987年”的信中写道:“当然有时市场也会高估一家企业的价值,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考虑把股份出售,另外有时虽然公司股价合理或甚至略微低估,但若是我们发现有更被低估的投资标的或是我们觉得比较熟悉了解的公司时,我们也会考虑出售股份。

二元的股票组合中一直有着投资和投机两个偏好。投机是在投资偏好的基础上根据市场价格走势,加大交易频率的组合。选股方式同投资一只,只是买卖参考股价走势。自决心做减法,皈依巴菲特.芒格体系后,投机组合在满仓后,基本上有半年没有交易,接近投资组合的交易频率了。

2012年的后三个月,投资、投机组合的收益均大幅攀升,其中部分股票已经超出了投机组合所设的卖出价位。例如欧舒丹的收益超过60%,长城汽车已经翻番。无论是PE,还是自由现金流折算,或是股价趋势,根据前几年的操作习惯,这两者均应卖出

二元碰到了卖出问题,在卖出投机中的股票后,投资组合中的股票是否要卖?

公司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只是价格贵了。近30倍的PE追求20%的成长是否会遭遇双杀?在我的能力圈内,我似乎又发现了更好的替代品。

皈依巴菲特,我最大的收获是在股票交易上所花费的时间大幅减少,在现实和书中游走的时间增多。在股票下跌的时侯,我多了平淡,因为我相信市场先生会纠错,时间会站在价值一侧。现在看来2012年做减法后的持续满仓在没有交易的前提下,收益也是不错的。

对于2013年,国内城镇化如能有效实施,这将是一盘大棋,拉动的持续性将超过10年。农村土地的在中心城市高房价背景下的资本化和每年2000万的城镇化人口转化,是拉动内需的两大保障因素。中国的未来是向好的,这纠正了我一年前的预判。

是否卖出贵的?买入便宜的?二元依然没有想清楚,是不是多年的投机习惯已经禁锢了价值投资的取向?正如巴菲特所总结的,“长期以来,我们对于买入时机的选择都要优于我们对于卖出时机的选择。”想归想,行动上选择了部分卖出,并买入了部分年收益率高于10%的债券。

对于巴菲特的学习和实践远远不够,2013年继续努力。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