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Friday, October 26, 2012

金庸教你谈恋爱 13


第十三讲:一回眸,情胜似百年(丁典篇)

人淡如菊,偏生又配上了这傲雪临霜的名字,凌霜华,一下子就有了菊花的淡雅和梅花的坚强。

七个字,人跃然纸上;一回眸,情胜似百年。丁典在满园菊花中对凌小姐一见钟情了。话说一见钟情这玩意,类似于“有关部门”,你总能听说有关部门干了n多好事,但你即找不到,也不能指望它来解决你的问题。

原本我也不信有这个,一见只能看得一副皮囊,怎能钟情呢?后来又想,日积月累逐步趋近的,那叫合适,所谓钟情,无论接触了多久,也必然有那么一个瞬间凝视,天雷地火,一箭穿心,于是电路由负变正、逻辑由0到1,你就啪地一下钟情于某人了。而丁典这个瞬间的时刻t恰好等于0,概率虽小,不也理论存在么?

钟情之后,丁典一没上前搭讪,二没要电话号码,就直直看着人家走了。好在凌小姐是当地知名美女,丁典不需要去BBS上定向寻人就知道了人家庭地址。

“那天晚上,我在凌府外的石板上坐了一夜。”

提问,这一夜丁典想的最多的是什么?只怕多半人答不上来。女筒子固然答不上来,男筒子们虽有蹲女生楼门口的经历,估计也猜不中。因为白天蹲门口和半夜蹲门口的心理是大大不同的。

白天蹲门口,看的是门,怕她出门没看见、怕被熟人发现在蹲点、心里琢磨的是万一碰见了如何搭讪。半夜蹲门口,看的是窗,万籁俱静,肯定没人会看见自己不用担心,女生肯定在睡觉不会出门也不用多想,丁典心里琢磨最多的一定是,哪个窗是凌小姐的窗。

倒不是要越窗而入,只是迫切的想找到一个窗口寄托感情,要不你盯着什么看呢?原文短短的一句话,但是却独立成行了,我想,莫非金老爷子写的时候也触动了什么心事,学起古龙范了。

看丁典这一系列动作,完全是无组织、无计划的无脑行动,不过这也是我同意丁典是一见真钟情的原因,你若见到一个女生,脑中立刻浮现出爱情三十六计和看我七十二变的话,那多半是下半身思考。真正喜欢上一个人,就应该是大脑一片空白,手足无措,舌头发直……

这世上没有不会紧张的人,不紧张不过是无所谓得失而已,输不起的时候谁都会紧张的一塌糊涂。所以,在女生面前失态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检验你是否倾心的重要标志。

接下来两人又是菊花传情、又是楼台相会、又是夜夜笙歌,反正就是好上了。拥有丰富港台片知识的我们知道,如果两个人相爱,就要有第三者;如果第三者没戏,就要有封建家长;如果两人感情坚不可破又父慈子孝家庭和睦,那只有得癌症了……

别怪导演,王子和公主在一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以后,就该全剧终了。鉴于要把丁凌恋写的感天动地,小三是没有了,老金搬出了武侠小说的大杀器,封建家长凌退思来横加阻挠、棒打鸳鸯以证丁凌二人至死不渝的爱情。

由于连城诀是老金用来批判人性之恶的,指向性、说教性过强,导致了这本书极度拧巴,人物作恶既无脑子也缺动机。而凌退思堪称拧巴届的一朵奇葩!

首先,丈人见女婿的流程一般是这样的吧,见面喝茶,问:“小丁啊,在哪里工作呀?有没有房子啊,全款还是按揭啊?”丁典答:“叔叔,我现在暂时是自由职业者,房子是租的。”凌退思面色一变:“那就不要浪费大家时间了吧?”丁典还不立刻拜倒:“但是我获得武林顶级名校offer神照经,并且还掌握前国家中央银行金库的唯一钥匙连城诀!”然后两人把酒言欢,三人共同奔向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

可拧巴王退思兄不按套路出牌,谈判都没有,直接用毒放倒,多么霸气的思路。如此霸气的思路,下毒的方式又如此低能,居然直接在花园里面种了两朵毒花……万一俩人不去闻呢?万一之前就有人闻了花晕了呢?您好歹走个金蛇郎君路线,让女儿端碗莲子羹什么的边谈婚事便下毒吧?

其次,伟大的科学家凌退思七年如一日的进行拷打实验工作。每逢月圆之夜就将丁典拖出去一顿毒打,拷问连城诀的下落,七年了,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信息居然也一直无怨无悔,毫不改变方法的打下去。

我了个擦,这是高周循环疲劳试验么,打了七年没出实验数据居然也不考虑修改实验方案?就算你不找你女儿来做说服转化工作,好歹你改变下拷打方法啊。比如单日打,双日不打,比如有美舰护航则打,比如只打蒋舰不打美舰。

可是我们的拧巴王凌退思就是以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打了七年!时间还非得定在月圆之夜,哥哥,那天我听过卢平会变狼、谢逊会发狂,你跟月亮较个什么劲?你不过中秋节也就算了,还给手下小弟发双倍工资加班打人么?

再次,更加拧巴的是,凌退思坚持了7年突然不坚持了。把女儿给活埋了,然后棺材上涂毒药等着丁典上钩中毒。我就纳了个闷,丁典不是已经在您监狱里关着了么?您老人家害死女儿,就为了抹个毒药在棺材上?莫说丁典一定逃狱,逃狱了也未必会来,来了也未必会中毒,说不定一怒之下先把你给毙了,就算中了毒,好吧中了毒您计划成功了,您想怎的?再关回监狱里面拷打七年?

要知道,这是发生在丁典神照经大成救他一命的两年后,这两年,凌退思已然清楚的知道丁典具备随时越狱的能力。如果是害怕丁典越狱捅你,这个计划应该提前两年,否则任何一个正常智商的人都知道丁典是因为你女儿心甘情愿留在监狱里的,好歹用女儿利诱下丁典啊,你居然莫名其妙在两年后弄死女儿冒着生命危险再毒丁典一次……天才儿童凌退思,我只能说,叫twins的人果然很傻很天真。

正是由于拧巴王凌退思毁人不倦的辛勤工作,凌霜华有了自毁容貌的机会,丁典也有了看重心灵美的机会,两人有了死也要在一起的机会。但也正是因为这些机会来的太拧巴了,没有感动我……

真正打动我的,是他们的开始,以及他们的结束。开始前面已经说过一见钟情了,结束是丁典中毒以后,命在旦夕,给革命少年狄云同志说了足足大半章的话,主要由他和凌霜华长长的爱情故事构成。

有人说这不合情理,如同经典红色剧里面正面人物中枪后一直不肯牺牲,非要说完我的党费还没交完才咽气,说着无关紧要的东西有点假。但就亲身体验来说,我觉得很真实。

我有次车祸,车失去控制向路旁滑出去那短短几秒钟,根本想不到求生动作神马的,一下子在脑海里面闪现的都是记忆深处生命中最美好的瞬间。

丁典一生,命途多舛,和凌霜华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是难得的美好吧。我不敢想象这样的场景,一个武功盖世的绝顶英雄将死之际,拉着一个从未见过凌霜华的小兄弟,说几月几号,凌霜华惊呼一声,几月几号,凌霜华面色一红,说他们哪天第一次见,那天园子里开了什么花。絮絮叨叨的,跟个老太婆一样,他妈的,跟个老太婆一样。

为什么要死的时候就不能说这无关紧要的话呢?什么是紧要的话?非要讲存款账号保险箱密码才紧要了?总有初恋的小兄弟拉着我说,帆哥帆哥,快帮我分析分析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问,都说什么了?他就手舞足蹈地比划,我说了xxx,她说哦,我说了xxx,她又说了哦,这个“哦”跟上个不一样哦,这个隔了好几分钟才回的哦……balabala。

在他看来,人家一颦一笑、一喜一悲都是天大紧要的事情吧。他也不是要找一个参谋,只是幸福的满出来了,迫切的找一个人分享自己喜悦而已。有没有,半夜发骚把全宿舍人弄醒讲两个人不着四六的对白,激起公愤被按在床上暴打;有没有,拉着陌生人讲两个人淡入白水的无趣故事,被误认为土狗搭讪深刻鄙视;有没有,非要把什么东西或者虚拟人物和她扯上关系,看见了就呆呆发笑……

幸福如此简单,何必轰轰烈烈、何必生离死别的去拧巴,不过是找个人,告诉他,“那天晚上,我在凌府外的石板上坐了一夜。”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