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2

点评:《凯闻:中国模式的风险和四个减震器》中的四个“减震器”可能都不存在

凯闻:中国模式的风险和四个减震器》一文中,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远比人们担心的要健康得多,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没有那么多。不过,认真拜读了作者的观点之后,发现作者所谈到的四个所谓的“中国经济的减震器”可能或多或少都存在一定的作者没有认识到的风险:

1、原作者认为,“与西方社会相比,中国的家庭仍然是一种强有力的多功能社会安排。亲人的支持,包括大家庭成员之间的支持,为中国人提供了一个有力的社会安全体系。”家庭关系将带来经济韧性。

——这恐怕未必。虽然作者回顾了中国历史上的家庭组织,但是,需要注意到的是,自从中国大陆在70年代末以严厉的手段推行计划生育以来,传统的中国家庭已经逐渐消亡,而取而代之的,是“四二一型”等结构为特征的新型家庭结构。在今天,“叔、姑、舅、姨、妯娌”这些词可能都已经成为90后年轻人很陌生的词。大家庭结构如果消亡了,又哪里来的“大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支持”呢?

2、“第二个减震器是大部分中国人对稳定的支持。”这是在经历了多次混乱之后的中国人的倾向性选择,这种心态有助于降低在经济和政治冲击下的社会波动。

——“对稳定的支持”的确是存在的,而现在众所周知的情况是,中国大陆所奉行的“稳定压倒一切”“一切为了维稳”的施政方针已经造成了越来越多的不稳定。维稳,越维越不稳,维稳目标的部门利益化和维稳手段的粗暴,造成越来越多的群体性事件。中国人的确支持稳定,但恐怕未必支持带血的稳定。

3、“第三个减震器简单来说就是政府有钱。国家由于历史上和结构上的原因积累了大量财政资源。”中国政府不仅像其他典型的政府一样收税,它还从国有企业和土地所有权中获得收益。

——我不明白这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减震器”?因为政府越有钱,意味着它的财富越有可能是从纳税人手中剥夺来的,而它越有钱,意味着政府可以越忽视纳税人的利益,推迟纳税人希望的变革,甚至忽略掉纳税人所希望的对自身财产权利的保护。而如果居民没有财富,那意味着私营部门的经济就无法顺利发展,而这在国家经济中是相当严重的问题,这意味着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的创新和活力,同时也可能不会创造那么多的就业机会。
更何况,政府真的有钱吗?不透明的地方融资平台的运作究竟造成了怎么样的银行压力,至今没有得到共识。而为之担保和背书的地方财政,又能有多大的底气说自己可以完全承担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呢?

4、“超过60年的集权统治的一个重要副产品就是强有力的政治基础设施。”中国政府充分利用其政治基础设施的覆盖面去达到实用的政策目标,包括维护稳定和缓冲经济风险。

——强有力的政治干预和无所不在的政治覆盖在进行运动的时候是有利的,比如消灭蟑螂或者是防治非典;但是,在进行经济建设的时候,这样的网络未必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而且,历史的实践也证明,结果往往相反,就是防控越严密的国家/地区,经济发展往往越缺乏活力。

因此,从这四个方面来看,原文作者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未免有些过于乐观。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