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Saturday, January 1, 2011

[经济金融手札]北京摇号购车办法除了形成号牌交易黑市之外不会有任何显著的效果

北京机动车存量已经超过470万辆,堵车已经成为常态,也成为痼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北京市祭出了指标购买的老办法:要买车,必须先摇号,也就是通过抽 签这种最"公平"的方式获得买车的指标,然后才能买车上牌上路。具体来说,有四种方式必须申请购车指标:1.买新车必须有购车指标,2.买二手车必须有购 车指标,3.接受别人赠予的车时,被赠予人必须有购车指标,4.外地车转入北京必须要有购车指标(包括在外地购买的车要在北京上牌)。
Lightson
关于对此的争论,现在基本上似乎都已经平息了,譬如,经济学笔记的作者郭凯写了《公平吗?》一文,质疑北京市推行购车指标的做法显失公平。他认为,这个政策最大的问题是不公平。一辆2011年的车和一辆2010年的车,对拥堵的贡献是完全一样的,凭什么厚此薄彼呢?要解决拥堵,似乎应该是所有人都承担成本才好吧?
Lightson
郭凯主要是从公平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论述得很清楚,那么,接下来,让我们务实一点,解决这个问题:指标限购制度的推出,真的能解决北京日益严重的问题么?
Lightson
答案很简单:不行,指标限购不但解决不了北京的堵车问题,反而还会人为创造一个灰色的号牌交易市场,增加消费者的开支。
Lightson
简单地回顾一下市场的均衡的情况:如果没有管制,需求曲线和供给曲线可以达到一个均衡点,市场出清。汽车厂会考虑自己的成本和税负,消费者会考虑开车的成 本和收益(譬如在公共交通和自己开车之间权衡)。而现在的问题是,在人为限制了数量之后,会发生什么?很简单:汽车厂商给这个市场提供的机动车的数量倒是 下降了(至少是意愿),但是这个下降是以消费者多掏钱为代价的。而消费者的购车成本也确实上升了,这看上去达到了预期的管理效果。但是,由于这个数量是强 行压下来的,所以形成了巨大的灰色空间,――这个空间是消费者必然付出的成本,而同时厂家并没有享受到。很容易想到,这显然就是消费者为了购买号牌而额外 支出的成本,也就是题中所谈到的号牌交易黑市。
Lightson
不管有谁拍胸脯保证说摇号过程公平公正公开,都没有用,自发或者半官方的号牌交易市场一定会存在,因为供给存在:每个月的号牌,需求也存在:手气不好的北 京人,纳税时间不满5年的非北京户口人,没有办理暂住证的非北京户口人,以及其他林林总总的购车需求者。有供给有需求,就一定会有市场。至于这个市场是否 还会派生更加严重的腐败,这个问题的结论是显然的,只不过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
Lightson
指标限购的另一个问题:是否能解决北京的堵车问题?答案显然也是不能。只要北京机动车净增加的速度超过通过管理和道路建设来容纳机动车的速度,那就一定会 让堵车问题加剧,而非减缓。至少到目前,根本看不到北京的机动车管理(譬如数目不详的公车)和道路建设有什么改善的迹象。
Lightson
所以,我们才说,指标限购的效果是很显然的:不但不能解决北京的堵车问题,反而会派生一个人为的号牌交易黑市。
Lightson
--
博客地址:http://lightson.blog.hexun.com/
永久地址:http://lightsoncn.blogspot.com/
欢迎订阅(推荐Google Reader):http://lightsoncn.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