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Monday, February 6, 2012

[左派幼稚病]言论录:10、马克思对恩格斯薄情寡义必须要归罪于社会吗?

【原文/链接】

马克思本人不但衣食住行都靠恩格斯,并且还在个人私生活上“借助”过恩格斯,这本来已经不宜宣扬;而更有甚者,竟然有马克思主义的信徒理所当然地把马克思这种寄生行为当成是正当的,并坚定地认为这是社会造成的。因为马克思所处的是资本主义社会,所以他有理由堕落:


【哪里有问题?】

1、马克思(及其遗老遗少们)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已经到了无耻的地步,连借个钱都要虚伪地表演一下。

2、不过,更虚伪的表演就是:明明是自己道德水平低下,却依然把责任推到资本主义的身上。例如上面的引用。马克思自己没钱,然后没羞没臊地去找恩格斯讨钱,对恩格斯的老婆死了却不闻不问。恩格斯都不高兴了,马克思才赶紧写了封信“慰问”,还特意把日期给换了一下,掩盖自己的无良。——面对这样一个纯粹个人道德修养低下 的事实,有些脑残依然理直气壮地把责任推到资本主义身上。——呵呵,还有比这更搞笑的事情吗?

3、谁给你的权利觉得吃了人家的、拿人家的就是理直气壮?难道因为身处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没有胜利,就理直气壮要接受别人的救济?因为你认为“社会不公平”,所以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躺着吃别人的俸禄?那所有人都可以躺下认为“社会不公平”,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躺着吃别人的俸禄——直到所谓的“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胜利”到来的那一天?也就是说,无产阶级革命是为这些懒汉准备的?而且这些懒汉还将在那个世界行使统治权?

——所以我们发现了马克思(门徒们)内心深处不能说出口的小秘密:原来他们要追求的“公平”,就是自己不付出而别人都在奉献的公平,都是要剥削别人的公平,都是在别人那里白吃白拿的公平,都是别人白白送上门来奉养他们的公平,都是他们可以颐使气指别人的公平。一句话,他们就希望当《动物农场》里面的那群猪: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但其中一些动物更加平等。

因之,拿社会“不公平”做自己堕落的借口,这只能说明马克思自己道德水平低下。一般朋友之间丧妻之痛,尚且需要慰问,更何况是号称自己的“亲密战友”、自己的“衣食父母”?让人不禁感叹,马克思的天性怎能如此凉薄?!在“亲密朋友”的老婆死了的时候,却不闻不问,只知道一味地去讨钱,而且还通过修改日期的手段来掩盖自己的无耻。

以这样凉薄的天性,却要改造整个人类社会;那改造之后的人类社会,还能有多少人情在呢?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