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Thursday, July 12, 2012

魏东-万国的缠绵纠葛,炒股人不得不知道的故事 连载6


问题也问完了,下面谈一谈猜测:

One,管金生为什么执意做空?自从2月9日中经开着手多头,吸纳327国债的时候,就有人提醒过管总,中经开是财政部的儿子单位,它所以敢做多,一定是有其消息渠道支撑的。退一步讲,就算没有人提醒管先生,凭他的判断力也完全能够预料其中的风险。我猜测,管总一意做空,不外乎两点,一是对经济学规律的信任:通胀减小了,国家也明确出台了限制通胀的政策,如果再反过来提高贴息,这不是自己砸自己的脚么?二是对中国政府的信任。世界这么大,舆论监督光明磊落,哪有儿子(中经开)炒国债,父亲(财政部)利用职权,违背经济规律进行干涉的?处于这两点,管总执意效法江恩,这位20世纪不世出的期货奇才,曾在60年代准确的预言小麦期货将在某月某日升值至1.25元。结果到了那一天的上午,小麦价位仍然在1.08附近徘徊,可却就在收盘前的40分钟里,准确地冲高到1.26元,然后回落一分,以1.25报收。那个时候,美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这个交易太奇怪了,不算数!而我国证券界的前辈精英管金生先生,同样上演了这样一幕精彩的多空对决,却被抓进了17年的牢狱之灾——江恩应无恙,当惊世界殊啊。

Two,贴息上调的直接受害人是谁?财政部!它要为此多向国债持有人支付5%的利息,整整16亿啊!花了国家的钱,违背了经济规律,毁了自己的政绩,财政部为什么会这么傻?让我们来看看中经发的高层领导:董事长为财政部前副部长,总经理为财政部综合司前司长。我无法知道这里面是否有某种猫腻,或者是某些开老鼠仓的人“盗”走了这70亿的利润,以至于中经开在这次多空绞杀中貌似毫无利润。但是,如果是我,我会这样做:我先大量收购327国债多头头寸,然后再利用我曾经是副部长的权力之便,人脉之广,拿出一部分(可能就是几个亿)贿赂财政部上下官员,使其通过贴息方案,国家虽然亏了十几个亿,但是每个人却赚到了好几个千万,即使丢了乌纱,又能怎的?在管金生天量抛盘之后,我再利用我的政府关系,使其变成“过家家”、“不算数”,令期货价格仍然维持在远高于我的买入价的位置上,我尽数赎回,稳赚70亿——当然了,这是我一个小小贱民的猜测,我们的党,是伟大的党;党的干部,是经得住金钱和权力的考验的,是有党性,有人性,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全心全意为民服务的好干部,决不会有我这样的龌龊思想的。即使有,也不会说出来;即使说了,也不会这样做,即使做了,也是不会让你知道的。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