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1

Wednesday, April 9, 2008

控制中国国内通胀:有保有压

通胀和汇率仍然是现阶段中国经济中最主要的困扰。

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名言是:通胀在何时何地都是货币现象。这句话用在课堂上是可以的,不过和现阶段的中国经济不太对路。一般而言,造成通货膨胀的原因主要有:1,总需求旺盛;2,总供给不足;3,货币信贷扩张/流动性过剩(对不同的经济体的具体影响不同,因此单独拿出来讨论)。

由总需求拉动的通胀是存在的,例如现在的俄罗斯和60年代初的中国。但如果核心通胀(扣除能源和粮食价格的通胀)远远低于整体通胀,这说明通胀更多地是由于国内外的能源、食品和大宗商品价格推动而引致的。如果各国央行都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那么,既可以降低大宗商品需求,也可以减少过剩的流动性(可避免其流入大宗商品市场推高价格),从而可以降低通胀。不过,各国央行步调难以协调一致,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相互观望。

具体到中国而言,现在的局势是:1,国内供给偏紧,尤其是食品;2,伴随巨额贸易顺差(说明国内需求并非通胀主因);3,国内外价格传导并不通畅,例如除大豆制品外的其他食品。因此,中国通胀的主因很大程度上要归结为人民币低估,从而刺激出口需求,进而扩大了总需求,同时信贷紧缩,降低了供给。

因此,针对这一病因,合适的药方就应该是:为了降低通胀压力,应合理升值人民币和有选择地放松货币信贷。这也是人民银行最近的判断结果。

Note:
让人民币升值以压缩出口需求是很好理解的,至于要有选择地放松信贷,这是中国和其他国家不太一样的地方,主要原因是这样的:
1,中国的贷款主要是给企业,因此对供给的刺激远多于对需求的刺激;
2,中国基本没有循环贷款,也不太会刺激需求;
3,美国企业成本的70%为劳动力成本,因此对通胀的预期会让劳方在谈判的时候提出与通胀率相匹配的工资增长率,这将大大提高企业成本,一方面刺激消费,一方面推高通胀;而中国企业仅有30%为劳动力成本。而且劳方谈判力量也不高(尽管通过了新劳动合同法),因此对工资-物价的推动作用较小。

No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统计信息

nuff3