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Thursday, February 17, 2011

转:易宪容对1月份CPI统计的经济解释

2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1月份的CPI(即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其同比上涨4.9%。其中,非食品价格上涨2.6%;消费品价格上涨5.0%,服务项目价格上涨4.6%。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环比上涨1.0%。1月份的CPI比市场的预测要低。怪不得,2月14日国内股市随之起舞。
按照国家统计局的说法,1月份的CPI同比上涨4.9%与CPI的整个权数调整有不少关系。就中国的CPI指标体系来说,其权数是5年一次的调整,今年是十二五规划的第一年,也是CPI指标调整的一年。因此,今年的CPI与2010年的CPI在权数上有一定的差别。比如说,食品类的权数下降,住房类的权数上升。可以说,对以食品为主导的CPI体系来说,如果食品类的比重下降,那么对CPI水平的影响是相当巨大的。
市场可能会问,这个时候对CPI权数调整合理吗?对国内CPI体系的权数问题,我在2003~2004年时就提出严重的质疑。我当时就指出,这种以食品为主导的CPI体系严重误导央行货币政策决策(近几年信贷扩张过度、流动性泛滥都是这种误导的结果)。直到近几年,房地产泡沫巨大了,房地产问题成堆了,相关职能部门才感觉到国内不科学的CPI体系问题的严重性,并说调整。
也就是说,近20年来,中国经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居民的消费结构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因此,巨大变化的居民消费结构与不变的CPI权数严重背离,不对其进行重大的改革,仅是根据人为的需要小打小闹地调整是不可能反映居民真实的消费物价水平变化的。因此,在不对严重的不合理不科学的CPI体系进行重大的改革及有原有体系下的CPI上涨趋势十分明显的情况下,小幅调整CPI权数有人为操纵CPI指标之嫌。这种时候调整CPI权数不仅不合理,而且减弱政府统计指标的信度
更为严重的是,通过权数调整把CPI压低时,它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会是十分巨大。一是在实际物价水平上涨压力没有减弱的情况下,指标压低CPI,不少中低收入民众所处的困境可能会被这压低的指标所掩盖。在这种情况下,社会的矛盾与问题就会越积越多、越积越深,直到最后社会矛盾与问题转向和激化才会知道。二是CPI指标意义上的压力减弱,也是央行货币逐渐放松的开始(如果央行也是这样理解的话)。如果央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又转向,那么严重的负利率得以延续,这不仅是对绝大多数居民储蓄存款收益的掠夺,而且又会导致流动性泛滥并全面推高资产价格。可以说,任何一种意义上对CPI指标的低估对市场所造成的严重负面影响一点都不可小视。
对于当前的CPI到底有多高,任何一个机构或组织及市场个人的预测都是建立在政府所提供的基本数据的基础上的,离开这些政府提供的数据,大家都是寸步难行。因此,政府统计数据的客观公正性、科学合理性也是必要之义。对于CPI指标体系来说也是如此。因此,对于CPI的高低,我们不仅要看到这些数据的历史连续性,更要看到这些数据的客观科学性。因此,现在主要的不是问当前CPI有多高的问题,而是看这种CPI是不是客观科学地反映了居民实际消费价格水平变化。如果这种CPI体系不是客观科学甚至不符合国际惯例,最为重要的就是要重构或全面改革当前CPI体系的问题,如何让CPI体系的权重真正反映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反映消费价格的变化。只有这样,CPI高低才有意义。
在当前实体经济没有发生多少变化,通货膨胀的根源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当前通货膨胀的压力并没有因为其指标体系权重的调整而减弱。因此,政府的政策要真正让物价水平上涨压力减弱,真正管理好通胀的预期,而不只是通货膨胀指标的下降,而且4.9%的CPI并非是低处。
总之,对于当前通货膨胀的恶化或上涨趋势,并不是调整CPI指标的权数可解决的,问题在于如何让实际的CPI水平下降,真正缓解通货膨胀的压力,让民众通货膨胀预期减弱。做到这点,要对CPI体系进行重大的改革,就不得放松对信贷扩张的管理,就得保证农产品的价格稳定,就得对一些中低收入民众采取适当补助政策。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