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Saturday, October 27, 2012

金庸教你谈恋爱 14


第十四讲:爱情,又何必争强好胜(王难姑篇)

在那蝴蝶谷边草棚里面有一个小苦逼,他医术很高明,他没人陪淡逼。他喜欢看病却见死不救不是为装逼,治好了老婆要跟他拼命,哦勤劳的胡神医,哦苦逼的胡神医,他低三下四全心全意讨老婆的欢心,老婆离家出走不领他的情。

江湖之中,武林盟主、天下第一之类的职务固然无限风光,但压力太大,一不小心就被拉下马来乱刀分尸了。要说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又舒服、又安全、又吃得开的金领职业,那还得数神医!

看金书三大神医中,笑傲江湖的平一指和天龙八部的薛慕华,住豪宅、开名马,出场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前呼后拥马屁如云。金庸解释,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总有求着神医救命的时候,所以大家都把神医格外当回事捧着。

可是倚天之中的蝶谷神医胡青牛过得就凄惨多了,堪称史上最悲催神医。他住在农村的违章私搭草棚里面,身边只有几名非法童工,来看病的人不塞红包也就算了,还要在那白吃白住白用药。

就算这些都可以忍,胡青牛依然是最悲催神医,因为他妹妹被华山派掌门鲜于通害死,他仇都报不了。筒子们,倚天的华山派可不是笑傲中拥有风清扬和令狐冲的华山派呀,那就是一个二流龙套门派,除了鲜于通,只有两个没有名字的高矮长老出场……

胡青牛既是技艺高超的临床医师,又是卓有建树的病理学专家,医术神奇还在平、薛二人之上,怎么就混的如此凄惨落魄?著名哲学家加菲·凯特(Garfield)曾经说过,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每个不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两个。我只能说,胡神医的夫人王难姑女士还真是一个顶俩。

胡青牛和王难姑是同一个导师带的不同专业博士生,两个人在暗无天日的苦逼科研工作中日复一日日久生情情投意和,结为夫妻。好不容易,两人苦熬8年毕了业,发的文章在国际国内也取得一定影响力,眼看要奔向有车有房的康庄大道了。这时候,王难姑发飙了,过程大致如下:

王难姑毒了一个人,胡青牛治好了。王难姑说,我毒的人你为什么要治好?你故意治好想显得比我强,你无情你无意你无理取闹……

王难姑毒了一个人,胡青牛没治好。王难姑说,我毒的人你为什么不治好?你故意让我想显得比我强,你无情你无意你无理取闹……

王难姑毒了一个人,胡青牛不治了!王难姑说,我毒的人你为什么不去治?你故意不屑想显得比我强,你无情你无意你无理取闹……

最后,学术纠纷演变成了家庭危机,王难姑出走,胡青牛害怕又救了她毒的人,于是见死不救,导致江湖结仇无数,没什么朋友,并且因此得罪了金花银叶,最后一命呜呼。

作为有女权主义倾向的我,一般十分痛恨把责任往女人身上推的懦夫行为,什么烽火诸侯、冲冠一怒,自己不要脸非要怪人家红颜祸水,太贱了。然而,在胡青牛杯具的一生中,我不得不说,王难姑女士做出了杰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直无法理解王难姑的动机,任何分析在她神一般的行为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说是好强吧,老公已经伏低做小,好话说尽,你还要怎的;说是卖萌装可爱吧,离家出走一走十年,玩的也太过火了;说是没有感情吧,一听老公有危险又瞬间移动回来陪老公一起死,怎么也算情比金坚。

后来看到裘千尺的时候觉得,裘千尺就是王难姑的xp升级版啊!窃以为,很多本应幸福的家庭变成不幸,原因多为两个:一是男人妄图拥有全部女人;二是女人妄图拥有男人全部。

王难姑女士不同于裘千尺,裘千尺在和公孙谷主斗争中,要求不过是不娶二房以及凡是我说了算而已。(公孙止:我擦,这还叫不过,你还想怎样啊?)而这些,王难姑其实都拥有了,胡青牛对王难姑情深似海,可以说是爱到卑微甚至低三下四了。

也是我做事太欠思量,有几次她向人下了慢性毒药,中毒的人向我求医,我胡里胡涂的便将他治好了。当时我还自鸣得意,却不知这种举动对我爱妻实是不忠不义,委实负心薄幸,就说是‘狼心狗肺’,也不为过。‘毒仙’手下所伤之人,‘医仙’居然将他治好,不但有违我爱妻的本意,而且岂不是自以为‘医仙’强过‘毒仙’么?”

这种介绍,在十三章里面比比皆是,完全可以作为老公检讨悔过书的范本,看着修饰语用的,“胡里胡涂、自鸣得意、狼心狗肺”;看这句子结构,“居然、不但、而且”加上反问。这放在GRE里面也是高分模板呀。

王难姑有了这么一个老婆出门跟从,老婆命令服从,老婆错误盲从的三从老公依然没有满足,她想要更多。她看不得胡青牛喜欢钻研医学,她容不得胡青牛除她之外喜欢别的,哪怕只是一门学问。她不但要胡青牛身体不出轨,还要精神不出轨,不但精神不出轨,还要不出门,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心里只有王难姑一个人思密达!

所以她自己服毒,指向明显,这不是下毒真人秀,这是一个live版的“你到底爱不爱我。”所以胡青牛如何认输她也要闹,因为这根本不是学术纠纷,这是在你心里,我到底排第几的政治斗争啊!

好在,王难姑毕竟还是王难姑,不是裘千尺。她没有因爱生恨,她始终在心里深爱胡师哥,所以一听到青牛有难就飞奔过来帮忙,所以一看到青牛服毒就手足无措,“大大的惊惶伤痛起来”。她的爱毋庸置疑,只是爱的方式让人抓狂。本质上,她还只是一个大哭大闹,要师兄疼的小女孩而已。

胡青牛、王难姑两个人只在倚天中的两章里面主要出现,形象比较扁平,好处是指向明显。我们当然可以从他俩身上总结,做丈夫的,宠老婆不但要讲方式方法对症下药,更要有底线,有所为有所不为。做妻子的,要聪明大度,该抓抓、该放放等等。这个是我写他俩之前准备好想说的,但写到这,我才发现我真正要说的。

这个世界上,茫茫人海中碰上一个自己全心全意喜欢的人是多么小概率、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偏偏,这个人又喜欢自己,偏偏,一生的长河中,我们两个人君当娶、妾当嫁,相遇不早不晚刚刚好;偏偏,家长没意见了,世俗不反对了,物质条件具备了,有缘有份了,这又是多少世的回眸铸就的运气。

胡青牛,王难姑,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多幸运,你们知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们流哈喇子,你看看人家程灵素、小昭、阿朱、程英、无双、公孙绿萼付出多少也没能和心爱的人走到一起。可是你们不知道,所以十年,整整十年,你们斗气,你们肆意浪费,你们翻来覆去比划扒拉你们的爱情,到底真不真、到底好不好。

即便胡青牛不搞医学了,一天到晚跟在王难姑后面做跟屁虫王难姑一样会继续扒拉下去。她会有别的好强、别的比试,一直比到胡青牛说“你却总是跟我争强斗胜,我觉得活在人世殊无意味,宁可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为止。

有些东西,怎么考察也没用,不失去一次,你就不知道它有多珍贵。杯具在于,最珍贵的东西,上帝往往只舍得给你一次。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