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Thursday, July 12, 2012

魏东-万国的缠绵纠葛,炒股人不得不知道的故事 连载2


镜头回到1995年的中国——国家宏观调控明确提出三年内大幅降低通货膨胀率的措施(这一举措似乎是94年中,记不清了),到94年底、95年初的时段,通胀率已经被控下调了2.5%左右。众所周知的是,在91-94中国通胀率一直居高不下的这三年里,保值贴息率一直在7-8%的水平上。根据这些数据,时任万国证券总经理,有中国证券教父之称的管金生合理的预测,327国债的保值贴息率不可能上调,即使不下降,也应维持在8%的水平。按照这一计算,当市价在147-148元波动的时候,管总果断的做空,联合辽国发的高岭(一个可耻的叛徒),成为了市场空头主力。

话分两头。当时有一家公司叫作中经开——中国经济开发有限公司,其高层领导多数为财政部官员,这位刚刚一命呜呼的名列胡润富豪榜前列,身价70多亿(风险投资的收益还没有计算进去)的魏东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当时的中经开,联合江浙一带的一些大户,“预测”财政部将违背市场规律,上调保值贴息率,而高调做多,曾经创下了一日之内吸纳100多万口327国债的天量大单(每一口等于20000元)。

2月23日,辽国发高岭兄弟被中经开“劝降”,高岭将其50万口做空单迅速平仓,反手买入50万口做多。一百万手的多空互易,一下子将期货市场价格推高了2元钱。2元,对于一个老百姓来说也就是一根冰棍的价值,但对于万国证券则意味着60亿人民币的巨额亏损。管金生被逼无奈,为了维护万国股东的正当利益,避免公司破产,在收盘前8分钟,抛出2112口空头天量大单压住市场,将327的期货价格从153打压到147元左右,当日开盘的多方全部爆仓。并且由于上交所的收盘,令多方没有时间提价,使得这次激烈的多空绞杀终于以万国代表的中小投资者的胜利而告终,万国公司税前净赚4.7亿,而散户投资人也有接近4%的回报。而另一方面,以消息作为投资理念的中经开和江浙大户所代表的多头投机商,则出现了约40亿元的巨额亏损。

总结这次多空博弈,万国的取胜之道在于三点,一是其雄厚的资金实力,二是其保密工作到位,三是其对证券规则的熟悉。有了这三点,才保证了它能够在收盘前突然发难,令对手措手不及,时任辽国发总经理的高岭顿时傻了眼,50万口做多的倒戈,不但没有为其代来利益,反倒扭盈为亏,损失惨重。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