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Monday, February 13, 2012

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是怎么样的一本糊涂账?


之前我们讨论了《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理论速成》,把所谓的马克思的伟大光辉的“历史唯物主义”小小地做了一个总结,方便大家和真实的历史相互比较。

不过,意料之中的是,由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例如从原始社会到共产主义社会的“五阶段论”)实在是语焉不详,而且前后自相矛盾,导致被某些粉丝敬若神明的、“博学的”、十分善于抄书、十分不善于思考的某些马克思主义理论大仙也开始自己扇自己的耳光,请看下面这位大仙的相隔5分钟的两个发言:

我们姑且不论这位大仙的粗口,单说他的论点:

——按照“马克思门徒”476楼的观点,显然,根据马克思的五阶段论,主要生产方式才是判断社会阶段的关键,不管什么生产方式出现了,必须要占据主要地位,才能算进入了新的社会阶段

——但是,按照“马克思门徒”477楼的观点,根据列宁的伟大指示,只要是出现了(生产方式的)萌芽,就可以说进入了新的社会阶段

短短的5分钟,已经足以让“马克思门徒”这位大仙自己扇了自己好几个耳光,我们按照他抄来的伟大理论,根本不可能判断一个社会到底是到了哪个阶段,到底是新生产方式上升为主要地位才算新阶段呢,还是出现了萌芽就可以算新阶段?

举个例子,中国自明朝起已经出现了雇工劳动等资本主义萌芽,那么,按马克思们的理论,中国的资本主义历史是不是要上溯到明朝呢?
马克思说:不应该,因为要看雇工劳动是否已经占据主要地位;
列宁说(转引自马克思门徒):应该,因为出现了萌芽,就要算进入资本主义时候了;
马克思门徒:我只会抄书。

看,马克思说要占据主要地位,列宁说出现萌芽就可以了,马克思门徒作为墙头草,两边倒,两边都不得罪,两边的理论都大抄特抄,从来不觉得自己打自己耳光有什么不妥。——呵呵,这就是伟大的光明的正确的马克思主义!它永远正确,因为它像垃圾筐一样,把什么自相矛盾的东西都放在自己的理论框架里面。

这就是可笑的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和一个号称“博学”的马克思门徒。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