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Thursday, November 29, 2012

金庸公关学20:金轮法王的从政之路


《神雕侠侣》中的最大反派是金轮法王,毫无疑问,这个西藏老僧和郭靖、杨过两代大侠斗智斗力20多年不落下风,剽悍骁勇、果敢决绝、深谋远虑、心计超群,给读者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在金庸小说里,臧边似乎专出佛门高手,且均为反派:《天龙》中的鸠摩智、《射雕》中的灵智上人、《神雕》里的金轮法王、《鹿鼎记》里的桑结喇嘛以及《连城诀》里的血刀老祖,除了血刀僧专注于“很黄很暴力”以外,其余四人都是相当热衷功名利禄,和政府高层关系极为密切:鸠摩智是吐蕃护国法师,代表祖国参加五国外交;灵智上人投靠金国,充当了完颜洪烈的打手、马前卒;金轮法王投靠蒙古,是蒙古侵宋的急先锋;桑结喇嘛是五世达赖手下大护法,妄图联合吴三桂造满清的反。

吐蕃(西藏)的和尚喇嘛们为何六根不净,常常参与到国际纠纷中来,也是有其可怜可恨的无奈之处。公元七世纪初,吐蕃王南日伦赞统一青康藏高原诸部,吐蕃宣告立国,南日伦赞之子松赞干布与唐王朝联姻后,两国进入长达百年的蜜月期,大唐外交官王玄策带了几千吐蕃、尼泊尔兵,就能攻陷印度,活捉反王阿罗那顺献俘于李世民!(说个野史小八卦,大名鼎鼎的“印度神油”便是此役的重要战利品,经印度巫僧那罗迩娑婆携带至长安献于李世民,直接导致了后者51岁当打之年嗑药而亡)

但花无百日红,安史之乱时,吐蕃却乘机入侵唐土,尽取陇右、关内、剑南之地,763年冬,吐蕃骑兵攻入长安,劫掠12日还。所幸老天有眼,842~846年,吐蕃发生严重内乱,唐蕃两国疆界始复。

唐王朝逐渐衰落下去,军阀混战、诸侯并起,中原进入了号称“五代十国”的乱世;与之相对应的是,吐蕃也陷入了长期的四分五裂状态,且后果比中原严重得多!五代十国只持续了54年,到了北宋立国,中土大地总算安稳了下来;但吐蕃这一乱,时间却相当漫长----整整四百年!从此再也没有恢复往日的“北入长安城、南下马德里”的无上荣光。

两宋时期,吐蕃依然是一团散沙,直到蒙古雄起于漠北,吐蕃国才和其他诸国一样,逐渐退出历史舞台:1240~1253年,蒙古完成了对吐蕃的和平收编,对比1127年成吉思汗对西夏国惨绝人寰的种族灭绝政策,吐蕃则显得幸运得多,亡国后,政教合一的原先国策并不改变,元朝主管全国佛教事务的总制院统领吐蕃大局,下辖三道宣慰司:脱思麻宣慰司(分管黄南、阿坝等地)、朵甘思宣慰司(分管果洛、玉树、甘孜、昌都等地)以及乌斯藏宣慰司(西藏大部、克什米尔等地),基本上保证了吐蕃居民和以往一样的生活。

花了几百字的篇幅简述了吐蕃的历史,是为了陪衬鸠摩智、灵智和金轮法王的政治选择,这三个和尚都生活在吐蕃的分裂时期,为了再现松赞干布时代的辉煌,他们选择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路线,一种是鸠摩智这样的,为了伟大祖国的复兴而奋勇前进,也就是俗称的“烈士”;还有一种就是灵智和金轮这样的,投身第三国际,打造世界大同,换句不客气的话说,就是“藏奸”。

鸠摩智是一个爱国的僧侣,他半生都为了复兴吐蕃而奔走呼号,“北和西夏,南征大理”是他毕生的心愿之一。但事与愿违,自从1093年中秋佳节前夕吐蕃国师鸠摩智内力全失弃武从佛以后,吐蕃国在近一个世纪的时间跨度里没有出现强劲的武林高手,直到12世纪70~80年代,密宗方始有两位僧侣崭露头角,一个是手印宗的掌门灵智上人(约诞生于70后或80初),另一个就是金轮法王(80后),前者比后者年长十岁以内,应该都彼此听闻过对方的名头。

灵智和金轮都很清楚鸠摩智的结局,在北宋五国中,吐蕃的实力排第四,鸠摩智如此响当当的人物,最终落得个只手难擎下场,所以说,继续为分裂的吐蕃效力,是毫无收益的,只能选择为第三国出力,曲线救国。

在南宋六国中,先期,金国吞辽灭(北)宋,从辽东苦寒之地一路南下,侵占了河朔燕赵要地,搞得南宋、西夏、吐蕃和大理都不敢做声(蒙古此时还未立国),这些消息给了灵智一个错误的信号,他误以为,金国将完成宇内一统的重任,于是灵智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了女真人的怀抱。

然而,二把刀的灵智和尚和外强中干的金国一样悲催,在洪七公眼里,灵智属于被秒杀的对象之一,他的结局也很惨,先被拘禁于全真教,后被刺瞎双目,砍去一足,铁链穿身,苟延残喘在江南水乡了此余生,这番抱负也算是化作了一场泡影。

鸠摩智和灵智的结局给金轮提供了宝贵的参考。

为混乱的母国效力,此路不通;站错了队投奔错了主公,南辕北辙。那只有慎重选择、全盘计划,找一个最稳妥的靠山!

金轮最终选择了蒙古。

金轮做这个选择,也是经过长期的冷静观察,他敏锐地预感到,来自漠北草原上的这一支力量,将完成吞并天下的雄图霸业,这是值得托付的合作对象。

事实证明,金轮的眼光是相当正确的!国际政治的发展和他预料的一样,蒙古正逐渐成长为一头凶猛的恐怖巨兽:

1227年,蒙古灭西夏,好战成性的党项民族从历史的舞台消失;1234年正月,宋蒙联合灭金,曾经不可一世的完颜家族覆灭。《天龙八部》时代的辽、宋、西夏、吐蕃、大理以及女真部落,在蒙古这一头战争巨兽面前,目前只剩下苟延残喘的南宋、自保不及的大理以及早已四分五裂的吐蕃尚存。


金轮法王投靠了蒙古,随即做了两手准备:第一,收蒙古王子霍都为徒,稳固自己的政治地位;第二,神功未成前不去中原扬威,学裘千仞低调练功攒人品。

第一点很重要,蒙古人将天下人分成四等,按照地位从高到低分别是: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北方汉人)、南人(南方汉人),金轮属于色目人,是比较高级的“二等公民”,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金轮收霍都为学生,显然是政治筹码。

第二点也值得注意,1220年第二次华山论剑,金轮年约35岁,在这个年富力强的年纪,1195年东邪西毒等人已经开始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头,但金轮韬光养晦,没有上华山参与论剑,因为他相信“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处世哲学。

直到霍都能够独当一面、自己也自信天下无敌了,金轮才正式出山,这一役,就是大胜关武林大会。

1237年前后,郭靖在大胜关召开南宋第一届武林大会,本次大会的假想敌就是蒙古政权,金轮法王竟然丝毫不惧,远征客场,带了两个徒弟和几十个手下亲临现场,也算得上是强悍之至,有点儿乔峰带着燕云十八虎骑上少林参加武林大会的意思。结果如何?虽然功亏一篑,却也全身而退,虽败犹荣、光彩照人,单就这份气魄,这份排场,就将大胜关的那帮中土武林人士比了下去-----传说中的“武林正统”说话不算数,讲好了三局两胜制度竟然还耍赖。

金轮法王第一次代表蒙古官方出场,虽然落败,但无碍于他的光辉。然而,有一个重要的人,开始关注金轮所代表的势力。

这个人就是忽必烈,监国拖雷的第四子。

金轮投靠的第一个主子是太宗窝阔台,即成吉思汗的第三子,而后又在窝阔台长子定宗贵由和拖雷长子宪宗蒙哥手下继续当差,历三代元主,期间获得了“蒙古第一国师”的光荣称谓。

忽必烈召见金轮,同时将麾下招贤馆刚刚收罗的潇湘子、尼摩星、尹克西和马光佐介绍给他认识,同时许下一个“蒙古第一勇士”的头衔,唆使众人争夺。

这显然是忽必烈的一项计策,因为“蒙古第一国师”是现任皇帝蒙哥赐予的,而“蒙古第一勇士”则是忽必烈亲王许诺的,金轮对“第一勇士”头衔上心不上心,可以看出金轮的政治倾向:是忠于现主,还是眼观四路。因为金轮同时还是王子霍都的师傅,金轮的选择,对忽必烈未来的王位继承进度有一定的影响,虽然我们无法判定霍都的父亲属于成吉思汗的哪一脉血统。

金轮当然知道这是测试,金轮谁也不想得罪,蒙哥也好,忽必烈也好,都是自己的领导,所以他玩了命地去争夺那一项虚衔,也是给忽必烈一个定心丸。

金轮和忽必烈的互相抄底,都摸透了对方的底牌,暗地里达成了合作的意愿。

当然,金轮还不会愚蠢到去干涉皇室内务的程度,霍都虽然是一张免死牌,但用得不好,没准就会变成催命符!金轮进入蒙古的权力中枢,经历了窝阔台、贵由、蒙哥三代皇帝执政期间(1237~1259年),这22年的岁月里,金轮不参与权臣册立、后宫乱政、皇室相残的闹剧,要么活跃在南宋的武林,要么在臧边专心练武,这是金轮明智、高瞻远瞩的一面。

如果金轮在1259年不死于襄阳城下,我相信,他一定也会忠心耿耿地辅佐忽必烈,去开创元朝的新江山,从本质上讲,金轮和耶律楚材、刘秉忠(子聪和尚)等人一样,都是想好好利用一身的本事,实现自我的存在价值。

金轮法王虽然是《神雕》中的最大反派,但这个和尚是我最喜欢的反面人物:骁勇、机智、坚韧顽强、老谋深算,临死之前还天良大发舍己为人,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实力派魅力人物。其他姑且不论,单是老和尚的从政选择,就足够读者学习一回的。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