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Monday, November 12, 2012

金庸公关学05:大理段氏的真面目


大理段氏是《天龙八部》中的正面角色,中国武术版图上的南部霸主,不论是天龙寺的枯荣、本因、本相等高僧,还是段正明、段正淳、段誉等皇室高手,都以正面形象示人,甚至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最终也似乎弃恶从善、弃暗从明,留下一个光明的尾巴。

但实际上,大理段氏为了保住政权,可谓处心积虑,其在江湖上的所作所为,无不紧紧围绕着“保住段氏江山”这个“分裂”前提而为,所以,大理段氏没想象的那么伟大。马夫人欺骗乔峰说带头大哥是段正淳,乔峰似有不信,马夫人一解释“段正淳明保大宋实保大理”,乔峰立马就相信了;耶律洪基领兵南下侵宋,段誉带领大理臣工北上大辽南京府,救萧峰是一方面,保住大理是另一方面。

从这两个案例可见,大理的列代帝王,无不紧紧围绕着“东和大宋,北拒吐蕃,臣服少林,结欢丐帮”这十六字方针。“东和大宋、北拒吐蕃”是立国的国策,而“臣服少林,结欢丐帮”则是立派的根基,我们在小说中时常可见这十六字方针的案例点滴:

小说的一开始,就是段誉出逃到无量山游山玩水,因为段誉不肯学武,段正淳甚至不惜用一阳指来教训自己的儿子,可见其捍卫段氏政权、武权的决心;万劫谷掳走了段誉,段正明兄弟虽然以江湖礼仪拜庄寻人,但却指使古笃诚将万劫谷外的参天大树尽数砍倒立威,显然算不上是普通门派出行的仪式,颇有皇室“摆谱”的嫌疑;段正明兄弟明明知道了段延庆是有假包换的正宗前朝太子,却不肯退位归真,口口声声说是“太子暴虐,百姓遭殃”,暗示高升泰等人起哄架秧子。这根本站不住脚,段延庆虽然是残疾高手,心理扭曲,但处事把细,精明能干,真要身登大宝,虽不敢说必定强于仁厚爱民的段正明,但比之处处留情花天酒地的段正淳,只怕要强上不少,但二段就是坚持不肯;段延庆囚禁了段誉和木婉清要段正淳“好看”,段正明救不出来,只好求黄眉僧出马,为了说动黄眉僧援手,段正明许诺减免大理国三年的盐税,以此作为交换条件,借口很冠冕堂皇“本想退位后让皇弟颁布(此项措施)收买人心,如今情非得已”,事实真是如此吗?只怕未必!此外,最明显的一点是,在西夏文仪公主招亲一事上,大理国想和西夏国结成儿女亲家,一南一北对宿敌吐蕃国形成包夹态势,巩固段氏的政权,为此,段正淳给儿子段誉下了死命令,要求志在必得,这种封建家长式的包办婚姻不仅是政治婚姻需要,同时也是段氏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一贯表现的一个缩影。

鸠摩智来天龙寺踢馆夺谱是小说中一段极为精彩的暗战事例。

《天龙八部》时代,是公元1062~1094年时期,重点在1091~1094年,当时的中华五国是宋、辽、西夏、吐蕃、大理,江湖五大豪门是东慕容、西逍遥、南段氏、北丐帮和中少林,大理段氏加入北丐帮和中少林的联合组织,构成了“北中南合纵维持组织”,以此来对抗慕容氏和逍遥派组成的“东西连横破坏组织”。四大恶人前来大理骚扰,少林派马上委派玄悲大师南下援手(维持合纵关系,虽然这看上去更像是一种政治示好),而隐藏于少林的慕容博立刻赶到陆凉州身戒寺下毒手杀死玄悲栽赃(维持连横关系)。

在《天龙八部》中,有三个国家是和江湖门派势力紧密结合的,分别是大理、吐蕃和西夏。如我之前分析,大理是执政政府和帮派合二为一,而吐蕃和西夏略有不同,吐蕃是政教合一国家,国师鸠摩智具有生杀予夺的大权,西夏则采取了广纳人才的策略,其开设的“一品堂”武馆,显示了政府对武术人才的高度重视。宋和辽则相对不关注江湖门派势力的影响,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这两国的实力远超其他三国,只靠正规军就可以摆平国际纠纷(历史上这个时间段的北宋实力并不弱小,元丰五路伐夏,宋军极其威武),根本不需要江湖势力的参与,所以对于慕容博散布的什么“契丹武士团南下少林夺经”谣言,宋国武林界纷纷闻风色变,但宋辽两国的政府高层,却毫无所动;第二就是少林、丐帮等武林大小门派上杆子贴政府冷屁股,当了自带干粮的五毛,并始终如一,所以政府高层当然更无所谓了。

如此一来,鸠摩智和一品堂就成了五大豪门之外的另类,“北中南合纵维持组织”和“东西连横破坏组织”之外的武林不安定因素。显然,连横组织的实力尚不足以和合纵组织正面对抗,于是逍遥派和慕容氏权衡再三,选择了鸠摩智作为合作对象,这一点和二战时“轴心三国”对抗“同盟三国”极其相似。

做出这个选择是有原因的。首先,鸠摩智权力约等于吐蕃国主,具有政治拍板权,这不是一品堂所能比拟的;其次,鸠摩智的实力,能够轻松闯入当世五绝,而一品堂只是个松散的武术组织,它的最高领导,只是一个将军,而不是皇帝,虽然一品堂也能临时招揽如四大恶人之类的一流高手加盟,但显然,真正的高手,是不屑于和一群平庸的武术家共事的,四大恶人在一品堂中,常常上班不签到下班不打卡,迟到早退毫无纪律性可言,但一品堂对此敢怒不敢言。

由慕容博考察鸠摩智、慕容复考察一品堂之后,连横组织正式和鸠摩智达成了合作协议,慕容博赠送了全部正版盗印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丛书、李秋水传授了鸠摩智“小无相功”,至此,“逍遥为体,慕容为用”,鸠摩智学会了全部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作为回馈,鸠摩智必须要有所实际行动,来报答连横组织授书传功之恩德。

这个实际行动,就是先后去挑战天龙寺和少林寺。由于鸠摩智是雪山大轮寺住持,佛学大师,由他出面,比武更像是一种佛学的交流活动,而不会引起各国政府的注意。

有个细节我们可以注意一下:东慕容的图书馆“还施水阁”源自于西逍遥的图书馆“琅嬛福地”(李秋水之妹嫁给慕容家生下慕容博是小说的一条隐线,青年黄眉僧曾在杀豹岗遇到少年慕容博母子,并且为“小无相功+金刚指”所伤。显然,慕容博的寡母即会小无相功的“秋水妹”),作为无形资产的知识产权陪嫁,因靠“秋水妹”记忆力复原,故还施水阁完整性不如琅嬛福地。但这两座图书馆都缺少合纵组织三巨头的看家绝学,小说中写道:

但在“少林派”的签条下注“缺易筋经”,在“丐帮”的签条下注“缺降龙十八掌”,在“大理段氏”的签条下注“缺一阳指法、六脉神剑剑法,憾甚”的字样。---------------------------第二回《玉璧月华明》

显然,无崖子、李秋水夫妻俩在吹牛,缺少林派的,不止易筋经一书,七十二绝技也绝未收录,要不然慕容博也不会巴巴地潜伏在少林自习;而缺丐帮的,还有“打狗棒法”,这是丐帮帮主之间的私密绝学,单人教授,口耳相传,无图无谱,更不可能被逍遥派窃走;缺大理段氏的倒很实诚,一阳指和六脉神剑都未窥门径,只因一阳指只传给段氏男性传人(《射雕》中才破了此例),而六脉神剑只传给出家的段氏男性传人,不传俗家弟子,算是一阳指的更高级武术体现,连横组织自然更难得手。

鸠摩智不是傻子,不会无缘无故甘愿被人当枪使,单挑天龙寺和少林寺,不仅满足了连横组织破坏世界和平、抢夺核心机密这两大目标,同时也满足自己宣扬吐蕃国力、光大明王名声两大目标,所以,于人于己、于国于民,鸠摩智都乐于接受连横组织的委托,成为叫板合纵组织的马前卒、先锋队(显然,此时的鸠摩智还不知道慕容博将其当做小白鼠)。

段氏政权是怎么回应的?完全做到了孟子的“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即:本寺绝学博大精深、少林绝技不愿交换、强力夺经宁可焚毁。走上了“以武拒统”的道路,并且在段誉自学成才后,焚毁了宝贵的六脉神剑原始资料,宁可毁灭,绝不资敌。

天龙寺与其说是寺庙,倒更不如说是大理国的皇家武馆,名利之心未去,世俗概念尚存。退一步说,即便段誉没有自学完全足本的六脉神剑剑谱,又或者保定帝没学会其中的“关冲剑”,甚至天龙五僧都没能参悟透各自的剑法领域,面对鸠摩智的巧取豪夺,天龙寺依然还会毫不犹豫地毁灭原谱,这是必然的结局。

一切,都围绕着“段氏政权的代代传承”这个中心而运行。

综上所述,在大理段氏波澜不惊、与世无争的表象下,是一股暗流涌动的政治潜流,大理段氏对武林各大门派都谦和有礼、恭让有加,别上当,那是为了收买人心,江湖上的各种落魄势力都将大理段氏当作了柴进的庄园,黄眉僧来投靠了,崔百泉来投靠了,昆仑派旁支弟子朱丹臣也来投靠了,甚至连盗墓贼华赫艮也因为有一技之长,竟然做到了大理三公的位置,位极人臣。

只要能为我所用,大理皇帝段氏一概欢迎,这是一个政客的天生嗅觉本领。慕容复疯了以后,在土坟上面南而坐,只有他的婢女阿碧不离不弃始终跟随,段誉等人见到了这一幕,虽然段誉初时心软,意图收容二人妥为安置,但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危险的念头,借口“各有缘法,何必多事”,悄悄离去,而王语嫣也未对此有任何反对意见。无他,此刻的段誉已经不是江湖子弟,而是一国之君,王语嫣也不是慕容表亲,而是一国之后,“屁股决定脑袋”罢了。

最后说一下段正淳,在他寻花问柳四处风流的短暂人生历程中,也时刻谨记“维护段氏江山”的宗旨。他对每一个情妇都动真情,但一旦情妇提出让其离婚再娶,或者退一步甘愿当有名分的二奶,甚至只求跟随来大理定居,段正淳立刻转移话题,绝不接口,因为他和正妻刀白凤的婚姻是维系大理国汉族和摆夷族稳定的前提,决不容有任何闪失和变故。所以这些所谓的“真情”,在“权势”面前一文不值,慕容复要他在情妇和江山之间择一而存,段正淳宁可所有的情妇死光,也绝不答应慕容复的窃国阴谋。

段正淳非但不是“良夫”,也绝不是“良父”,他的两个私生女阿朱和阿紫,在出生后不久,就被他当作政治武器,分别投入到连横组织的慕容家和逍遥派当卧底,即便他的情妇阮星竹对此心如刀绞,他也在所不惜。

段正淳其实是一个比段延庆更恶劣的家伙,大理段氏中,段正明窃位不退、皈依复出,段正淳虚伪狡诈、收买人心,段延庆虽然号称四大恶人之首,论起阴谋诡计,还是输了一筹。

在历史上,上德帝段廉义为奸臣杨义贞所弑后,阐善侯高智升、高升泰父子平定叛乱,先后立上明帝段寿辉、保定帝段正明为傀儡皇帝,高氏父子二人做了大理国十多年的代理皇帝,在高升泰病逝后才归政于段正明、段正淳兄弟。而在小说中,作为段正明、段正淳的好下属好兄弟,大理臣工中的第一高手高升泰,只是在小说前期击退四大恶人一役中大显身手,而到了后期的营救萧大王一役,高升泰就未能随军远征,而是“暂摄国政”,可见这里的伏笔暗合历史真相,绝非作者无意而为的闲笔。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大理段氏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族,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武术家族。

“七分功三分过”,这是我对大理段氏做的最终评价,公允、客观!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