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Friday, November 7, 2008

能源价格将成为下一步的焦点 2008-05-30

从近期的一些数据上看,中国经济短期走势将继续保持平稳。有估计显示四川大地震引起的固定资产毁灭超过了5000 亿人民币,重建和恢复生活的需求总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冲外需放缓带来的影响。面对这种背景,政府不太可能也没有必要刻意放松货币政策,最多可能在地震当地适当放松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仍然应该是这一阶段的主角。

中国经济的稳定发展,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平稳增长,带来的是对能源的相对刚性的需求。近期全球市场上金属、软商品价格普遍走软,而原油价格仍持续处于高位。煤炭是中国主要的初次能源来源,这在相当程度上抑制了原油价格飞涨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但是可能受到06-07年调控和关停小煤矿影响,07 年以来企业和流通环节煤炭库存始终处于低水平,受到四川大地震影响,一两个月内相关地区的煤炭生产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短期内中国可能面临一定的煤、油、电的供给压力。

能源价格机制改革已经成为下一步的焦点问题。能源和自然资源是制约中国长期稳定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其价格形成机制早改好于晚改。从美国的经验来看,70 年代美国政府对油价也进行管制,国际油价从1973年到1981年出现了一轮飞涨, 美国国内原油价格普遍比进口油价低50%左右,其结果是在73-74年中东油价暴涨的时期美国消费者面对的压力相对较小,但是它的负面作用也是明显的,扭曲的价格鼓励了消费行为并对国内的勘探开采活动形成了抑制;最终美国在80 年代初解除了对油价的政府控制。

即便说当前中国调整能源价格形成机制把定价权交给市场的时机尚不成熟,类似以前的一次性调价措施看起来是必要的。高CPI 是反对价格调整方所持的理由,但应该看到目前农产品价格环比有比较明显的下降、国际市场农场品价格大幅回落也减轻了对国内农产品价格的上行压力、央行货币政策报告中指出季调后的CPI环比明显回落、历史上10%左右的成品油价格调整对CPI 的贡献为大约0.5 个百分点并且没有显著改变消费者通胀预期,这为成品油提价创造了一定的空间。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小经济体未来经济走势。小经济体相对来说是被动的价格接收者,受油价和食品价格高企冲击内部压力更大,例如欧洲的波罗的海三国、西班牙、亚洲的越南等。它们出现通胀失控、经济硬着陆的风险更高,是否会影响到中国外需增长还有待观察。

本文镜像:
http://lightson.blog.hexun.com/20704144_d.html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