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Monday, June 18, 2012

许小年:放弃幻想,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当前的形势非常严峻。目前国际市场的萎缩,国际经济增长不断下滑,实际上是08年金融危机的继续,不是什么二次探底。08年全球金融危机暴露出来的我国经济严重性的结构性缺陷,在继续地发飙。我们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甚至更加恶化,才有今天的形势。经济的增长速度今年会逐渐下调。无论政府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我感觉不会改变下调的趋势。因为它只在宏观调控上着力,而不是在微观调控上认真解决。

为了应对08年的金融危机,09年推出了极度扩张的财政货币政策,大家知道的四万亿,投入了这么多的资源仅仅换来了几个月的上弹、几个月的GDP的上涨。我们现在看到强心针打过以后,结构性的问题又显露出来了。极度扩张的货币政策非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给企业造成了错觉,企业以为依靠政府的强有力的措施能渡过难关。所以企业忙于扩张生产能力,忙于在市场上争夺份额,放弃了转型的机遇。很多企业在后悔,如果当时08年那一次能够利用内外的压力认真做好转型,不至于今天如此被动。

今天经济再次下滑的时候,我们重温旧梦,把稳增长放在调整结构之前。我个人认为,无论下半年采取什么样的政策,都不会扭转经济逐渐下行的趋势。因为今天的财政已非09年可比,地方财政也是非常紧张,你能拉动多少的GDP?非常有限。而且我们现在看到批出来的项目都批在政府自己圈定的产能过剩行业里面。例如在大型的钢铁厂上面。我们钢铁行业已经过剩了,为什么还要投放资金?不去调整中国的经济结构,反而使短期的GDP结构性失衡进一步恶化。这是饮鸩止渴的政策。它的效果非常有限,而且会对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造成巨大的伤害。

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大家都在关注央行放松银根。我认为就算银行这个时候放松银根,也不会有什么作用。因为今天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企业对贷款需求不足的背后反应的是企业缺乏可行的投资机会,缺乏可以赚钱的投资机会。当我们看到大型钢铁公司投入巨资不是去炼钢材,而是去养猪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产能过剩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了。

如果短期再靠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来拉动内需,后果是过剩产能进一步恶化,为未来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增加更多的困难。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的是重新思考拉动内需的政策,要坚决把政策层面上的重心从稳增长改为调结构,把调结构放在第一位上。不要重蹈覆辙,不要一拖再拖,拖到无法调整的情况。这个情况大家可以设想。

为了真正地推进结构调整,我认为刻不容缓的是制度的改革,而不是新的刺激性政策的推出。只要你制度搞对头了,企业知道如何去应对困难。我观察到两个层面的问题。第一是企业对于宏观政策还心存幻想,还在观望,还在期望政府能够像09年一样扭转乾坤。我想跟企业界说一下,09年那么大量的资金投入也没有扭转乾坤。现在在政府资金扩张的空间十分有限的情况下,不可能扭转乾坤。企业必须丢掉幻想,切切实实做好自己的转型,切切实实做好产品、技术和服务的升级换代。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已经浪费了多少时间,今天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除了对宏观政策心存幻想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企业没有去积极做升级换代,是由于我们的制度环境。我这里特别强调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和制度环境。在最近几年间,国进民退的趋势是越来越强,民间的仇富心理使企业感到自己的财产得不到有效的保护,因此我们的企业不去做长期的研发投资,不去做长期的升级换代的准备工作,而仍然是热衷于一些短平快的项目,仍然通过传统的价格竞争来保持自己的市场份额。

要想我们的企业切实能够在创新上和研发上取得突破,要加强财产权的保护,让企业有安全感,给企业平等的环境,否则他不会去做升级换代。因为升级换代要长远的计划,要投入很大的资源,不是说一句话就能做到的,不是说政府号召一声,经济学家出个锦囊妙计就能做到的。

首要一条,要加强对产权的保护,使得民营企业包括外资企业和国有企业有平等的竞争条件。在法律上、政策上、市场准入上、资金的获取上、资源的占用上要一视同仁。中国改革开放30年,我们有极为丰富的企业家资源,你让企业家发挥他们的潜能,中国经济发展下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要一视同仁。政府不要今天扶持这个,明天扶持那个。不要今天出老36条,明天出新36条,只要一条就够了:一视同仁。你只有加强了产权的保护,在各个方面一视同仁,企业才会有长远的打算,才会向升级换代和研发创新去投入资金,才能够安心地在这里做下去,和中国经济一起成长。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情况,企业家在卖自己的企业,在申请海外的护照。这个情况下怎么有长远的打算来对自己的企业和产品进行升级换代?所以我认为要提高对财产的保护,切实改变企业的经营环境。其中还有一条是很重要的,要认认真真地减税,减轻企业的负担。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在过去十几年间不断上升,钱是从哪里来的?当然是从企业和百姓当中收来的。政府拿钱来做什么?去投高铁。政府投到哪里,我们看到的就是烂尾工程,就是严重的产能过剩。

政府投资一定是低效率的。减税,把资金还给老百姓,可以帮助我们国家的经济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拉动。企业可以发现更有效的投资渠道,更好的投资项目,而不是政府去投资。所以我觉得现在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但是这个严峻未必是坏事。在困难面前我们能够改变思路,回到30多年前邓小平所制订的改革开放的路线上来,我对中国的经济是充满着信心的。

当然这一次的改革开放重点是内部制度改革和对内的开放。只有对内的开放才能创造新的投资机会,才能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只有改革才能充分发挥企业家、员工、农民的积极性,而不单纯是依靠政府的积极性。依靠13亿人的积极性我们才能走出困境。假如说我们能够继续改革,继续开放,中国的经济再有十年比较高的增长期,我认为都是大有保证的。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