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Monday, November 26, 2012

金庸公关学18:从“救孤计划”看丘处机的口才与智谋


丘处机南下临安诛杀卖国汉奸王道乾后,于牛家村结识了郭啸天、杨铁心两位英雄后人,三人一见如故,结成生死之交。然而也正是如此,郭杨两家被后续跟踪的金国、南宋反动武装围剿,郭啸天丧生、杨铁心失踪,两位孕妻被掳北上。

丘处机闻讯前来救人,结果被小人挑唆引起误会,与嘉兴府江南七怪在法华寺大打出手,此役双方两败俱伤,均视为平生之耻。

救人没救成,肇事者逃跑,不明不白和侠义同道打了一架,自己还负了伤,倒霉事情全凑在一块儿,这还不算,烈士的遗孀要接着找,英雄的遗孤要接着寻,害人的狗贼要接着追,跟江南七怪的梁子要接着化解,丘处机一个人要完成几项艰巨的任务,对于他来说,难度相当不小。

丘处机和江南七怪虽然勉强可算“冰释前嫌”,但也很难说得上是“化敌为友”,因为江南七怪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之徒,是嘉兴府的地方一霸。这次七怪合力斗酒、比武两次落了下风,心里的不爽可想而知,无论如何都要向丘处机找回场子。

此时的丘处机,灵机一动,展露出其精湛的雄辩口才,敏锐地抓住了对方的求胜心理,不仅顺利化解了江南七怪的心结块垒,而且将妥善安置郭杨两家遗孤的任务,巧妙地转移一半到竞争对手身上,敌人变成帮手,从而使自己的后续任务瞬间减轻了一半。

江南七怪是赌性极强的赌徒,输了不服气想翻本,丘处机顺水推舟提出这个艰难的计划:

丘处机昂然道:“咱们来个大比赛,我一人对你们七位,不但比武功,还得斗恒心毅力,斗智巧计谋,这一场大比拚下来,要看到得头来,到底谁是真英雄真豪杰。”

丘处机抓住了对方急于求胜的心理,知道斗酒、比武都不及自己,要想对方看到胜利的希望,必须下一盘很大的棋。果然韩小莹和朱聪第一个按捺不住,询问具体的比试方式:

丘处机道:“过得一十八年,孩子们都十八岁了,咱们再在嘉兴府醉仙楼头相会,大邀江湖上的英雄好汉,欢宴一场。酒酣耳热之余,让两个孩子比试武艺,瞧是贫道的徒弟高明呢,还是七侠的徒弟了得?”江南七怪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凭心而论,这种比武方法,江南七怪确实存在一定的胜算(虽然还是不大),丘处机和江南七怪都已经技术成型,但少年弟子的可塑性强,得遇明师的话,每个人的最终成就完全不一样。江南七怪的长处是“杂”,杖法、暗器、点穴、鞭法、掌法、棍法、轻功和剑法,十八般武艺虽然都不算高深武学,但贵在一个“多”字;丘处机的全真教武功呢,只是内功、剑法和掌法,加上模棱两可的杨家枪法,算起来,也就是半斤对八两。江南七怪“面面相觑、哑口无言”,证明了一方面,这种比武方式具有可操作性,否则七怪明知要输,肯定一口拒绝;另一方面,是担心自己这边十八年的辛苦投入能否得到相应的回报,取胜皆大欢喜,要是再次落败那可是得不偿失。

如果江南七怪不是侠义道的英雄,如果江南七怪不是热血男儿,这份约定签署不了。丘处机正是利用了对方的这两点性格特征,才大胆地提出了主张。

当然,江南七怪中也有冷静的谋士,这就是妙手书生朱聪。朱聪听出了丘处机要重担分挑的意图,一针见血地指出:“你这法子未免过于狡狯。凭这么几句话,就要我兄弟为你费心一十八年?”

丘处机早就预料到了对方会有此问,不紧不慢,继续用“仁义道德”来制约,先是仰天长笑,表示江南七怪的侠义之名是浪得虚名、名不符实,接着就是一段精彩的反击:

“古来大英雄真侠士,与人结交是为朋友卖命,只要是义所当为,就算把性命交给了他,又算得甚么?可不曾听说当年荆轲、聂政,有甚么斤斤计较。朱家、郭解扶危济困、急人之难,不见得又讨价还价了。”

这几句话一挤兑,江南七怪顿时失语,朱聪脸上无光,心下惭愧,当即表态:“道长说得不错,兄弟知罪了。我们七怪担当这件事就是。”

朱聪允可了赌约,江南七怪中唯一的反对票也转为赞成票,丘处机顺利实现了预期目标。

在接下来的各自寻人过程中,江南七怪用了6年找到了郭靖,丘处机用了7年找到了杨康,算是打了一个平手,6、7岁的小孩,正是开始习武的黄金年龄,约等于当代的小学一年级学生。然而七怪在找到了郭靖以后,发现这孩子极笨,资质太差,不是习武的材料,七人由此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韩小莹一声长叹,眼圈儿不禁红了。全金发道:“我瞧也不必多费心啦。好好将他们母子接到江南,交给丘道长。比武之事,咱们认输算了。”朱聪道:“这孩子资质太差,不是学武的胚子。”韩宝驹道:“他没一点儿刚烈之性,我也瞧不成。”

朱聪投反对票,是从郭靖的资质来看,韩宝驹投反对票,是从郭靖的勇气来看,既无勇又无谋,必然难以成为武林中人。全金发市井小贩,善于做生意,直接就决定破发抛售,认输了事,以免损失更大。

但南希仁和张阿生表示了反对意见,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南张二人天份都一般,但也练就了一身的武艺。

三个人投了反对票,两个人投了赞成票,韩小莹伤心难受,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算是弃权票,最终的决定,在于柯镇恶手里的那一张关键的选票,如果柯镇恶选支持,三票对三票打成平手,但老大是支持票,那就是支持派获胜;如果柯镇恶投了反对票,没话说,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郭靖的命运就定了。

柯镇恶和郭靖约定雨夜荒山相见,这是考察郭靖勇气、毅力和信用的测试,郭靖不仅做到了,而且顺手漂亮地干掉了柯镇恶和江南七怪的死敌黑风双煞,如此一来江南七怪正式承认了郭靖的徒弟身份。

江南七怪严苛教导郭靖十年武艺以后,杨康也在赵王府跟着丘处机学了九年的功夫,离终极大考还有两年的时候,丘处机委派弟子尹志平北上蒙古下书,同时悄悄考量一下郭靖的功底。

丘处机这么做也是动了一番脑筋的,尹志平来得太早,强弱悬殊,会动摇江南七怪的信心,严重的话会导致大考流产;来得太晚,又失去了最后两年的冲刺突击时间。所以丘处机在大考前两年派人造访,这个时间火候掌握地相当到位。

全真教掌管天下三千道观八万弟子,丘处机要掌握江南七怪的行踪并不难,但七怪要去刺探丘处机的情报就难得多,尤其是长期生活在蒙古草原上,和中原武林不通声气。从这点来讲,双方情报掌握能力形成鲜明的对比,未曾比赛,胜负已分。

丘处机教导杨康的时间虽然较郭靖为短,但在情报检索、徒弟资质、本门武艺三方面都明显占据了上风,全金发打小算盘,又是猜测丘处机找不到杨康,又是猜测杨康可能是女孩,说什么“己方占了八成胜算”云云,只能看作是江南七怪的自我安慰罢了。

尹志平下书后不久,马钰就远来蒙古传授郭靖全真教的基本内功,小说中交代说是马钰看不惯师弟的强横做法,同时感念江南七怪的侠义行径,这才偷偷背着师弟帮助江南七怪。我倒更觉得这是丘处机故意为之,他让大师兄去帮一把江南七怪和郭靖,略微提升一下郭靖的战斗力,使大考时双方的差距不至于过于悬殊,杨康轻松取胜的话,损失的不仅是七怪的面子,而且更伤七怪的心。其实不管是郭靖取胜还是杨康取胜,真正的赢家只有一个,那就是丘处机。

江南七怪放弃了在江南小城温润自在的生活,花费了六年的宝贵时间如大海捞针一般寻找一个从未谋面的孩子,又用了十二年的光阴教导这孩子成材,为此他们甚至还丧失了一位亲密的战友和兄弟,江南七怪,他们才是郭靖真正意义上的“父亲”。每一次我看到江南七怪在蒙古找到小郭靖的那一段,都会忍不住热泪盈眶,金庸小说中有的爱情片段令人流泪,有的亲情片段令人流泪,但这种毫无血缘关系的长途跋涉,风餐露宿、百折不回,仅仅为了一个信守的承诺,就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都能完成。

江南七怪只是江南的七位三流市井武师,七人中有六人为此横遭惨死,但正是由于他们培育出了郭靖这一位顶天立地的大侠,才让江南七怪的名字如恒星一般永远闪耀在南宋武林的夜空,他们的所做作为,无愧于“侠义道”三个字,对比他们的不计报酬的全身心付出,丘处机的“聪明技巧”,确实是不值一提。郭靖在和杨康的对决中,德与才两方面都超过对手,长春服输,心服口服,这个圆满的结局,不仅是小说的需要,也是所有读者的共同心愿。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