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Friday, November 7, 2008

一次性调价无法拯救电力企业 2008-06-16

由于自身需求旺盛,煤电在越南和印尼的能源消费比例中都将逐渐上升,传统的东亚地区主要煤炭出口国越南和印尼今后将逐步降低出口额。因此澳大利亚将成为今后东亚地区的主要煤炭来源国。供给紧张加上需求快速增长,使东亚地区煤炭贸易环境迅速恶化。另外,由于煤炭贸易具有一定的地域性,中国未来的煤炭进口形势严峻。

从国际煤价来看,煤炭价格和原油价格的相关性从2006 年开始逐渐增强,在当前油价高企的背景下,预期高油价会继续带动煤炭价格的上涨。虽然中国进口的煤炭很少,但仍然存在着连续传导链条:国际煤炭价格->国内进口煤炭价格->国内出口煤炭价格和国内煤炭价格。中国煤炭进口需求增加和国际煤炭贸易的不断增加,都将进一步强化这种价格传导机制。

和理论预期相悖的是,我国目前的煤电跨区调配仍然以煤炭运输为主。跨区电量稳定在全国用电总量的3-3.5%,而且电力供应业FAI增速从2006年起一直低于发电环节的增长。因此,短期之内,用电力传输替代煤炭运输难度很大。从煤运环节来看,铁路投资不足运力不足的瓶颈仍是制约煤炭有效供给的重要因素。

煤电的产业链复杂,在这个复杂的产业链中,政府有多种措施可以应对电荒威胁,这反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煤电联动机制的发挥。煤电联动机制的失效可能导致电力企业估值折价。为了解决电荒,比较大的可能性是地方政府出台措施补贴电力企业,降低煤电联动实施概率。也有可能上调上网电价并补贴电网,这一政策操作难度较低,但仍属于一次性补贴政策,可能推高电煤价格,从而使调价收益都集中到煤企业上,电力企业收益可能十分有限。

可以看到,我国短期内推行电力完全市场化改革以及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煤电联动的可能性较小,电价更可能受煤价推动出现一次性上涨。与产能规模相近的国际企业相比,国内煤炭企业估值水平偏低(本国煤炭企业估值/本国金融指数)。

本文镜像:
http://lightson.blog.hexun.com/21199640_d.html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