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Monday, February 6, 2012

马克思的共产共妻的脑残吹捧者以及历史来源


之前聊了聊马克思的个人生活和养私生子的事,坦率讲,你既然要上树,就别怕别人看到你的红屁股。当猴子是这样,当人也是这样。

本来嘛,那种社会,玩个女人,养个私生子,也没什么,在文人来说,这还叫风骚呢 —— 可惜马克思不是纯文人,而且还是猛烈抨击“资本主义制度”的舵手和大哥。马克思在《宣言》里义正词严地痛斥:资产者装得道貌岸然,然而,却以相互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墨迹未干,犹言在耳,便出了这等见不得人的事情,确实让无产阶级颜面扫地已尽。

这个事儿证据虽然被一再删除(这种言行不一、道德卑下的行为怎么能鼓舞群众?),但仍然留下了不少证据:例如马克思老婆的回忆录,例如马克思私生子的出生证,例如同时代革命领导家属的回忆信,等等。

不过,更加令人瞠目的是:不少大脑残缺的遗老遗少,为了给马克思辩白,不但把养私生子的事情推给资本主义社会,认为这是社会造成的,竟然还要翻出人的“生理本性”,说老马出轨(注意:是在老婆怀孕3个月的时候,去玩了女人)是人的生理本性?(如上图)

——照这个脑残的话,马克思去玩女人、发泄男人的欲望,成了正常的生理本性,成了背叛老婆(何况还在怀孕)的遮羞布,成了道德败坏的保护伞,成了情操卑劣的垫脚石,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了?!革命的导师就是这么当的?当这个“导师”大言不惭地在书里抨击资产阶级道德观的时候,其实只是自己刚刚在女仆身上爽了一把?而且这个脑残还坚持认为这是人性的需要?

呵呵,呵呵,不用再说什么了。原来“共产共妻”这种龌龊的念头,就源出于此呀。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