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Monday, February 13, 2012

ZZ:汉服的传统·中国人的内裤问题


按:很久之前曾经发过一篇blog,说中国古代是没有内裤/underware这个概念的,不出所料,一群乔装成中国传统文化的汉服伪文化粉丝,除了爆爆粗口叫骂之外,说不出任何有分量的话。现在全文转载另一篇文章,不代表本人完全或部分同意其观点,请伪粉丝们多读点书,总比互相吹捧要好。
=============================
原文地址:http://mumu6.blog.sohu.com/161596309.html


(春宫图最能直接说明古人是不穿内裤的)

那天我第三次走进影院看《山楂树之恋》,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学生模样的恋人。当电影放到老三伸手在被窝里抚摸静秋时,影院里鸦雀无声,所有观众都屏住了呼吸,死盯着白色的棉被一动一动,不想旁边的男生突然冒出一句,那老三到底摸到了没有?大家哄堂大笑。男生的女友嗔怒道,十三点,怎么可能摸到呢,静秋的裙子里面不是还有内裤吗?

我坐在旁边听着,暗自觉得有趣。成就史上最纯洁爱情的,既不是爱情所处的时代,也不是当事人的思想觉悟,而是一条大家都没有看见的内裤。有一年暑假我在法院打工,一位刑庭的法官告诉我,很多强奸未遂的案子常不是因为罪犯突然思想醒悟,而是过于紧张,在有限的时间里,无法脱掉受害女性身上特别难脱的裤子。

由此种种,我想到古人不穿内裤的历史,认为,无论是一个偶然的原因还是社会的正常发展,如果我们的先人能早点穿上内裤,那么,中国社会很多关于性的礼教将极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状况。

我不是历史学家,更不是专门研究内裤的历史学家。所以,虽然我读过沈从文先生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也读过根据沈先生的口述整理出来的《中国服饰史》,以及其他相关书籍,但我依然很难说清楚中国人的内衣史。即便是沈从文先生,我相信他也搞不清楚,他的研究成果中涉及到内衣的内容少之又少。我研究内裤,就像陈寅恪先生研究杨贵妃是不是处女一样,不是因为下流无聊,而只是为了说明背后极其严肃正经的社会问题。

我最早注意到中国古人可能不穿内裤的现象,是在阅读明清小说的过程中,常见这样的故事:张三惦记上了邻居李四的老婆,一天,张三乘李四夜出未归,偷偷摸进了李四家,上了李四老婆的床。李四老婆睡着了,浑然不觉,张三就把手伸到被子里去摸——写到这里,如果换作现代小说,通常要强调一句,李四老婆不但没有穿睡衣,甚至连内裤都没穿,否则就难以让读者信服,拍成电影,那就是硬伤。但古代的作家却很自然地跳过了在现代人看来必要的交代,直接开始了对女性肌肤和私密部位的描写。然后,摸了一会儿,女人开始呻吟,以为丈夫回来了,张三就趁势爬了上去。直到事情完了,女人才发现压在她身体上的,原来不是李四。为什么会这样的呢?是古人的写作水平差,不注意细节吗?看多了就知道,不是的。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不穿内裤,作家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关于内裤的概念。写了,倒是奇怪了。而到了现在,张艺谋拍《山楂树》,即便不让大家看到内裤,大家也知道静秋的裙子里必定有一条内裤。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金瓶梅》。第二回,潘金莲初见西门庆,太经典了。那天潘金莲在楼上关窗帘,不小心,一根竹杆掉了下去,正好砸到了楼下路过的西门庆。西门庆抬头一看,看到了一幅时隔几百年至今让我也叹为观止的美丽画面,但见潘美人站在楼上,“红纱膝裤扣莺花,行坐处风吹裙跨。” 膝裤,不是裤子,而是相当于现在的袜子绑腿之类的东西。行坐处风吹裙跨,一阵风把潘金莲的裙子吹了起来。那么,裙子里面又是什么呢?“肉奶奶的胸儿,白生生的腿儿,更有一件紧揪揪、白鲜鲜、黑裀裀,正不知是甚么东西。” 甚么东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无人不知,潘金莲走光了。

不是有读者网友说中国古代的女子总是裹的严严实实的吗?潘金莲如此开放的身体,还能叫严实?《金瓶梅》是明朝人写的宋朝事,虽是小说,但我想如果当时的中国人都有穿内裤的习惯,作者断然不会这样写的,还不止一处,再看第二十六回,西门庆搞宋惠莲。“原来妇人夏月(夏天)常不穿裤儿(这里的裤儿不是内裤),只单吊着两条裙子,遇见西门庆在那里,便掀开裙子就干。”第五十三回,陈敬济搞潘金莲。陈敬济先是从后面一把抱住潘金莲,然后扯断了潘金莲的裤带(这里的裤带同样不是内裤的带子,更像是一种腰带。)然后用自己的下身“硬帮帮地顶在了金莲的裙子上”,潘金莲顿时来了感觉,“陈敬济便趁势一手掀开金莲的裙子,尽力往内一插,不觉没头露脑。”裙子里面还是没有内裤,陈敬济长驱直入,没有遇到任何阻挡就进去了。

就像我上篇文章中所提到的,因为大家都不穿内裤,就特别容易引发性的冲动,而一旦冲动起来了,又特别容易得手。所以在《金瓶梅》里,类似撩起来就干的事情还有很多。但需强调说明的是,小说里也经常提到所谓的“下衣”“小衣”“底衣”之类的东西,都不是内裤,有些只能认为是内衣,或者衬衣衬裙。那时候的裤子(外裤)和现在也不一样,裤腰大多非常宽松,穿时大多罩在上衣或裙子的里面。在中国古代,即便是冬天,女人也是很少穿裤子的。穷人家的女子穿不起,有钱有地位的人家不屑于穿裤子。胡服骑射,裤子本就是外来游牧民族发明的。沈从文先生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配合了图片,在这方面讲了还是很清楚。

当然,学术研究,就像赵元任先生说的那样,说有容易说无难。有网友留言说,我们的祖先连四大发明都能有,怎想不到穿条内裤呢?确实如此,就好比问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你他娘的那么有钱,怎么会没吃过夫妻肺片呢?谁信呀?你叫比尔盖茨怎么回答?他只能说我们美国人没有吃动物内脏的习惯。我真不能肯定几千年历史,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就真的没有一个人穿过接近于现代意义上的内裤,可能只是没有流行开来而已。像《金瓶梅》里就曾提到过一种叫“縼儿”的衣物,下等男人穿的,我估计有点类似于日本相扑运动员穿的兜裆。特别是到了明朝以后,受理学思想的影响,整个中国社会的时尚思潮极其诡异,女人们都被要求穿着肥大宽松的衣服,以免身体的曲线引起男人的欲望。如果有女子胆敢穿内裤,反倒容易被误解为是在故意挑逗丈夫,不正经。

而除了习惯和理念外,中国人不喜欢穿内裤的原因还有一个,那时的纺织科技还不发达,没有一种特别好的布料做成内裤后,可以很舒服地贴身穿在下面。棉太粗,麻太糙,而真丝的东西又太软太滑,要知道,那时候是没有松紧带的,脱起来容易,系起来麻烦。

事实上,除了中国古人不穿内裤外,其他国家的古代人,也有很多是不穿内裤的,比如日本。因为不穿内裤,所以,日本女子穿和服走路的时候也要夹紧双腿慢慢走,遇到男人也要目不斜视,这些可能都是受了中国人的影响。坐下来的时候——能叫坐吗?他们都是跪着的,为什么要跪着呢?说来很多人可能又要不相信了,古代东方国家,就我们中国人有椅子,日本人,朝鲜人,都没有椅子的,如果不是跪着,而是两腿分开盘坐在床上,那就更容易走光了,更容易引起异性的联想了。

庆幸的是,华夏文明开发了要早一些,我们的民族出现了像周公、孔子等一些伟大人物,他们意识到了,如果不加管制,随意瞎搞,每个人都“发乎情而止于高潮”,后果可能会很严重。于是,就制订了一系列关于两性关系的行为准则,非礼勿视,非礼勿摸,非礼勿弄。此后,中华民族在压抑中得到了纯洁的延续。而可怜的日本人,因为没有周公和孔子,就一直在瞎搞,搞到现在还在瞎搞,最后成了世上最淫荡的民族。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