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Monday, February 6, 2012

[左派幼稚病]言论录:9、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亲密的战友吗?

【原帖/链接】

几乎所有的涉及到两个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资料,都要把两个人的关系形容为“亲密的战友”,同时也举例说明,例如恩格斯发表了《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可以作为两者亲密战友关系的证明。而马克思由于自身生活穷困潦倒,而经常需要恩格斯的救济,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是,仅此就能证明马克思和恩格斯真的是牢不可破的亲密战友了么?

【哪里有问题?】

1、马克思从来就没有像亲密的战友那样关心过恩格斯。有资料记载,在恩格斯的妻子过世之后,马克思竟然用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冷漠态度敷衍了事:

1863年1月7日,恩格斯的妻子玛丽·白恩士(Mary Burns)患心脏病突然去世。恩格斯以十分悲痛的心情将这件事写信告诉马克思。信中说:“我无法向你说出我现在的心情,这个可怜的姑娘是以她的整个心灵爱着我的。”

第二天,1月8日,马克思从伦敦给曼彻斯特的恩格斯写回信。信中对玛丽的噩耗只说了一句平淡的慰问的话,却不合时宜地诉说了一大堆自己的困境:肉商、面包商即将停止赊帐给他,房租和孩子的学费又逼得他喘不过气来,孩子上街没有鞋子和衣服,“一句话,魔鬼找上门了……”生活的困境折磨着马克思,使他忘却了、忽略了对朋友不幸的关切。正在极度悲痛中的恩格斯,收到这封信,不禁有点生气了。

从前,两位挚友之间常常隔一、两天就通信一次,这次,一直隔了5天,即1月13日,恩格斯才给马克思复信,并在信中毫不掩饰地说:“自然明白,这次我自己的不幸和你对此的冷冰冰的态度,使我完全不可能早些给你回信。我的一切朋友,包括相识的庸人在内,在这种使我极其悲痛的时刻对我表示的同情和友谊,都超出了我的预料。而你却认为这个时刻正是表现你那冷静的思维方式的卓越性的时机。那就听便吧!”

2、尽管同一个资料网页显示,为了“维护”革命导师之间纯洁的友谊,马克思很快地写了一封邮件,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并做出了解释,说自己在听到消息后相当悲痛,但这是自己在困境中受到干扰而没有表达清楚。——但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是:马克思可以在邮件中倒苦水,却对身为“革命战友”(假如真的是的话)的切身痛苦不予体察;倘若说马克思是因为当天被琐事债务打扰而没有写追悼信,但在其后的5天(8日-13日)居然仍然没写追悼邮件进行弥补,这毫无疑问说明了马克思对恩格斯的薄情寡义。

3、马克思的生活窘迫,其实根本原因并非是所谓的“资产阶级的压迫”,而是马克思本人的奢华的生活习惯、大手大脚的用钱做派和不善于节俭的生活作风。在这样的生活习惯面前,却还“理直气壮”地用着恩格斯的钱,并且在恩格斯的夫人死后没有表示丝毫常人所理解的沉痛,这除了说明马克思和恩格斯并非大家想象中的“亲密战友”,还能说明什么呢?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