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Tuesday, February 7, 2012

剩余价值论的马克思式悖论:活劳动创造价值?


马克思认为:只有活劳动才能创造价值。这句话在马克思时代——生产过程必然有人参与——也许是成立的(尽管如此,马克思仍然回避了对劳动的解释),但是,在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的当代,这种过分强调劳动力(某种程度上类似于今天所讲的“人力资本”)的理论的悖论和破绽已经越来越多。

考虑一个厂商A,其上游原材料采购和下游产品销售环节都是外包的,他只负责中间生产环节。而他靠一台全自动机器进行生产,并没有雇佣工人。该机器的日常维护由机器的制造商提供。当这个厂商在对此机器提完折旧以后,继续用该机器生产产品并对外销售。

按照马克思的理论,机器(已经提完折旧,不再包含上游活劳动)是不可能产生价值的,而日常生产中并没有活劳动的投入。那么,这个资本家厂商生产出来的产品(假定社会中没有生产其同类产品),包含了什么呢?包含了价值吗?显然没有,因为没有包含活劳动。但如果没有包含价值,那么又包含了什么呢?是否是马克思所谓的“商品”呢?

再把例子扩展一下,假定有另一个厂商B,生产条件都一样,和A厂商唯一的不同就是靠工人来完成商品装配。两家厂商的产品完全同质。那么,麻烦出来了:这种产品的价值要如何计算?

——按照“价值是全社会无差别的人类劳动的凝结”。这应该是B厂商全部工人的劳动凝结。因此社会上的所有该类产品的价值量应当等于B厂商全部工人的劳动凝结,单个产品的价值量=社会总价值量/社会总产量。
——但是,倘若该类产品的价值量=社会总价值量/社会总产量,那显然不是0。而从A厂生产出来的该类产品,按照马克思的定义,因为不包含活劳动,所以不包含任何价值,其价值量为0。

也就是说:“价值鬼魂”出现了:同一种产品,可能价值不为0,也可能价值就是0,真实价值是多少,对不起,谁也不知道。其价值到底是不是0,仅仅取决于来自哪个生产厂。这岂不是很荒唐?

这里仅仅讨论了价值的情况,倘若我们开始讨论价格的情况,恐怕情况还要更复杂,而所发现的悖论也将更多,这里不再赘述,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思考。

这个例子并不特殊,在机械化生产日益盛行的今天,如何衡量机械和人力资本的投入产出日益重要。遗憾的是,在马克思主义下,这个问题无解。这也注定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现实面前的荒谬和无用。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荒唐的悖论:同样的商品,竟然无法决定其“价值量”的多少。原因很简单:“只有活劳动才能创造价值”这句话就已经决定了源头上的错误。伟大导师列宁说了:“只要再多走一小步,仿佛是向同一方面迈的一小步,真理便会变成错误。

参考: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